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几斤几两
    “骑二营,来一个!”,“骑二营,来一个!”,“亲卫队,来一个!”

    莱州军队列中,立即爆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吆喝。

    “他娘的,这帮小子,咋盯上咱们骑二营了呢?”徐福皱着眉对身边的副营官嘀咕道。

    不是该找汤效先的骑兵营的麻烦吗?反正那牛皮哄哄的“龙大炮”龙尽虏又不在。

    “徐主官!我知道,这帮家伙肯定是眼红的!”副营官分析道。

    “对!我看也是!”徐福很是同意自己这个褡裆的分析,苦笑着点头称是。自从徐福部被改编为暂编骑兵二营后,陈铭和朱磊等人可没少跑来说风凉话。

    “妈的,应战!全体都有,就唱那《大阳出来喜洋洋》!”徐福吩咐道。

    骑二营回应应战之后,莱州军队列便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耐心地等着骑二营开唱。

    “太阳出来罗儿\/喜洋洋哦\/朗罗,一齐唱!”

    一个大嗓门的高大个子打马走了出来,面对着骑二营,挥动着两双大手,声音粗豪地大唱了起来。

    他声音一落,整个骑二营三千来名士兵立即欢快而又整齐地唱了起来:

    太阳出来罗儿\/喜洋洋哦\/朗罗

    挑起扁担朗朗扯\/光扯\/上山岗吆

    手里拿把罗儿\/开山斧罗\/朗罗

    不怕虎豹朗朗扯\/光扯\/和豺狼吆

    悬岩陡坎罗儿\/不媳罗\/朗罗

    唱起歌儿朗朗扯\/光扯\/忙砍柴吆

    随着骑二营热烈的欢唱,其它的各营士兵也受到了感染,很多人都不自觉地跟着哼唱了起来,最后便汇合成了一个超过万人的大合唱。

    熟悉的家乡方言,熟悉的民歌旋律,熟悉的生活场景描述,很快打动了白杆兵们的心。每个人都跟着开心了起来,脸上露出愉快的微笑。

    就连秦良玉这个庄重沉稳的一军统帅,也是俏脸上挂满了笑容。

    当然,也还是有不和谐的声音,比如这秦小靖,就低声对自家嫂子张凤仪嘀咕道:“这莱州军是什么军队呀?我看就象个唱川剧的大戏班子(花架子!”

    花花架子!马祥麟觉得喜庆之余,也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

    他是直爽的武人性格,想到啥就说啥:“王兄弟,这唱戏咱白杆兵就不会。要不咱们两只军队各抽五十人,拉出来比试比试?”

    “比试?”王瑞和秦良玉转头过来,都有点愕然。王瑞就更觉得意外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军队去和白杆兵白刃比试。

    “放肆!刀枪无情,岂是可以随便比试的?”秦良玉斥责道。

    “呵呵!这,这……”马祥麟黑脸一红,憨笑着很不好意思。

    “秦督,这个倒是无妨的。拿木棒作武器就行,在棒头上包上一个厚厚的大棉包就可以了。包上面沾上墨,不许打砸,只许挑刺,便不会有人受伤了。”王瑞赶紧想了一个万全的主意。

    其实,他内心深处也很想看看自己的军队,如果白刃作战时,能有几斤几两。而白杆兵,这支天下第一的强军,无疑便是那杆最精确的大秤!

    “孩儿这几天对王兄弟的莱州军也是好奇得很,还望母亲大人恩准!”马祥麟也是好胜心起,又作了一个辑请示秦良玉道。

    他见了莱州军的战绩和风貌后,也是很想称称这支军队的斤两!

    “好吧,那就双方各自挑五十人出来,切蹉一番吧!”秦良玉最后点头同意了。于是,陈松和马祥麟便各自下去挑人准备了。

    两刻钟不到,比赛的场地便在北门城楼下清理了出来,双方用的武器也准备好了。陈松和马祥麟很随意地从对方营伍中选出了五十人,约定好三打两胜。

    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用不着刻意的挑!两人都表现得很高姿态。

    莱州军和白杆兵分成两边,将比赛场地围成了一个大圈,大家都乐呵呵地等着,期待着自己的军队获胜。

    张凤仪和秦小靖也回到了城楼上,无他,站得高看得远!作为秦良玉的亲信家人,自然是有这特权,享受一点vip待遇的。

    “王大人,你觉得你的莱州军能打得过我们白杆兵吗?”秦小靖傲娇地挑衅道。

    “哈哈!这要打过才知道。不过,肯定是白杆兵的赢面大一点吧。第一局,肯定是白杆兵赢。”王瑞想了想后,微笑着道。

    “好,那就看比赛吧!”秦小靖见王瑞说白杆兵赢的可能性更大,便得意地退到了张凤仪身后。

    第一轮和王瑞预计的一样,白刃作战经验极为丰富的白杆兵,步伐灵活地四面攻击,很快便将莱州军的这个五十人小队轻松解决了。

    “嘻嘻,这次你算是说准了。”秦小靖见自己家的白杆兵打了胜仗,就象刚刚吃了蜜糖,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

    “胜败乃兵家常事,靖儿切莫张狂!”秦良玉制止道,然后一指比赛场:“第二场开始了。”

    第二轮的比赛颇为简单,莱州军的这个小队采取了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一往无前地正面突击,打了白杆兵一个措手不及。整个比赛于是就很快结束了。

    “小将军,你的这些士兵和军官确实勇猛!”秦良玉禁不住赞了一句。

    她确实很欣赏这种悍不畏死的士兵。只不过,不知道上了真正的战彻能不能和这比赛一样?

    秦小靖和张凤仪也颇感意外,都黑着脸不说话,等待第三轮的比赛开打。

    第三轮时,莱州军仍然采用了上一轮的勇猛打法,一鼓作气地往前冲。不过,这次却没能达到预定的战果,白杆兵很灵活地便让了过去,同时分成两股人马向莱州军的两侧发动了攻击。

    莱州军这次倒不显得慌乱,立即分成两队左右迎敌。可是白杆兵的反应实在是非常迅速,他们一触不胜便往后退,飞快地绕到了莱州军的后部,直接轰隆隆地捅烂了莱州军的菊花!

    “好!打得好!就这样打!”秦小靖见白杆兵再次取胜,奠定了这次比赛的胜利,就象后世一个观看奥运决赛的狂热粉丝,跳着脚叫喊了起来。

    “看把这小妮子得意的!小将军这支莱州军可是善用火器的部队!”张凤仪笑着嗔怪道。

    “张将军客气了!咱莱州军愿赌服输,败了就是败了!”王瑞正要解说几句,突然发现东南城墙方向,有四个骑士向着北门飞奔来。

    “哒哒哒,哒哒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