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该我们上!
    “大人,又有探马回来了!”张二过来报告道

    “立即带过来!”王瑞吩咐道。

    “大人!查探到这股满虏的踪迹了!大约有一万四千多人,人数和我们相当。不过,这伙满虏可都是骑兵,遇到的他们的哨骑也是极为凶横。现在还在大兴南面的曹村,属下走时,他们正在拔营向北。”

    探马队长一脸的疲惫,也顾不得抹去脸上的灰尘,仔细地向王瑞报告道。

    “好!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打发走了探马队长后,王瑞又吩咐张二道:“做得很好!告诉侦探的兄弟们,打探回来满虏的消息就好,不要和满虏硬拼。我不希望哨探队有过多的伤亡。”

    其实这个时代的哨骑探马都是每支军队中的强兵,弓马娴熟,战力强横,而且还都是选的机灵伶俐之辈。

    这样的专业士兵,王瑞可舍不得拿去和满虏血拼。要杀满虏嘛,用火枪火炮就成!

    “一万四千多人?”秦良玉喃喃地念道。

    秦良玉等人都是直接和满虏在战阵上打过的,对满虏甲兵的战力都是有很清醒的认识的。一支一万四千多人的满虏军队容不得自己轻视。

    但秦良玉还是相信,自己的这支白杆兵仍然有一战之力。至于这小将的莱州军嘛,秦良玉还真有些看不明白。

    从昨天的集结速度、队列、对战的情形来看,这支莱州军无疑也是可以傲视天下的强军。

    但是,回想当年白杆兵和戚家军并肩作战的经历,秦良玉觉得己方的不足也是明显的,而且还无法补足。

    作为一名优秀的统帅,如果这样的大战血战后,秦良玉不去作一个反思和总结,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从战力上来讲,白杆兵和戚家军完全可以打败同样数量,或是不超过己方兵力一倍的满虏军队。

    但是,这两只军队除了哨探和军官有马骑之外,全部都是步兵,所以军队的灵活性差,打赢了也无法快速追击,而且很容易受到敌人骑兵的骚扰。

    更要命的是,除了戚家军使用火绳枪和射速极慢的虎蹲炮外,两支军队便再无可以远程打击的武器。接阵时,满虏的骑弓步弓齐射,可是给两军带来了很大的伤亡。

    而且两军为了保持战力,都采用了密集阵形,这便给满虏的火炮打击提供了便利。

    浑河血战时,这两支强军便是在遭到满虏红衣大炮攻击,被打散了阵形后,才崩溃失败的。这一仗虽然过去了十多年,秦良玉却仍然没有找到改变这个弱点的办法。

    这莱州参将,年不过二十一二而已,他又不能有什么办法!想到这里,秦良玉不禁一声叹息。

    “秦督何故叹息?”王瑞笑着问道。其实经历固安之战后,他已经对自己的这支军队和装备的武器,有了绝对的信心,也对野外对战敌骑有了破解的办法。

    所以,他便想着找个时机,和秦良玉商量商量并肩作点的细节。

    “这伙满虏人数很多,都是精锐铁骑。我军如果采用密集阵型,容易被满虏火炮攻击。如果队形分散呢,又不利于集结战力。所以,如果在这旷野之中和他们作战,我方的伤亡恐怕是少不了的!”

    秦良玉不但实实在在地说明了自己的顾虑,还将这些年的战后总结毫不保留地说了出来。

    马祥麟和张凤仪也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心中波澜万丈,这可都是兵家秘诀,说起来是传男不传女的,以前也就是和他们夫妻二人说过而已。

    秦小靖随侍在自家这个传奇姑母身边,目光灼灼地看着王瑞,心道:姑妈怎么对这家伙这么好?莫非……

    “末将谢过秦督教诲!”听秦良玉说完后,王瑞急忙在马上对着秦良玉深施了一礼,以示感激。

    秦良玉和马祥麟人见状,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哦,这还差不多嘛!孝子,得懂礼貌!

    对,就是孝子!至少在秦良玉的眼中是的。这个时候的秦良玉,已经是五十五岁了。可能是因为常年习武,又或是天生丽质,所以王瑞还以为她才四十多岁。

    其实马祥麟和张凤仪都比这个时空中的王瑞大了十多岁,也只有秦小靖和王瑞才差不多大。

    正当大家对王瑞的表现颇感欣慰时,却听王瑞道:“秦督勿虑!且看小将破敌。”

    然后,王瑞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惹得秦良玉等几人都满脸疑惑地盯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王瑞的战法,别看他讲得花里胡哨的。嗯,就是花里胡哨!因为他用了好些秦良玉等人压根儿没有听过的词语。

    但实际上,也就是明太祖和明成祖的那一套,先是用火枪火炮轰击,打乱敌人的阵形后,再用骑兵冲击。

    在王瑞想来,他们这样玩儿,都能打得蒙古鞑子们远遁漠北,凭着自己这更好的火枪火炮以及更高的射速,又有何不能?

    不过,秦良玉等人虽然见过莱州军斩获的首级,但却没有见过莱州军的火器发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有见过,谁信呢。

    更何况,王瑞描述的火枪火炮的威力,完全超越了秦良玉等几人的认知!

    “别吹牛了p枪鸟铣我们又不是没有看到过咯。啷个能打得那么远,那么快嘛?”

    秦小靖傲娇地翻着白眼,嘟着美丽的小嘴,不屑一顾地说道。

    “秦督!白杆兵已经为国血洒了疆场,如今该我们莱州的儿郎上了!万望秦督成全,让末将领军一战!”

    王瑞也不理会秦小靖的风言风语,庄重地看着秦良玉,极为真诚地拱手一礼。

    “好!老身亲领白杆兵为你压阵,看你等杀虏立功!”秦良玉端详了王瑞良久,方才郑重地回道。

    “母亲大人三思!”马祥麟和张凤仪齐齐出声劝道。

    这夫妻二人都是刚直忠厚的性格,虽然和王瑞相处不过几日,但莱州军又是肉菜伙食供应,又是赠送兵器衣物盔甲,着实感动了他们,不忍心就这样把这小将当枪使。

    不就是打仗杀满虏吗?咱们白杆兵可不是拉稀摆带的!

    “马兄,大嫂,切莫再劝了!小弟省得的。”王瑞感激地看了夫妻二人一眼,开口劝道。

    哎,这都是什么人!秦小靖也是欲言又止。她虽然觉得这英武帅气的小将太过张扬,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但是,善良的她,也不愿意看到王瑞的莱州军有太大的伤亡。她嗔怪地看了王瑞一眼,心里仿佛在道:你长得帅,就打仗厉害吗?

    不一定吧。小心吹牛屁,气憋死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