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并肩作战
    可是,咱这白杆兵确实承了王瑞很大的情,什么伙食招待故且不讲,光这三千套衣甲兵器,便把秦良玉想拒绝的念头打消了。

    这王瑞可是厚着脸皮说了,让给他一个功劳。哎,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

    这功劳真是那么好拿的?这和一万多满虏血战,哪里是去争功劳,这是实实在在的提着脑袋去拼命。

    秦良玉还在犹豫要不要再分说一下时,王瑞已经安排亲卫队去传令了。白杆兵作为全军的前队,首先便向葫芦形半岛内开进。

    不过,等全军进入列阵位置之后,秦良玉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对马祥麟和张凤仪传令。让白杆兵无论如何都要守住两侧,并且随时做好接替前军作战的准备。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秦良玉等人便饶有兴致地观看起莱州军的战前准备来。

    不过,不看则已,看了之后,以秦良玉为首的秦家人都变得更加心上心下的。

    只见莱州军中首先出去了十多个少年兵,抱着几十支漆了白漆的竹杆测量起了距离。测量完后,他们便将这些竹杆稀稀拉拉地由远及近地插了一地。

    跟着又有近五百多名士兵,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跑了出去,用所谓的“兵工铲”开始四处挖坑挖沟。

    挖坑挖沟,秦良玉等人是完全能够理解的,遮挡骑兵,降低敌军马速嘛。

    可是这莱州军的这些坑和沟,就挖得很是儿戏!至少在秦良玉这个沙场老将看来是如此的。因为这些坑和沟挖得实在是太浅了,看着最多几尺深。这不要说是挡住战马,连一个妇女也挡不住吧。

    特别可笑的是,这些士兵,还用挖出来的土,堆出了无数个小土堆,并且在这些坑和土堆上洒满了白石灰。远远地看去,就好象清明节刚扫完墓似的。

    泥马!这是给谁准备的坟墓?

    而且这莱州军排出的所谓阵形,也是让众人哭笑不已。

    最前面的一排,挖了一个长长的沟,大约有五百多名士兵密密麻麻地卧倒在了沟里,火枪则摆在沟上面的土堆上,火枪旁摆满了黑乎乎的竹筒形状的东西。

    后面四排,则是或蹲或站,形成一个从低到高的序列,不过总还算是整齐划一。他们虽然都举着黑洞洞的火枪,可是却不见他们点燃火绳。

    这王瑞会打仗吗?现在还不升火点燃火绳,真等敌人到得近前可就来不及了呀!

    见到这个情景之后,连最为沉稳的秦良玉,都有点儿着急了起来:“麟儿,给我去请这小将军过来!”

    马祥麟找到王瑞时,他正在炮兵营看着炮兵们布置阵地呢。

    王瑞知道,自己的莱州军两次重创满虏军队后,这伙强盗一定是会来疯狂报复的。他甚至设想过,黑孩(黄台吉)会不会直接带了入侵的十万大军来找他拼命?

    基于这样一个最坏的考虑,王瑞将两百门迫击炮全部都带在了进京的队列里,就等着看满虏能拿出多少人命来拼了。

    “王兄弟!快快,我母亲大人找你!”马祥麟心急火燎地跑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拉了王瑞就走。

    “那个谁!你们动作快点!分配好射程远近,衙着弹点。我等下就回来检查!”王瑞一边走,一边回头吩咐道。

    “甚么事?马大哥,你这是要找小弟我喝酒吗?现在还早着呢,天还没黑呢。”王瑞嘻皮笑脸地打趣道。

    “快走!我可没时间和你胡扯!真是我母亲大人找你有事情。”马祥麟就象一个大哥一样,简单粗暴地继续拉着王瑞往中军位置跑去。

    “王将军,本来老身是不该干扰你指挥的。不过有些事情确实是有些想不明白,还望你指点一二才是!”不等王瑞气喘匀,秦良玉便很郑重地说话了。

    “秦督有何指教?尽管训下便是。”王瑞喘着气行了一礼。

    心道:看来,我平时的长跑训练还是少点了。

    秦良玉见他如此,心情好了许多,知道王瑞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是能够沟通的。所以,她便很坦诚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对敌作战的想法说了一遍。

    最后,她也和众人一样,两眼直勾勾地等着王瑞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哎,好奇害死猫呀!咱怎么就遇到一帮好奇宝宝了呢?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传奇女帅秦良玉。

    这都啥时候了?还等着我给你们讲解十万个为什么呢。王瑞不由得一阵腹诽。

    不过,腹诽归腹诽,王瑞还是表现出了极好的教养和耐心,详细地将布阵的情况一一向众人作了介绍。不管如何,也算是给要并肩作战的友军一个交代吧!不然,谁和你一起冒险呢?

    因为担心满虏的大军马上很快就会到来,所以王瑞讲解得极快,也不管众人是否能听得明白。

    不过,好在秦良玉等几人都是从沙场上厮杀下来的,听了王瑞的讲述后,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哦!又想利用自己的武器优势,让满虏重蹈覆辙?这满虏鬼子有这么容易上当吗?嗯,想得倒挺美!秦小靖听完王瑞的讲述后,直接对他的这份自信满满翻了一个白眼。

    因为从王瑞的嘴巴中冒出来的许多新鲜词语,她完全就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明白意思了。

    “什么?这伙明军列阵在前面的湖边?想背水一战?”

    莽古尔泰听完自家探马的回报后,当即便皱起了眉来,他对莱州军的这个举动一时也弄不明白。

    “五叔!管它咋样,咱们全部都是骑兵。攻也好,退也好,总要比明军跑得快些。咱们先围上去看看再说吧!”豪格想了想道。

    这个时期的满虏将领,还不象后世的八旗子弟那样,天天只知道提笼架鸟的满街乱跑。

    作为一个处于上升期的强盗集团,他们在军事方面,还是很善于学习和思考的。当然,既便如此,也绝不是象阎崇年等无耻之徒吹嘘的那样,是什么世之名将,超越这超越那的。

    “哈哈,好!围上去吧!咱们今天便砍下这伙明军主将的脑袋,给那小十四儿洗涮洗涮受伤失败的耻辱。”莽古尔泰哈哈大笑着道。

    他对继承了老野猪皮实力最大的两个旗的多尔衮和多铎很是不满,巴不得这两个家伙倒霉遭殃。只待他们实力受损后,好去夺了他们的牛录丁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