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刮骨疗伤
    “大人,我们找到这些满虏鬼子的营地了。”

    二狗子向王瑞行了个军礼,气喘吁吁地报告道。

    “哦!”找到满虏的贼窝子了?看来有肥兔子可抓!

    王瑞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问道:“在何处?”

    “在卢沟河北面,一个叫大辛庄的地方。他们逃回营不久,我们就找到了他们。与他们的哨骑也交锋了数次,看得出这些满虏没有什么战心,估计他们大约很快就要往北跑了。属下爬去附地的小山上看了,营地里抢掠来的粮草物资很多,还有好几千被满虏掳去的大明百姓。”二狗子喝了一口牛皮囊里的水,组织着语言报告道。

    “追不追?”王瑞听了后,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肯定满虏鬼子肯定很快就要逃跑了,心中纠结着要不要去追击。

    王瑞对莱州军的武器和战力,现在特别有信心。不过,由于受后世人命精贵的观念影响,今天伤亡了八十多人,特别是其中还有十多个骑兵,便很让王瑞觉得蛋疼。

    说到底,王瑞还是有些担心。他怕派去追击的军队,在行军途中遇到大批量的满虏军队。

    在没有密集队列和坚固阵形以及强悍火力的情况下,王瑞觉得:要是遭遇到大批量的满虏骑兵,自己的部队那怕打赢了,还是会产生巨大的伤亡。

    这显然是走精兵建军路线的王瑞王大人,暂时所不能接受的。

    说到底,还是莱州军的骑兵规模太小了,而且经历的战阵经验也太少。不过这次固安之战,缴获了四千多匹战马之后,骑兵营总算可以再次扩军了。

    既便按照王瑞对骑兵一人双马的标配要求,也至少可以将骑兵部队扩大到三千人。

    “大人!去追吧!这些满虏鬼子现在都成惊弓之鸟了。追上去,刚好来个瓮中捉鳖!再不追,他们可就带着抢掠的东西全跑了!”心急的尹大弟着急地说道。

    对!追不追都要马上做一个决定。

    追!那怕是把骑兵都打光了,老子还有上万名手握着最精良后装枪的强军。再说了,老子还有迫击炮呢。怕个毛!

    这大明军队打不过满虏大军,说到底还是因为太瞻前顾后了!真要齐心打,以大明的人力物力,堆都把满虏堆死了。

    “传令!骑兵营,亲兵队,徐福的后军营部,立即开始进行战斗准备,半刻钟之后出发!同时传令陈铭朱磊等人,以战斗状态做好防备。大军未回之前,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许出击!”王瑞马上就做出了安排。

    王瑞做好战斗安排之后,决定还是再去看看林思德和张二两人把善后工作做得如何了。

    “写得如何了?”王瑞转回县衙后,一看有三个文士模样的小吏正占用了几张方桌在奋笔疾书,便淡淡地问道。

    “主公!这里会读书写字的人不多,总计才六个。这三个人,他们愿意出来写,所以属下便让他们先写。”林思德解释道。

    “哦!”王瑞一听,就来了兴趣,看来这明白人还是多!

    他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其它官员小吏后,笑着问道:“这堂堂固安县衙内,居然只有六个人会读书识字。看来这读书人真是金贵呀!刚才这位给这汉奸县令和他的师爷求情的县丞,你可会识文写字?”

    固安县丞邓宏才一听,急忙站了出来:“大人,学生中过举人,是会识文写字的。”

    乖乖!这帮武夫可是不问清红道白,由着自己性子胡乱杀人的,可容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会识文写字,却不愿具状上报,你等是何居心?”张二黑着脸道。

    “哦,张二!本官还要去追杀满虏,这里就交给你来处置吧!”王瑞笑着道。

    “遵命!”张二拱身一礼,回头指着县丞邓宏才和另外两个书吏道:“这三人跟随县令卖国通敌,奉将军令立即诛杀!”

    六个战兵冲了过去,将三个已经吓成死狗的所谓“汉奸卖国贼”拖了出来,直接就在县衙大堂里杀了,鲜血顿时流了一地。

    其余的十多个小吏和正在具状的三个书吏当即吓得几乎瘫了过去:尼玛!这伙明军完全是杀人恶魔啊!说杀就杀,完全就没有任何的章法嘛!

    张二看着这些吓得傻不拉几的固安小吏,心中一阵得意,正色道:“各位爱国护民,及时诛杀这伙汉奸卖国贼,可谓本地楷模!不过,我莱州军是客军,还得请各位带路,去抄没这三个汉奸的家业,将他们的家人全部诛杀!嗯,他们的家产,各位就代为照管吧!”

    “一切但凭上官吩咐!”这些小吏一听,突然都眼中放出了光来。

    去抄没家产?还由我们代为照管?这可是好差事啊!光说这县丞邓宏才,家里便是良田千亩,金银粮食无数啊!

    这伙人很快忘记了自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处境,一个个的都兴奋了起来。反正这死道友不死贫道,自己有好处拿就是了!

    “嗯,那就劳烦各位了!只不过此间事,各位俱要签字画押、统一口径,以为后来者戒!”张二学着王瑞的腔调,极为优雅地说道。

    呵呵!这张二真是一个标准的黑暗首领!这逼装得不错!王瑞心中一边笑道,一边大步流星地朝县衙外走去。

    他对张二这个腹黑的处理手法极为满意:既杀了人灭了口,将以后可能会动摇乱说的人干掉了,又利用这些被杀之人的家产,将这些余留的人拉拢在了一起。

    呵呵,这张二的学习能力真的不错!

    “大人!属下有话想说!”林思德突然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拱身行礼道。

    “哦?思德有何话,但讲无妨!”王瑞转过头望着林思德,脸上依然带着惯有的优雅微笑。

    “大人!请恕属下直言!我莱州军如此杀戮,岂非太过?”林思德嘴中说着话,低着头不敢看王瑞的眼睛。

    “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问我何求?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王瑞听林思德说完,禁不住一声叹息。

    “大人……,属下愚昧,还请大人教我!”林思德再一次诚恳地行了一礼道。

    “思德可知关公云长,为何要刮骨疗伤乎?”王瑞拍了拍林思德的肩头问道。

    他不待林思德回答,又继续说道:“如今我大明,便如那中毒生癃之人。本官今日便如那大夫,为其刮骨疗伤而已!”

    我靠!你丫的,杀人也能说出这么多的道道?!真是盗亦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