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侥幸心理
    按照二狗子刺探得来的信息,这伙满虏的营地就在二十里外。

    换成其它的明军,以他们的行军速度,可能半天都不一定到得了。

    但莱州军如果是强行军的话,顶多也就是花一个时辰而已。这全副武装的强行军训练,莱州军差不多可是每天都要来上一轮的。

    嗯,用莱州军的酗子的话说,那只是小菜而已!

    不过,周云台等人可就累得不行,这莱州军派出来追击的部队,虽然人人都有马,但是前面的十多里却没有任何人骑在马上,连最高统帅王瑞也是一样。

    每个人都牵着战马,沉默地在黄昏中急行,除了呼呼的北风外,只有沙沙的衣服摩擦声和啪啪的脚步声。

    周云台等人虽然是出自戚家军,但是那时的戚家军已经是由戚帅的侄子戚金将军统领了,武器军饷更是比不得戚帅之时。所以,这训练的强度也就比戚少保时差了很多。

    这些年,他们虽然在财主家做护院,吃穿啥的都还不错,所以也能天天按着戚家军的操典训练。不过,和莱州军的酗子们比起来,他们的体能还是差了许多。

    毕竟,作为护院的自我训练,还是不能和一支物资伙食供应充足的强军训练相比的。

    “停!全军休息半刻。”顺着王瑞的一声令下,莱州军趁夜追击的部队,在得到军令后就陆续开始停下来休息了。

    周云台几人“啊”的长长呼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草地上,觉得骨头都差点要散架了。

    几人正在闭目休息,突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几位兄弟9行吧?”

    周云台抬头一看,只见王瑞王大人笑吟吟地站在面前看着自己几人。

    他赶忙拍了拍身边的同伴,然后一股脑儿爬了起来:“大人!您咋来了?”

    “嗯,我来看看你们这些戚家军留下的血脉!来,给他们些吃的。”王瑞挥手让陈松给周云台等人送上去一些吃的东西。

    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两个夹杂了肉粒和咸菜的肉饼,还有一个牛皮包着的铁罐。也许是离开军队时间久了,众人拿到东西后都有些拘束,呆愣愣地不知所措。

    正在发愣间,王瑞已经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拿出肉饼和其它的亲卫队士兵们一样,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着他们还在站着,王瑞一边继续咬着手上的肉饼,一边口齿不清地招呼道:“都坐下,都坐下!吃呀,吃!”

    莱州军在大吃大喝时,大辛庄的满虏鬼子们也在吃喝,毕竟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里慌啊。要吃饱了,才好逃跑不是?

    “阿克敦主子!我们怎么办?”一个逃回去的蒙古台吉阿尔斯楞一边啃着手中的鸡腿,一边眼巴巴地望着一边的满虏牛录章京阿克敦。

    “是呀!阿克敦主子,现在乌纳格总兵官和黑木金主子都没有回来,只有主子你能拿个主意了!”另一个还惊魂未定的蒙古台吉卓力格图也着急地问道。

    “还是再等等吧!这乌纳格总兵官和黑木金主子都没有回来,我们就是逃回去了,大汗也是不会饶过我们的。”阿克敦苦着脸回道。

    他其实也被固安之战的惨败吓破胆了。但是,如果就这样带着余下的两千多残兵败将逃回去,他又不敢。

    这个时期的满虏军纪可是非常的残酷,象他这样扔下主帅逃回去的,一多半是要被斩首示众的,而且连累家人也会被发配给披甲人为奴。

    “阿克敦主子9是走吧!再不走,那伙明军可就要追来了啊!”卓力格图继续苦苦地劝说道。

    “追来?这伙明军也就是火器犀利些。是不可能夜间来攻击的。你们何时见明军发动过夜袭?”阿克敦耐心地解说道。

    要换在平时,他可不会这么好语气的和这些低贱的蒙古人说话。

    只不过,现在这营地里,逃回去的满虏鬼子真夷只剩下两百来人不到。可是蒙古鞑子兵却还有两千多人,要凭这两百多人弹压住这两千多蒙古兵几乎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这些蒙古鞑子见识到这样一支强悍的明军后,谁知道他们会生出什么坏心思。这蒙古各部落可是出了名的墙头草,哪边有利就会往哪边倒的。

    “嗯,阿克敦主子说得也有道理。”阿尔斯楞将两只油糊糊的黑手往皮袍两边一抹,又去拿桌子上的马奶酒。

    这真实的作战,可不象《三国演义》这样的评书,什么一个夜袭,什么一个奇谋。

    这古代的人,由于营养不足,特别是动物内脏和肉食吃得少,许多人都患有夜盲症。尤其是这大明军队的士兵,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再加之古代的军队组织力和管理力都很差,要发动夜袭,除了所有的士兵不能有夜盲症外,还得有强而有力的基层军官。不然,可能还没有打到敌人,自己就得先乱了。

    要不然,古代也不会有什么“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这样的军律了。比如,在戚家军中,这夜间述说乡愁都是要被杀头的。

    所以这古代的军队,不要说去夜袭,夜间不出事不发生营啸那就烧高香了。

    在战争中,当兵的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一定的时日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另外一方面,大多数的军队中非常黑暗。军官肆意欺压士兵,老兵结伙欺压新兵,军人中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矛盾年复一年积压下来,全靠军纪弹压着。

    尤其是大战之中,人人生死未卜,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一命归西,这时候的精神便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漆黑的夜里,甚至可能只是一个士兵作噩梦的尖叫,都能引发营啸。很简单,高度紧张的士兵们会被感染上这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彻底摆脱军纪的束缚,疯狂发泄一通。

    一些头脑清楚的家伙,会在此时趁机抄起家伙来个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由于士兵中好多都是靠同乡关系结帮拉派,于是便开始了混战。

    这时候,那些平时欺压士兵的军官,都成了头号目标。混乱中每个人都在算自己的帐,该还债的跑不了。

    所以,阿克敦说明军不可能来夜袭,也不是在信口开河。

    “不过,还是要做好夜间的防备!几位台吉辛苦些,多派些巡逻哨兵吧!明天天一麻麻亮,咱们就带了这些丁口和金银财物回去。也好歹有点薄功,大汗处罚时,也还能得点宽恕。”阿克敦叹息道。

    劫后余生的四个蒙古台吉想想也觉得颇有些道理:现在这人困马乏的,就是连夜逃走,也不知路上会出些什么妖蛾子呢。既然这伙明军不可能追来夜袭,那便明日一早再走吧。

    不过,这种侥幸的心理,却再一次让他们倒了血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