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少保再世
    崇祯帝对于温体仁的违规之举毫不在意,摆摆手示意他不必介意。

    他语气中带着掩盖不住的喜悦,直接打断温体仁的话道:“爱卿忧心国事,何罪之有?当是之时,那王洽办事着实不力,兵部既不理会,汝又虑其遭遣散,加之爱卿亦未亲见其军,亦算不得欺瞒。”

    说完后,崇祯又接着安慰温体仁道,“那蓟辽督师种种不法之事,爱卿连上五道奏疏弹劾,朕思之良久,方定下方略。温卿实为功不可灭,虽是大多留中,不闻于外,爱卿这直言敢进,朕心中却是记住了。”

    温体仁跪下语气沉静的道:“为皇上分忧,不敢言功,只盼我大明各军都如这莱州参将一般,多多击杀满虏,早日将鞑子逐出边墙,复我神京朗朗乾坤,使我庶民不必流离失所。”

    崇祯满意的看着温体仁,口中赞道:“小小一个分守参将,竟然能斩首满虏真夷首级两千五百七十二级,俘虏满蒙战俘四百三十二人,其中还包括总兵官,以及满虏甲喇额真。若兵部查验为真,乃是我大明对满虏单次斩首最多之数,小小参将领兵千里勤王,还立下如此大功,真是戚少保再世!”

    “皇上所言极是!初闻之时,臣也甚为惊奇。后来一问才知,这莱州军兵额三千一百余,此前莱州闻香教乱起,这王瑞忧心其成徐鸿儒一般大乱,便与几县知县议定召集两千余民勇,报登莱道准许。故此,这次勤王便共计有五千余人。固安一战后他们伤亡颇重,不得不退入城内,近期怕是不能浪战了。”温体仁没有忘记王瑞的嘱托,赶紧奏报道。

    “好c!”崇祯大喊了两个好,大笑着道:“好个莱州军,好个王参将!五千人斩敌三千余,亦有温卿运筹之功。此次核功之事便由温卿负责,合兵部、都察院、顺天府有司共同查验战功。既然莱州军损失颇重,便让他们先稳守固安,损失的器甲粮饷,交兵部一并付议。这次他到京后,温卿便带他来殿见,朕要亲自看看咱们的这个王参将,是不是三头六臂之人。”

    “陛下圣明!圣上洪福!”温体仁和曹化淳等人齐齐跪下颂道。

    “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良乡城中,黑孩(黄台吉)听完多尔衮等人的禀报后,很有些焦头烂额。

    虽然自己的儿子豪格收拢了几百个走散的败兵,尽数纳入了其所领的正蓝旗,多少算是挽回也一点损失。

    但是多尔衮带着各旗的人,本来是要去示威,把大金的面子和士气找补回来的,没想到不但被这股明军炸死炸伤了两百多人,连多尔衮这个十四贝勒也被炸伤了。

    因为这次多尔衮带去的各旗各牛录都有人,所以想要把消息隐瞒下去,显然是很不实际的。纸总是包不尊的。

    再综合多尔衮和阿克敦等人报告的情形,黑孩(黄台吉)确定:这伙明军的火器之犀利,发射速度之快,远远地超过了以前遇到的任何明军。而且这还是一支训练极为有素的军队,主将也是非常敢战善战的。

    现在如果去打,人家据城而战,自家实在很难得捞到什么好处。

    这莱州军在城外旷野,只凭一个低矮的胸墙,以及几条壕沟,便能消灭乌纳格和黑木金所领的上万人。

    如今这股明军又进了固安城,如果要强行攻城,真不知要拿多少人命去填。满虏可没有多儿郎去损失!

    如果不去打吧,那可就对满虏的士气打击太大了!这次败绩,现在可是人尽皆知的了。要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以后再遇到这莱州军,可就是要闻风丧胆了。

    而且这两次一边倒式的大败仗,还会对黑孩本人的政治声望带来巨大的打击。

    之前入侵大明关墙前,代善和莽古尔泰这两个落后分子就曾经故意装怪。都到喜峰口了,这两货突然说,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我去!十来万大军出来“抢西边”,还没有抢到啥呢,就打道回府了吗?这在关墙外也没啥可抢的啊。

    黑孩(黄台吉)明白,这两货是要给他下套呢。

    如果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了,那无疑说明这是一次失败的行动,那这帮跟着黑孩(黄台吉)来发财的强盗们,肯定个个都会心里超级不爽。

    只要黑孩(黄台吉)的影响力和地位降低了,他代善和莽古尔泰等其它三大贝勒的地位就会相应地高起来了。

    可是,如果入寇大明境内,打了败仗、有了麻烦呢,就可以算在他黑孩的头上,我代善和莽古尔泰早就劝过你的。

    当然,如果有了好处,那却是上山打鸟人人有份!

    哎,这满虏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实在是一般汉家儿女所无法理解的。所以,黑孩还真得拿出一个主意,以挽回自己的威信。

    固安不能打了?大明京师总可以打吧!这皇帝老儿住的京师如果受到了攻击,这莱州军还不得乖乖地赶来拱卫?只要它在野外行军,我大金的军队便就有了机会。

    想出主意后,黑孩(黄台吉)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对身边的索尼道:“去!给我把贝勒爷们都叫来!”

    不一会儿功夫,满虏的大小贝勒就都又到了良乡县衙的大堂。在众人无比轻视的眼光中,多尔衮脸色苍白地讲述了去固安的经过。

    “这伙明军这么邪乎?”一贯莽撞的三贝勒莽古尔泰也皱起了眉,心中暗暗不禁庆幸:幸好这次不是老子带兵去的!你看这老十四,这不,就又倒了血霉!

    “三叔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那些逃回来的奴才,我也是问过的。这伙明军并无骑兵,只不过是火器打得快点而已。他们要敢离开阵地城池,我大金勇士定可以杀它个片甲不留!”

    豪格刚收拢了一些残兵,硬生生地占了正白旗和正蓝旗的便宜,有些得意地插话道。

    “哎!我就早说过,不要轻易进入大明境内吧!看看,现在折损了这许多的勇士。就既便这伙明军在野外不敌我大金勇士,但谁又能把他们引出来呢?豪格,你去引吗?”代善一边摸着扳指,一边不客气地问道。

    他对黑孩虽说让着几分,但对豪格,却不会客气,更何况现在大军受了重创,黑孩(黄台吉)的威望有所下降的时候了。

    “哪怎么办?难道就任这伙明军逍遥吗?”多铎和多尔衮是兄弟同心的,见自己这十四哥吃了憋,便想为他讨个说法。

    “老汗早有谕令,不可妄攻坚城固阵,乌纳格等人不遵先汗遗令,以至有此大败,实在让人痛心呀!这伙明军确实是颇有战力,又有坚城据战,如若强令攻城,恐有不妥。但却不可对这伙明军轻易放过,今日定要让其领略一下我大金勇士的凶猛!”黑孩(黄台吉)坚定地说道。

    嗯,这打了败仗,还继续狗咬狗,有神马意思?

    “父汗,那怎么办?”豪格有点沉不住气,首先出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