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逼格上升
    “快上马!给老子堵住他们!”

    外围负责警戒的汤效先一见有骑士过来,立即招呼身边的骑兵上马前去拦截。

    “驾,驾!”一个小队长带着一个二十人的小队迎面包抄了过去,在奔跑之中飞快地完成了火枪的装填。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咱家是来传达皇上圣旨的!”前来传旨的小太监一看这黑洞洞的枪口,就吓了一大跳,急忙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小队长不敢耽搁,迅速检查之后,急急把小太监和护卫而来的三个锦衣卫带到固安城楼上。

    虽然小太监口头上传达了皇上的圣旨,但是秦良玉还是坚持摆下香案,礼仪隆重地和王瑞一起接下圣旨。

    圣旨颁布之后,王瑞便要摆下酒席,为小太监接风。

    那知这小太监却着急地说道:“王将军,您的心意咱家心领了!咱们这些大内的兄弟们,可都记着将军的好呢。只是陛下实在是太过着急了,咱家这便要回京师复命。还望将军早日开拔才是!”

    王瑞一看现在已是下午未时中了,当即便承诺一定明日一早开拔,明天定会赶到京师勤王。

    小太监见王瑞回了话,眉开眼笑地道:“王大人真是国之干城!王公公早就说了,若论军将忠勇,首竖一指的,定是王将军!”

    王瑞又是一番客气溥应,还给了这小太监黄金五十两。而且护卫小太监前来的三个锦衣卫,王瑞也没有落下,一样每人白银十两。

    临走时,王瑞还专门给四人换了马,叮嘱三个锦衣卫一定要安全把小太监护送回京。

    王瑞这一番作为下来,把小太监感动得热泪盈眶,他拉着王瑞的手哽咽道:“这普天之下,也只有王大哥真心看得起咱这些残缺的人呀!王大哥的那首诗,咱家也是会背的!”

    说完之后,他居然诗兴大发,将王瑞之前给王承恩赋的诗吟诵了一番。一通折腾之后,这才欢天喜地和三个锦衣卫打马离去。

    王瑞见他如此,也是很为感动,又吩咐陈松派了一个二十人小队的亲卫跟着护送。

    秦良玉等人此时也在边上,不过他们就只是淡淡看着,并不参与。毕竟,这马家和这些阉人是有过节的。

    万历四十一年八月,秦良玉的丈夫马千乘便是因开矿的事,得罪了太监邱乘云,被他构陷冤死于云阳狱中的。

    王瑞前世就知道这事,不过他倒不会幼稚到去了这马家人分说什么。秦良玉历经世事沧桑,也知道王瑞这么做,必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所以便只是淡淡微笑不语。

    在她想来,这王瑞以一分守参将之职,却能练得如此强兵,如无祖荫,定是手段了得。

    不过,秦小靖这个“愤青”却没有放过王瑞:“哼!攀附阉党的小人!”。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问我何求!若能挽得狂澜于既倒,被这小丫头误会一下,又有何怨?”王瑞也不说话,只是苦笑着一声长叹。

    回到固安县衙后,秦良玉便和王瑞商量起进京勤王的事来。虽然这圣上没有点名要她也去,可是架不住她老人家对大明天子一片赤胆忠心啊!所以,这忠臣,总有他们的坚持。

    王瑞也不好多劝。劝多了,他也怕秦良玉等人多心:你一小小参将,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敢看不起白杆兵不是?嗯,至少这秦小靖这个美女便是这样的表情。

    最后王瑞和秦良玉商定,莱州军留六千人防守固安,另外一万人会同三千白杆兵一同前往京师。

    商量完第二日行军事宜后,众人正要散去,王瑞又道:“秦督,末将之前和满虏交手几回,颇有些斩获。今见白杆兵的兄弟们,很多人都衣甲不全,兵器破旧,可否让马兄带人去选取三千套一用?”

    什么?三千套?还选取?好消息来得太快,要不是王瑞在场,秦小靖都想叫张凤仪掐掐自己,这是不是在梦里。

    “如此自然是好!只是,只是……,老身如何受得!”秦良玉又是感激,又是为难。

    三千套盔甲啊!她虽然猜测这王瑞必定有不为人知的巨大财源,可是这样大数目的武器兵甲,仍然是要耗费无数银两的。

    这些好东西,谁家都是用得上的啊!当然她是不知道,王瑞才看不上这满虏的破烂货呢。再说了,自己用不上,也可以卖啊。这三千套武器盔甲,可是能卖不少的银两。

    “秦督在上!这兵事凶险,多一件衣甲,多一件趁手的兵器,将士们便可少一份伤亡。还望秦督为我白杆兵儿郎作想,切莫再推辞了!”王瑞极为诚恳地拱身说道。

    “快答应呀,快答应!”秦小靖看着秦良玉的眼睛欲言又止,着急万分,却不敢把快到嗓子口的话说出来。她就怕秦良玉真的推辞了。这小阉党的东西,咱白要白不要呀!

    当然,她这些可笑的小心思王瑞可没有观察到。王瑞正眼巴巴地盯着秦良玉的眼睛,等着秦良玉回话呢。要是知道这秦小靖,就这样把自己划入了所谓的阉党行列里,真不知他得有多郁闷!

    不过还好,秦良玉终于没让大家失望,她也不顾自己品级比王瑞高,年纪比王瑞大,深施一礼道:“如此,便谢过王大人了!”

    “太好了!终于可以和英雄的白杆兵并肩作战了!陈松!陪马将军去找强子,传我的将令,缴获的满虏盔甲,随便让马将军带去的人挑!至少挑够三千套!”王瑞闻言后,兴高彩烈地吩咐道。

    “啊!”众人听完他这个吩咐后,又看到他那激动万分的表情,都在瞬间石化了:这王大人,大手大脚送人家这么多东西,这送的人咋比收的人还要高兴呢?

    想不明白呀,想不明白!马祥麟虽然也是抓着脑袋,弄不明白这王大人为何要对自家这支白杆兵这么好,但还是高高兴兴地带了几百人去了。

    到了莱州军堆放缴获的库房之后,马祥麟登时眼睛都瞪圆了:密密麻麻的兵器盔甲,整齐地清理摆放得好好的,少说也有七八千套!怪不得这王瑞让咱随便挑呢,人家这实在是多得不得了啊!

    他也不客气,带着四百多人跑了若干趟,折腾到天都快黑了,才把三千套武器盔甲搬回自家的营房。三千白杆兵,每个人分到了一套,人人都兴高彩烈的,顿时营内一片欢腾!

    不过,这强子和管理库房的莱州军官士兵却是万分的舍不得,甚至这强子还亲自跑去找到王瑞请示:“大人,就这么白白送人么?”

    “哈哈!瞧你小子这点出息!要大气!大气,你明白吗?你这样,以后我怎么敢交代你做大事情?”王瑞闻言后,哈哈大笑着,觉得自己的逼格又上升了几个层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