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张开口袋
    正在惶恐之间,他老婆杜雯已经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十四贝勒,我要找十四贝勒爷!”

    后面的事情就变得极为简单,穿越后变得更加娇艳性感的杜雯,还真的被作为掳获品被带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初见多尔衮的杜雯也是极为失望,原因无他,这个真实的十四阿哥,实是长得太丑陋了,完全就象后世那种穷矮挫的凶恶渣男!

    尼玛,老娘看《宫》剧时,里面的阿哥贝勒们可不象这样的啊!

    不过,她却没有机会再穿越回现代了。凶残好色的多尔衮当晚便极为粗暴地将杜雯抱上了床。完事后,看她还哭哭啼啼的,便毫不客气地甩了她两巴掌!

    至于杨亮,他就更惨。先是被一个巴牙喇带去了树林里,脱光衣服一通乱摸。幸好带队的牛录章京冲了进来,制止住了这个粗汉的暴行,总算把菊花保住了,没有被当锄奸。

    不过,他的衣服却被这几人给均分了。最后,还是从死去的大明百姓身上剥了一套衣服下来。虽然脏兮兮的,还带着血迹,好歹把身体遮住了。

    正当他庆幸自己保住了清白时,噩梦终于还是说来就来。俊俏的小白脸杨亮被带回满虏军营后,便被这个牛录章京送去给多铎做了奴才。

    多铎一看杨亮后,当即也觉得眼前一亮:这是一个男人还是女人?居然长得如此的俊俏!以前听说这大明的文官有玩兔儿哥的,难得就是这样的吗?老子也要爽上一把!

    当日晚间,多铎倒是爽了,不过杨亮却仿佛是到了地狱一般

    。他一个**员,一个公务员,平时吃得饱,穿得暖,爱好整洁,衣着也光鲜。没有想到刚刚穿越过来,便被大半年没有洗过澡的多铎弄去折腾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杨亮觉得自己全身仿佛都脏透了,闻在鼻子里的空气都全是腥臊,真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虽然多铎的顺刀忘了带走,就放在一边,但他还是没有勇气自我了断。千金可拒收,美人可不见,世间唯死难!怕死的不是**员啊!

    好在杨亮的马列哲学辩证法没白学,他最后总算找了一个理由说服自己活下来。

    因公,是为了民族团结,前世他便是民委的公务员。因私,杜雯也还在满虏的军营中呢!我要活下来,活下来!为了伟大的中国梦做贡献!

    就这样,这对穿越过来的小夫妻便随在了多尔衮和多铎的军中,分别做了这两兄弟的玩物和男宠。

    “多铎,我的话,你可记住了?下去吧,别去招惹这股明军!”

    多尔衮在杜雯的小心侍候之下,又喝了一小碗参汤,感觉舒服了许多,便想将这杜雯又拉过来翻云覆雨一番,于是便着急地打发多铎出去。

    “记住了!十四哥!你好好歇着吧!”多铎见多尔衮有点不耐烦了,急忙告辞离去。

    在多尔衮的帐篷里看到杜雯的娇羞模样后,他也禁不住下身一暖,也急着要回去找杨亮这个狗奴才吞吐一番。

    这两兄弟,在营里爽时,莽古尔泰和豪格却正在赶往大兴的路上。

    虽然这次黑孩(黄台吉)让各旗各抽调三个牛录去伏击莱州军,但是一心想报仇的莽古尔泰和一心想表现一下的豪格贝勒,还是每人多带了两个牛录。

    以至于,这次参与伏击的满虏军达到了一万四千余人,而且还都是满虏本部的真夷兵。

    这个时代的满虏兵战力确实是极为强悍的,在和明军作战的战场上,经常上会看到几百满虏兵追着上千甚至几千明军打杀的场景。

    所以,这次出动二十八个牛录,超过一万四千人的真夷满虏兵,可说是对莱州军极为重视了。

    借助于山西晋商这帮汉奸商人的帮忙,满虏军中都有大明京师邻外的完备地图。

    莽古尔泰和豪格就着地图分析了半天,最后决定越过大兴,扎营在大兴和通县之间的曹村。这样,就绝对能将莱州军在半路上堵住了。

    从所处位置上讲,莱州军要从固安到京师,走大兴就是最便捷的行军路线。

    往北,便接近良乡了,满虏的大军就在北面,莱州军是不可能往北面的良乡去的。如果往南,那便会在曹村附近和莽古尔泰带领的大军撞上。而且曹村离大兴并不远,撒下探马后,如果莱州军走大兴这条路线,满虏的军队也可以从曹村赶过去伏击。

    当然,莱州军是不可能走北面和东面到京师的,除了更可能会遭到满虏的大军伏击外,路程也会更远,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的将领都会选择这样的行军路线。

    当日莽古尔泰和豪格便在曹村扎营,又随带把周边的村落清洗了一遍,不过丁口财货却没有抢到多少。因为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被他们杀光了,能跑也早跑了。

    第二日巳时,前后两拨探马来报,莱州军一万三千余人,正往大兴而来。而且这两拨探马报告得特别仔细,包括这支军队穿了满虏的盔甲、衣衫很是破烂、还只有一千骑兵这些很具体的情形都有汇报。

    “就是这样一支明军?居然能两次打败我大金的军队?还连十四叔都给打伤了?”豪格有点不相信地自言自语。

    看起来这伙明军和其它的明军也没有什么两样啊!莽古尔泰心里也是充满了疑虑。他以前接触到的明军可不是这样吗,衣衫破烂、兵器老旧。

    不过,这伙明军实实在在的战力摆在那里,人家可是先后打败了满虏两次。

    特别是第一战,活生生地消灭了满虏一万多人。第二战,不但用火炮打死打伤了不少满虏的甲兵,连十四贝勒多尔衮也被炮击受了伤。还好,侥幸留下了一条狗命!

    所以,这就由不得他莽古尔泰不重视。

    他思索片刻之后,很是郑重地吩咐道:“叫奴才们再探!远远的吊着,一刻都不要放过。”

    “五叔!咱们现在怎么办?既然有了踪迹,干脆直接过去冲垮这股明军吧!”豪格有点兴奋地说道。

    “不用这么着急。咱们先到这里去。张开口袋,等着这伙明军撞进来吧!”莽古尔泰指着大兴边上一个义和庄的地名道。

    不过,王瑞和秦良玉却并不知道满虏正张开口袋等着自己。他们正带领大军士气高昂地走在张新庄附近,行动迅速地往大兴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