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男儿当杀人
    其实王瑞今日对慕敏和胡青白的作为,完全是受了他后世看的那些明穿小说的影响。

    作为一个坚定果决的成年男性,王瑞可不是什么圣母婊,他可不认为乱杀几个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当然,也是出于对明末文贵武贱这一怪象的愤怒。

    王瑞前世有一个大学老师,这位老顽童有一个名言,叫做:片面出深刻,纠偏用重典!

    嗯,都穿越到了古代,杀坏人杀异族,怎能不杀个痛快!

    但讲起来,明朝文官的品级和爵位,其实都不如武官。朱元璋封的功臣六国公中,就只有李善长是文官,二十八列侯没有一个文官,伯爵中只有刘基、汪广洋是文官。

    即使是这样还没完,胡惟庸案还使文官进一步被降级。

    明太祖朱元璋废除了丞相制度,裁撤了中书省,把相权分给下属的六部,它们由正三品,升为正二品;御史台一度降格为正七品,好不容易才又复升格为正二品。

    三公、三孤这样的称号,也被他废除了。这其实就意味着,文官最高品级也就是正二品而已。

    这就意味着文官地位不如武官吗?明宣宗以前的确如此。明朝初年官员上朝排班次,都督府站第一排。

    朝廷出兵,武将为统帅,尚书只是参赞军务,也就是高参。参赞军务大臣的发言,总兵可以不听。

    宣德年间,平乡伯陈怀为松潘总兵,四川省级大员会见他都要行跪拜礼。可见宣德以前,文官地位不如武官。

    可是,明英宗正统年间开始,武将地位逐渐不如文官了。

    首先永乐年间,成立内阁时,阁臣都是翰林院基层官员,没有武官。内阁成员虽然级别不高,大学士才正五品,但他们却行使这一部分丞相的职权。

    因此内阁的成立,其实是把武官排挤出了最高决策层。以前的中书省首脑,可是有武官名额的。

    永乐年间,明成祖的长子朱高炽、次子朱高煦争夺太子之位。朱高炽不喜欢舞刀弄枪,却喜读经书。朱高煦却和乃父志趣相投。

    文官都支持朱高炽,武官多数支持朱高煦。结果,朱高炽却登上了皇位,这就是明仁宗。从此以后,明朝皇帝便不再是马上皇帝。

    重视文治,文官当然更受重视。皇帝重视谁,谁的地位自然就高,品级就起不到作用了。

    明景帝景泰年间开始,明朝开始实行文臣统军。中央一级由文官组成的兵部指挥全**事,各边镇、省军队由文官出身的总督、巡抚担任总指挥,基层部队由兵备道指挥。

    有时为了收复失地,朝廷还派遣经略、督师指挥军队。而十三道巡按御史也有权监察部队。这就使文官的权力,大大地超过了武官。

    袁大忽悠能将同样持有尚方宝剑的毛文龙斩首,也有这种传统和潜规则在其中起了作用。

    尤其让王瑞不能接受的是:他极为尊崇的明代战神戚继光,会见大学士张居正却要自称:门下沐恩小的某。

    还有一个姓牛的副将,拜见张居正时更是自称“走狗扒儿”。万历以后,一品的大将,位至三公,竟然对七品御史自称走狗。

    以前王瑞看到此处,每每都愤愤不平,咬牙切齿。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保卫自己的武将和英雄都轻贱如此,不受到异族侵略者的攻击和屠杀,那真是天理不容!

    所以王瑞当时就禁不住想:老子要是穿越到了明末,老子定要给这些自私自利、软弱卖国的酸儒们好看!

    如今他雄兵在手,当然要快意江湖!为大明的武将们出一口气!杀点人算神马?!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纵观天下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将军!县尊大人和胡师爷一时冒犯,如今已受到了惩诫。还望大人原谅则个。”固安县丞邓宏才虽然也吓得脸色惨白,但还是颇有些胆识,立即便跪将下来,为自己的上司打起了圆场。

    当然,他也是为了让这武夫有一个台阶好下,难不成他还真的要把这堂堂七品进士县令打死不成?

    不过,王瑞的反应,却再一次让所有在场的固安官吏们大吃了一惊。

    只听王瑞朗声道:“经查实,固安县令慕敏及其师爷胡青白,勾结满虏,意图献城投降鞑虏。着令立即抄没其全家,将其全家老幼尽数斩杀!”

    “啊!”所有的固安官吏都吓得目瞪口呆,有些胆小的当即晕了过去。

    “哼!你这武夫!慕知县乃是朝廷命官!既便是有过错,也有国法来管。岂是你一个武夫空口白牙妄断生死的?你置朝廷体统何在?”

    在众人吓得胆战心惊之时,一个清高的声音突兀地传了出来。

    “哦!哪里来的野狗,竟敢在我家主公面前胡言乱语?”恶狠狠地吼道。

    众人寻声望去,却见刚才说话人乃是站在角落里的固安教谕袁腾飞袁老夫子。

    “本官乃是固安县教谕袁腾飞!你这武夫又是何人?”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夫子此时满脸通红,嗔目切齿地瞪着王瑞等人。

    “哈哈哈!我是何人?本将军乃是诛杀近万满蒙鞑虏的汉家英雄!你这腐儒,在此国难族灭之时,又做了些什么?”王瑞轻蔑地笑道。

    “哼!战场厮杀,正是你这等武夫的本务!”袁腾飞同样是一脸的不宵。

    “好!你这书呆子有志气!张二,给他留个全尸!他的家人,准许全家服毒!”王瑞微笑着命令道。

    “好嘞!大人!”张二一挥手,一个军情处的壮汉当即走到袁腾飞身后,猛地抓住他的脑袋一扭。

    袁腾飞手脚扑腾着,片刻工夫不到,就翻着白眼软塌塌地滑了下去。

    “去!赐袁家人全尸!另外两家的,全部押来!杀给他们看!”王瑞脸上仍然带着优雅的微笑。

    这微笑,此时让众人吓得胆战心惊!

    片刻功夫之后,慕敏和胡青白的家人合计二十多号人便被押了过来,血淋淋地被斩杀于当场!

    痛痛快快杀完人后,王瑞吩咐林思德道:“让他们一起具状,奏报朝廷吧!”

    “大人!如果有人不愿意呢?”林思德被这惨烈的杀戮吓得有点脑回路,一下子反应有些缓慢。

    这杀的人中,可有不少的老人和孝,可以说都是无辜的人,不是城外杀的那些穷凶极恶的满虏鬼子!

    “不愿意?不愿意的,全部杀光全家!”王瑞霸气地一笑,用手中长刀指着大院中的固安官员小吏们大声说道。

    “快快通报!我有重大发现,要马上报告大人!”县衙大院外突然传来探马队长二狗子着急的声音。

    “走,出去看看!”王瑞闻声后,便带着亲卫队士兵往院外走去。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

    大院内响起王瑞苍凉的歌声,渐渐往院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