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神马情况?
    “大人,大人……”亲卫队长尹大弟看着王瑞流泪出神,急忙喊了他几声。

    边上的秦良玉也是一脸不解地看向王瑞,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王参将见到自己的这支白杆兵为何会如此失态流泪。

    难道这王大人和咱们的这支白杆兵有什么瓜葛渊源不成?

    “哈哈!末将失态了!秦督切莫见怪。”王瑞总算回过了神来。

    “王大人?你可有什么亲朋故旧在我白杆兵中?”秦良玉用慈母般的眼神看着王瑞,轻声询问道。

    “非也!只是万厉年间,秦督率三千白杆兵东出辽东杀虏,末将正和家师游历在重庆府。小子当年尚幼,亲见大军北上,便渴望能成为其中一员,随同秦督报国杀敌。哎,不知当年那些壮士又有几人返回?”王瑞收回飘向前一时空的思绪,给自己找了一个伤心的理由。

    嗯,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前一时空时,作为大汉主义者,王瑞曾亲去重庆石柱县,拜谒秦良玉墓。

    弯弯的龙水河静静地流淌着,秦良玉的墓就建在这美丽的河边。经历文革之乱的秦督墓破败不堪,芳草萋萋,岁月遗痕。

    王瑞唯有以一杯白酒,一轮鞭炮,以慰英雄在天之灵!

    可是今日,秦督在侧,白杆兵就在眼前,岂不让王瑞感怀万千!

    “哎!青山处处埋忠骨,华夏何处不可归?”秦良玉想起战死沙场的兄长和士兵,也是一脸感伤。

    “大人,到齐了!”,“母亲大人,我军全部到了!”陈松和马祥麟前后脚地跑来复命。

    “王大人,贵部总计有一万多人吧?”秦良玉又看了看如同水田里禾苗一样整齐的莱州军,确认道。

    “回秦督话,我部正兵和民壮总计一万六千余人,有三千余人此时正在各门值守,不便召集。下面集结的大约为一万三千人。只不过,此间兵员,实在不便为外人道也,还望秦督体谅。”王瑞据实说明了人数,还不忘叮嘱一句。

    “王大人放心,老身省得的!”秦良玉慈爱地看着王瑞,如同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般,微笑着应道。

    “如此,便请秦督检阅大军!”王瑞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秦良玉点头上前,眼光首先望向莱州军。只见莱州军衣甲鲜明,人人手持看似精良的火枪。

    对!只是看似,秦良玉对火器可是不太感冒的,她还是觉得刀枪见血最为实际。

    这些莱州军士兵个个面色红润,目光坚定自信,脸上泛着激动的神情。秦良玉相信,这支军队平时的伙食一定是非常好的。不然,是不会有这样好的精神和身体状态的。

    不过,这些情况,她这一两天断断续续也是有认识的。

    最令她吃惊的事有两件。比如这莱州军队列的整齐,便是让她吃惊的事之一。这只军队仿佛每一个人都是同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相同的笔直站姿,相同的自信神情。

    而且这队列就好象是用笔直的竹杆拨拉过的,横着竖着都排得如同一条直线。要说队列,白杆兵也是非常整齐的,但是秦良玉认为还是不能和这支莱州军相比。

    让秦良玉吃惊的事,还有这莱州军的集结速度。虽然自己的白杆兵也是在相同的时间内到达了北门,但这白杆兵都是在同一个营地里的啊,而且还只有三千人。

    可是这莱州军呢?人家可是一万二千多人,分散在固安城这么个偌大的地方。这可是没有任何提前准备,随意而起的事啊!

    秦良玉觉得:这莱州军的集结速度,如果是天下第二,一定没有人敢站出来自认第一。

    “好儿郎!老身有礼了。”秦良玉学着莱州军的行礼姿势,将手臂向前斜举,娇喝了一声。

    王瑞用崇敬的眼神望着秦良玉,只见她的鼻梁高挺、目光坚定沉静,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如同一具绝美的雕塑。

    “汉军威武!”莱州军一万多人突然发出了一声整齐的应和声。

    巨大的整齐叫声如同海啸,让秦良玉和马祥麟都为之一怔。

    秦良玉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又将目光转向自己的白杆兵。

    看了穿着整齐光鲜的莱州军后,秦良玉觉得自己的白杆兵穿得就象乞丐一样,心中不由得一酸。

    如今国事艰辛,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千里勤王,精忠报国!”秦良玉放下自己的思绪,振奋精神用石柱话大喊了一声。

    “千里勤王,精忠报国!”三千白杆兵的应和同样壮烈,如同海潮拍打在岸边的巨石之上。

    “小将军,你也来见见大家吧!”秦良玉满意地挥手让白杆兵静止之后,微笑着招呼王瑞上前,不知不觉之中改了一个更为亲近的称呼。

    “但遵秦督所命!”王瑞微微拱身一礼,上前一步,眺望着城下的两支雄军,心中激动万分。

    “浑河血战,壮士捐躯!己巳之变,千里勤王!白杆兵威武!”王瑞首先转向白杆兵,向前斜举手臂,激动地高声大呼道。

    “威武!”“明军威武!”白杆兵们这几天吃莱州军,喝莱州军的,可没有少找送饭的后勤连官兵打听莱州军的消息。他们一直都在好奇,这莱州军的主将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今天第一次见到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后,每一个白杆兵都是非常激动。毕竟他们一路走来,也只有到了这固安,才受这样亲人般的照顾和关怀。

    待白杆兵的呼喝停止,王瑞又将目光转向莱州的队列,正待张口说话时,莱州军士兵突然爆发出一阵海潮般巨大的欢呼:“大汉至上,效忠将军,诛灭满虏!”

    “大汉至上,汉军威武!”王瑞再一次斜举手臂,激动地高喊道。

    莱州军士兵眼中闪着崇敬的星星,整齐地斜举手臂,再次爆发出激动的欢呼声:“将军威武!”

    待欢呼声停,王瑞大声道:“士兵们,咱们英雄的白杆兵兄弟来了!大家唱首歌,欢迎一下这支英雄的兄弟部队吧!”

    哦,这都是什么?还唱歌?是唱戏吗?

    秦良玉和马祥麟闻言后,脑子中都是一团雾水:这是神马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