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望风来投
    王瑞在亲卫队的簇拥下,刚要走到城门口,就听到前面有人在大喊:“将军!将军!让我们跟你去杀满虏吧!”

    “叫陈松过来问问,什么人来投?”王瑞有点小得意。

    哦!老子穿越这许多年,一路披荆斩棘,现在终于有了王霸之气!可不,这不是有人望风来投了吗?

    “大人!是五个家丁模样的人!”陈松过来报告道。

    “哦!搜查一下吧,带过来让本官见见吧!”王瑞得意地吩咐道。

    不一会儿,陈松将五个穿着青色家丁衣服的汉子带了过来。

    这些人见了王瑞之后,立即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人,带我们去打满虏鞑子吧!戚少保在天有灵,我大明终于又有精兵强将了!”

    “什么?戚少保!戚大帅?”王瑞眼中放着光,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难道这五人和戚大帅有什么关联?王瑞前世就对戚帅崇拜不已,现在居然有和戚大帅相关的人来投奔了,怎能不让他心情澎湃!

    “是的!大人!我们都是参加过浑河血战的戚家军老兵!当时兄弟们死得真惨呀!如果那时能有大人这样一支强军相助,戚家军那会全军覆灭呀!”带头来的这人泪流满面地哭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无尽的悲愤和幽怨。

    “你们老家是哪里人?”王瑞听了他们那种略带浙江味的北京官话后,心中不由得就信了几分,不过还是决定问问他们是不是义乌人。

    “大人,我们是浙江义乌府苏溪镇高岭村的。小的叫周云台。这几个是……”这个带头的人一一将同伴介绍了一遍。

    “啊!周云台!你们可曾见过戚少保戚大帅?”王瑞激动地问道。

    “大人,我们是跟着戚大帅的侄子戚少塘戚将军去的。”周云台解释道。

    “哦!”王瑞有点失望,不过还是吩咐道:“陈松,安排人,将五位壮士请去李正浩的营里等待吧!”

    安排完后,王瑞又对五人说道:“五位壮士快快请起!本官现在要去追杀这逃跑的满虏鬼子!各位可否先在我军营里稍事休息,待本官回来再叙?”

    “大人!我们跟您去杀满虏鬼子吧!今天见莱州军的兄弟们杀鞑子,真是痛快呀!”周云台见王瑞接纳了自己几人,马上心情激动地恳求道。

    “哦!”王瑞皱起了眉头来。

    前世看所谓的“明史”,王瑞知道这满虏很会用间。谁能说这些人就一定不是满虏的奸细呢?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王瑞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缺心眼儿,有人纳头来拜,马上便要和人家称兄道弟的。

    “大人!只要给我们一人一把刀,我们愿意冲锋在前!”周云台眼汪汪地望着王瑞请求道。

    我是不是太过小心了一点?这样五个人,就便是满虏的奸细,又能翻起什么浪来?

    王瑞在心中思量了一下后,终于同意道:“好吧!陈松!给他们每人一套盔甲,一把刀,一匹马!临时编入亲卫队,随同大军作战!”

    “多谢大人!小的多谢大人!”周云台等五人齐齐拜谢道。

    “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月笑平生。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兄弟们!随某再去追杀满虏!”

    王瑞吟诵着戚大帅的《马上行》,豪气地打马跑出了城门。

    “真是英雄气概,不输戚帅!”周云台等人在心中感叹着。

    他们在浑河血战后,作为败兵流落到了京师郊外。因为没有盘缠回去义乌老家,苦于生计所迫,便在这固安城中做了大财主慕容家的护院。

    这一呆,便过去了十来年。这十年之中听多了大明关宁边军的败绩,没想到今年这满虏竟然打到大明京师邻外来了。

    他们作为慕家的青壮,这次也被官府征调了城墙上去参加防守。因此,有幸看到莱州军大破满虏鞑子大军的这一幕。

    若干次,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来的还是那些悍不畏死,战力强横的满虏兵吗?简直就象是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啊!

    不过,仗打完后,莱州军便控制了城门,任何人都不许出城。所以,他们也不能亲临战场上去看个分明。

    但是后来好了,这莱州军进城了,还将很多缴获带进了城来。几十车堆积如山的满虏首级,无数的敌军兵甲战旗,让他们看着激动不已:这可是真真的满虏脑袋和缴获啊!

    作为参加过浑河血战的老兵,他们是认得这些东西的,知道这不可能是杀良冒功得来的。毕竟这一仗,就是在固安城外,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打的啊!

    随同王瑞的亲卫队来到城外不远,只见莱州军的骑兵营和徐福的后军营,都已经排成整齐的队列在等待自己的统帅到来。

    王瑞打马来到一个小土包上,豪气满怀地扫视着自己的军队,手臂向前斜指,大声吼道:“出发!追杀满虏!”

    “追杀满虏!不死不休!”大军爆发出一阵热列的高呼,如同一条巨龙向着北面而去。

    周云台等人夹杂在队列之中,心中激动万分。这么好的铁甲,这么好的兵器,还有这么好的战马,就这么轻轻松松配备给了他们。

    这大明一般的军将,最亲信的家丁也很少能做到这样的吧?可是,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莱州军,就这样大手大脚的将这些武器装备和战马配给了自己。

    就在他们收到这些东西高兴得都合不拢嘴时,那什么军需官却面带歉意地说了:“几位兄弟,你们是新来的,二八式火枪你们可就不要想要了。这些满虏鞑子们的破烂玩意儿,你们就将就着用用吧!等从新兵营出来,就能拿到那些好东西了!”

    我靠,这么精良的盔甲兵器,到了这帮人的嘴里,怎么就成了破烂玩意儿了呢?再说了,这可是一人双马的配备!

    嗯,可能这什么亲卫队,就是这大人的家丁吧。

    对了,这里少说也有四千人了吧?可是人人都手持精良的火枪,穿着崭新的厚厚棉衣和精钢打制的钢甲。

    除了这亲卫队,其它的人可也是每个人都有马的,而且好些人还是一人双马。看来人家这莱州军,能取得如此大捷,绝对不是偶然的。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徐福的后军营士兵也是第一次领到自己的战马,虽然他们这个营在浮山时人人都是接受了骑兵科目训练的,但那时没有足够的马呀!能匀出马来让他们训练就不错了。

    要想象骑兵营的那帮小子,真正拥有自己的战马,那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啊。

    不过,就是现在分给周云台等人的这些盔甲兵器,在他们看来,已是妥妥的大手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