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逼装的!
    这一队人马很快就追上了一群满虏,但他们去并不是周云台所想象的那样挥着马刀冲锋。

    只见他们一路慢跑着,和逃跑的满虏保持着四五十步远的距离,然后才齐刷刷举起二八式步枪对准这些拼命乱窜的满虏。

    “射击!”顺着带队的队长一声大吼。一百支火枪瞬间喷射出了复仇的焰火,弹头携带着巨大的动能,在这些满虏身体上撕扯出一个个拇指大小的血洞。

    众多来不及奔跑的鞑子们被二八式步枪的子弹击中,甚至有些倒霉蛋的脑袋还被七八颗铁弹同时击中,瞬间被打得脑浆鲜血四下溅出。

    一队一队的骑兵冲刺过去,一轮又一轮地进行着齐射。逃跑的满虏鞑子兵,则被死死地压制在令人绝望窒息的火力中。

    二八式步枪的子弹拉曳出千线万弧,在逃跑的残兵中穿透飞梭。伴着莱州军士兵的急速飚射,枪声、爆炸声、惨叫声、马嘶声,声声入耳。

    “这就是骑兵作战?”周云台等人都瞪大了眼睛。

    全新的作战方式,让他们感叹不已大开眼界:这也可以?简直不要太轻松!远远的就在马上放枪,一轮又一轮的冲刺就完了。

    什么面对面的血勇冲杀,根本就没有嘛。嗯,好象有点不过瘾哈!

    “停!”等营内再也没有满虏和鞑子冲出去后,王瑞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战斗目标已经达到,在黑夜之中再去追击,如果己方有所折损便不美了。

    在出发来之前,王瑞心中就有了一个计较,那就是自己的骑兵还是挺弱的,和真正的强敌交手太少,既要以战代练,又要避免和满虏硬碰硬。

    象这样的追歼残敌,无疑是最有利的战斗了。既能够取得一定的战果,树立起军队的信心,还能够在战斗中检查平时的训练成效。

    徐福收到停止追击的命令后,当即便带领军队进入军营,开始打扫起战场来。

    这次炮兵连的战果也颇为不错,在营地里被炸死炸伤的敌兵便有五百人之多。还有七八十个来不及逃走的伤兵,徐福也派了一个百人队看管起来,等待王瑞发落。

    最大的收获是,在满虏的营地里,缴获很是丰厚。

    粗略统计之下,又得到黄金白银十多万银,特别是粮食很多,少说也是五百多石。可以想见这些满虏在京师邻外是如何疯狂抢掠的。

    随着亲卫队进入敌营的周云台等人,这次算是大开了眼界。他们以前跟随戚金将军作战,也不是没有打过胜仗,但却从来没有象这支莱州军一样,胜得如此干净利落的。

    当然,任何的战斗胜利后都会有所缴获,刀枪兵器,盔甲衣物,金银粮食总还是会有一些。但是,看到这些收捡过来,堆积如山的东西,还是让他们眼热不已。

    最不可思议的,当然是眼前的这些莱州军的士兵。只见他们一个个很仔细地忙碌着,却没有看到有谁在私藏东西。

    这大明的军队,何时军纪这么好了?就是他们所在的戚家军也做不到吧,多多少少,大家还是要私藏一点的。

    这些新鲜的经历和情形,不由得让他们太跌眼镜!哦,他们哪里有眼镜。呵呵。

    “大人,敌营都控制住了。抓住了八十三个伤兵,钱粮物资都看管起来了。还有战马近八百多匹,都是好马呀!到时给咱这营多来几匹吧!”徐福流着口水报告道。

    “哈哈,你想得美!这可得统一分配!对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马?这些鞑子不是骑了马逃跑了吗?”王瑞也有些不解了起来。

    “一多半是在营地外缴获的,消灭了逃跑的敌人六百多人,收拢战马五百多匹。在营地里还收拢了三百多匹,可能是这些满虏鬼子来不及带走的。”徐福报告道。

    “不错!兄弟们有伤亡吗?”王瑞追问道。

    “死亡的就没有。受伤的,倒有七个。都是属下所部的。其中一个是重伤,跌下马后,被后面的马踩踏了。”徐福红着脸报告道。

    “哎!这仗打得不完美!骑兵操典,你们还是训练不足。安排人照顾好,带回去交给苟神医治疗吧!”王瑞叹息道。

    尼玛!打死打伤满虏鞑子千多人,缴获无数,你居然说这仗打得不完美!这逼装的!周云台禁不住在心中暗暗嘀咕道。

    嗯,装逼这个词,他是不知道的。反正就是那啥,太自负了吧。

    其实这还真不是自负,而是自信。再说了,这样的战绩如果放在戚帅时,还真不算个啥。戚继光统军抗击倭寇时,这种一边倒式的大胜可是取得过不少。

    看着徐福安排下去后,王瑞又笑着道:“让人烧些热水,煮些马肉给大家吃吧!把那些被满虏掳掠来的百姓也要计划在内,估计他们今天都未必有吃过饭。”

    三千多被掳掠来的男女青壮,此时正胆战心惊地呆在满虏营地的后部。

    这满虏掳掠丁口也是颇有讲究的,一般都是只抓男女青壮。至于老人孝,矮小体弱之人,直接就被他们残杀掉了。

    这满虏入寇时,所干的事,可比后世的小日本鬼子狠多了。小日本是只杀反抗的人,这满虏入寇时,可不管你反抗不反抗,老弱孝全杀了,青壮全部抓去辽东做牛做马!

    这些在大明北方发生过的真实惨事,可不是后世的所谓历史学家和圣母婊们,一句民族融合就能抹杀得了的。

    这些衣衫破烂的百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眼光复杂地看着这伙冲进来的明军。

    无它,只因为这个时代的明军军纪实在是太差了。如何说呢,可能不会象满虏鬼子那样胡乱的杀人,但也和那土匪山贼差不多。

    “乡亲们!我们是大明莱州来的勤王军!你们获救了!”王瑞找了个高处,大声地说道,身边的亲卫们大声地复述了起来。

    众人闻言之后,人群中终于开始嗡嗡地小声议论了起来。

    看来得来点实在的!王瑞心想道。当即吩咐人将从鞑子身上拔下来的衣服拿来,每人都发了一件。

    穿多一点之后,每个人的身体都暖和了一点,心思也变得热络起来:嗯!看来这还是一支不错的军队。

    分发衣服时,亲卫队的这些会读书写字的士兵,开始一一登记起这些百姓的名字和住处来,并一一询问了家中的情形。

    然后,亲卫队的士兵们,又将这些百姓每二十人编成一个小队,选出一个小队长来,方便排队管理。

    折腾半个时辰之后,那边的几锅马肉总算煮好了。亲卫队士兵们便组织各个小队长,带了大家排着队去领取自己的那一份。

    领到马肉的男女青壮们,都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加足了盐的马肉,虽然粗糙,但在这些饿了一天的人嘴里,却是十足的美味。

    许多人一边嘴边流油地吃着马肉,一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终于被解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