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丑人多尔衮
    次日巳时中分,多尔衮带着八旗联军气势汹汹地杀到了固安城外。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股明军居然仍然扎营在北门城外。哦,这伙明军主将胆还真大!也不担心我大金军队前来报复?

    很古怪\古怪!有木有?

    事出常理必有妖,这外浅显的道理多尔衮是最明白不过。所以,他决定还是好好刺探查看一番再说。

    多尔衮立马在莱州军营地两百步开外,身后是数百名阵列严整的巴牙喇甲兵,他此时正一脸沉静的看着固安北门外莱州军阵地上,那个身形模糊的明军将领。

    王瑞也举着望远镜,远远地眺望着多尔衮。

    不过,他内心深处却并不平静。多尔衮啊!这可是阎崇年那个满遗包衣奴才口中,英明神武、雄才大略的睿亲王啊!

    什么作战勇猛,什么宽厚仁慈,什么风流倜傥,什么睿智多情!阎老傻比可是对他一通神吹!

    嗯!在后世许多无知女人眼中,也是英俊潇洒,知情识趣,忠贞爱情的美男子啊。

    不过,透过高倍望远镜,王瑞看到的多尔衮却似乎很是平常,甚至还有些丑陋,可一点比不上马景涛演戏时的扮相。

    透过高倍望远镜,映入王瑞眼中的,是一张坑坑洼洼的大饼子脸子,而且还是那种烤得黄焦黄焦的大饼子脸。

    不过,这多尔衮的眼睛却颇为有神,像老鼠眼睛那样又小又圆,远远地也能看到他眼中的狡黠。

    “我去!难道这就是清穿女们哭着闹着要找的男神?完全他娘的就是一个穷矮挫的长相嘛!妈的u不对板,退货!差评!”王瑞遗憾地笑骂着。

    哎,真不知那些傻不拉叽天天看猪尾巴辫子戏的清穿女们,在见到多尔衮本尊后,会做何感想。

    杀人!估计她们第一个反应得是:老娘要杀人!杀那些胡编乱造拍猪尾巴电影电视的傻比!

    反应?如果王瑞此时知道,前不久杨亮和杜雯这两个奇葩的官二代也穿越了过来,还实实在在地见到了多尔衮,那他肯定要去问个究竟。

    “大人,你说什么呢?”尹大弟是最敢在王大人面前说话的,他也是最想把王大人的一切本事都学到的。

    当然,象他这样的崇拜者,亲卫队里可不止一个。所以,每次王瑞口中冒出什么新鲜词语,他都会厚着脸皮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什么“清穿女”,什么“男神”,什么“穷矮挫”?嗯,得问个究竟。

    “哈哈!你这个尹大弟!”王瑞回头一看是他,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老子说,对面那个满虏的将官真**丑!”

    “嗯,是很**丑!”尹大弟眼力很好,他又细细看了看多尔衮后,很是以为然地附和道。

    不过,对面的多尔衮却没有王瑞这样的轻松,一路以来看到的无头尸体,很是让他触目惊心。

    那些被剥光了衣服的蒙古本部兵和满虏鬼子兵,就象一支支刮光毛的死猪,密密麻麻地扔满了固安城北面的这一片几平方公里的荒草地。

    而且,这股明军的阵地在他看来也很是诡异。这个明军营地似乎并不是特别的坚固,只是在一个不太高的土丘上而已。不过,整个阵形却紧靠着固安城墙,和固安城成犄角布阵。

    “这股明军很是古怪啊!”多尔衮一边审视着,一边皱着眉自言自语。

    如果换着以前遇到的明军,多尔衮才不会这费神,大手一挥,直接就让巴牙喇冲上去了。

    不过,成千上万的己方勇士尸体,早就很是真切地给他上了一课:这伙明军绝对不是普通的明军,最差也得和那些浑河之战时的川兵和浙兵有得一比!

    特别是这伙明军的阵地,布置得很是让他看不懂,简陋得没有一个营墙,整个阵地前挖满了弯弯曲曲的无数条壕沟,一条条的伸向北面满虏军所在的方向。

    嗯,原来修建的胸墙,今天上午王瑞回来后,便叫人全部都给推掉了。他还想着继续扮猪吃老虎呢。

    “将那些汉狗押上来!”沉默片刻之后,多尔衮朝后面一挥手。

    不一会儿,五六百个被满虏掳掠的汉人百姓被带了上来。

    伴随着一片凄厉的哭声,两百多名汉人百姓被满虏用绳子串着,驱赶到莱州军阵地的外侧。一群满虏甲兵则躲在他们身后,押着其他几百名百姓,收拾地上光溜溜的满蒙鞑子无头尸体。

    莱州军士兵见状后,许多人都愤怒地对着满虏大骂了起来:“该死的满虏!有本事来打老子呀!老子莱州军可不会怕你们!”

    “莱州军?”跟着多尔衮来的蒙古台吉卓力格图有点困惑。原来打败咱们的是这什么莱州军?

    多尔衮闻言后满脸都是鄙夷,转过头去嘲笑道:“你们被人家杀了上万人,连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明军都不知道?”

    卓力格图小心的点点头,他们确实到最后都没搞清楚这伙明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中军也只有一个绣着“王”字的六尺红旗。

    多尔衮不屑的训道:“不认识汉字?那阵地上的红旗可是明明白白地写着莱州参将。”

    哎,没文化真可怕!被人打杀了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卓力格图呐呐的应了两句,他确实不认识,但上次那个抓来的汉人书房秀才明明说只写了一个王字。

    多尔衮不再理他,固安城外的尸身已经都搬到两百步外,那里已经堆了很多柴火,马上要焚化。满虏们的习俗就是火化,即便是在辽东死了,也是如此处理的。

    他望着对面的莱州军阵地,诡笑着对身后一名白甲兵吩咐道:“把那些尼堪拉到前面,全部把衣服脱光,一个一个砍头。”

    那个白甲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主子,搬尸身的尼堪是否也一并斩杀?”

    “全部。”多尔衮黑着脸道。

    那名白甲兵领命而去,后金甲兵将那些搬运尸体的人,都赶到莱州军阵地外一百多步。

    几个面目狰狞的甲兵首先拖出一个汉人男子,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生员模样,他大概也猜到了满虏要做什么,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个甲兵用生硬的汉语让他把衣服脱光,他一边哭一边脱,眼睛惶恐的在几个甲兵身上看来看去,后面的另外一些甲兵则喝令其他明人全部脱光衣服。

    一个女人动作稍迟些,便被满虏甲兵一刀砍断了手臂,然后就倒在血泊中呼天喊地的惨叫着。

    那些百姓立刻便被吓得惊慌失措,人群中哭声震天。满虏甲兵又连砍几人,其他人便吓得再也顾不得羞耻,赶快脱光了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满虏兽兵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在一些女人身上胡乱乱摸。

    前面那个生员首先被喝令跪下,他绝望地哭泣着,脸上流满了眼泪鼻涕。

    另外一名白甲抽出大刀,放在他的后颈之上。冰冷的刀锋接触到他的皮肤,那个生员知道末日来临,跪在地上更加绝望的大声哭泣起来。

    这些满虏真是禽兽!莱州军的士兵们见此情形后,眼中都是一片血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