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悲喜有别
    因为解救了几千被掳的百姓,当夜是无法返回固安城外了。

    王瑞便只好一边让人回去送信,一边安排全军就地宿营,等第二日天亮了再返回。

    次日天亮,莱州军便早早升火做起了饭。说是做饭,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死去的战马,清洗后砍成肉块用盐煮了。

    不过无论是莱州的大头兵,还是被解救的几千百姓,都没有太多的讲究,每人领了几块肉吃得很香甜!

    王瑞王大人也是第一次吃马肉,觉得很腥,还很粗糙,不过他本来就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咬了一块之后,也就做罢了。

    早饭过后,亲卫队的士兵再次将这些百姓聚集起来。

    他们告诉大家:大军马上要返回固安。想回家的,莱州军也发给一些吃食和物品,可以自行回去。不想回家的,则先去固安,仗打完后再随军去莱州安置。

    有几百人选择了离去,更多的人却是决定留下来,和莱州军一同回固安。

    毕竟这满虏鬼子还没有走远,谁知会不会返回来祸害人呢。还是跟着这样一支大军走安全些。

    其实,王瑞是想把这些人全部都带回去的。这有了人口丁壮,莱州军才会有进一步发展的动力和人口资源。

    王瑞可不会象后世的土共草包们,以及由北方少民控制的邪恶“寄生萎”一样,单纯地将人口看成负担。

    然后,让汉人自我阉割给小白帽和黑鬼们腾地儿,这样的傻比政策,可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心里堵得慌!

    因为带着几千百姓,这些老百姓可没有莱州军一样的行军速度,一直走了快两个时辰,巳时中时,莱州军的追击部队和被解救的百姓才回到固安城外。

    前来迎接的陈铭等人,见到莱州军又得胜归来,还解救回这么多的百姓,每个人都开心不已。所以,凯旋的大军无论走到各处,都会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有人喜悦欢笑,就有人悲泣伤心。只不过,这一次倒过来了,终于轮到满虏来承受战败的惨烈。

    莱州军回到固安时,侥幸逃掉的牛录章京阿克敦和蒙古台吉卓力格图等人,也回到了满虏占领的良乡城里。

    良乡城中飘动着无数的满虏八旗旗帜,县衙门口更立着满虏大金汗的大旗。

    原来的县衙大堂中升着几个暖炉,四周围了一圈光溜溜的脑袋,上首摆着几个铺着熊皮的椅子,其中两个椅子此时空着。

    大堂中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嗯,你没有听错,是啪啪啪!不过,不是那个啪啪啪!

    只见大堂中间的空地上,一个雄伟大汉和一个凶暴的少年怒吼连连,一左一右挥舞着粗大的牛皮鞭,对着跪在地上的一人狂暴地抽打着。

    地上那人衣衫尽碎,身上血迹斑斑,每被打中一鞭便微微一抖,他后面跪着的几个蒙古台吉也都噤若寒蝉,把头死死伏在地上。

    周围围观的满虏鬼子们也无一敢去劝阻,只是偶尔抬头看着。(支持作者,去起点网看正版)

    坐在上首中间的是黑孩(黄台吉),他皱着眉微微低头看着地面,他旁边的大贝勒代善则不停的转着手中的扳指,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地上跪着的正是侥幸逃回去的阿克敦。他在固安损兵折将逃回去后,便向黑孩(黄台吉)等人报告了这次和明军作战的情形。

    满虏全军带去的三千满虏真夷和蒙古本部兵都损失惨重,丢下的尸体就有九千多,领军的乌纳格总兵官以及满虏甲喇额真黑木金也没有找到踪影。

    说是自己逃回营后不久,对方哨骑便迅速找到了他们的营地。人心惶惶的满虏鞑子败兵们刚回营地休整一下,才吃了一口东西,对方的追兵又迅速地追了过来。

    先是一通炮击,然后在营外又是一轮又一轮的火枪射击,又有上千满蒙逃兵在莱州军的追击中丢掉了狗命。

    悲催的是,撤退途中又死掉了一百二十多名伤兵,现在回到良乡的还有近百名伤兵,其中肯定还会有人撑不住。

    总的损失超过了上万人,还包括一名总兵官和一个甲喇额真,还有几个牛录章京和蒙古台吉,其中最可惜的就是四百八十多名满虏的巴牙喇。

    这些人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征集得到的,他都是多年从战阵磨练的老兵中选出来的。光是正白旗一旗就损失近二百四十多名,其他各旗也各有几十个人在阵亡失踪的名单里。

    这些狂妄的满虏头领多少年也没遇到过如此惨重的失败了,也难怪几大贝勒如此暴怒。

    那大汉和少年打了一会儿,总算手臂酸痛得停了下来。

    那大汉喘了两口粗气,看着地上气息奄奄的阿克敦骂道:“狗奴才,主子都不要了,你自己倒跑了回来,留你不得。”

    骂完后,他转头对黑孩(黄台吉)道:“八弟,我的意思,回来的蒙古牛录额真,都全部砍了,然后咱们点起大军,把那固安杀个鸡犬不留,定要把那明军将领抓来碎尸万段。”

    那少年也向黑孩道:“八哥,绝对不能放过这伙猖狂的明军!”

    黑孩(黄台吉)先是招呼那少年(也就是多铎)坐下。然后,他又站了起来,亲自将那大汉拉回到上首。

    让他坐了后,黑孩这才说道:“五哥先消消气,行军打仗,难料之事甚多,我们先问清楚情形,再作方略也是不迟的。”

    莽古尔泰气呼呼地点点头,黑孩(黄台吉)又将当时作战的情形,详细地向几人问了一番,这才看着代善问道:“二哥觉得这股明军如何?”

    代善一边摩挲着手上的扳指,一边半眯着眼睛道:“按阿克敦所说,似乎是浑河边浙兵与川兵混在一起的感觉,而且火器还更为犀利,特别是那火炮,怎么能打得那么快呢。那将领也有些诡计,若真是如此,我倒不觉得该去攻那固安,等他们继续往北而来,再收拾他们也不迟。”

    “要是他们不来呢?”下首的着急地说道。

    这次和乌纳格去固安的黑木金便是他正白旗的,三千满虏真夷中,也以他正白旗的人居多,差不多就占了小一半人。

    这时下面一个年轻的人答道:“既有这样强的明军,即便这次不来,也总有一天会调至辽西,十四叔有的是机会报仇,不必急于一时。”

    不急?你这蠢小子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多尔衮在心里对这年轻人简直就恶心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