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文贵武贱
    晚饭前,城里城外的主官都到中军所在的北门交令。

    军官们又与参谋们一起,在新画的粗糙地图上标好各自扎营位置,并领了今晚的夜间号令。这些办妥后,他们便在城楼里面听取统计出来的战情通报。

    方元拿着整理好的资料,开始对周围的各营主官通报。

    他兴奋得满脸通红,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今日一战,我莱州军大获全胜。共斩满虏鬼子本部兵两千五百七十二级,其中有牛录额真三人,满虏巴牙喇五百八十三人,另有蒙古部落兵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九级。不过遵照主公的命令,已将蒙古兵的首级全部挖坑掩埋了。俘虏满蒙战俘合计四百三十二人,其中包括总兵官乌纳格,以及满虏正白旗甲喇额真黑木金。缴获总兵旗帜一面,甲喇旗帜一面,牛录旗四面。我莱州军阵亡三十一人,伤五十二人,有三十多名重伤,近一多半出自朱磊的前军营部,其中骑兵营和满虏对冲时,也牺牲了十一人,重伤八人。”

    王瑞听到没有多少俘虏,不禁有点无奈。但这莱州军的士兵杀红了眼,又受了好几年的仇满宣传。打扫战场时,站着的杀完后又对着地上还能动的一通乱杀,搞得没留下多少俘虏。

    不过还好,总算余下了四百多人,还有乌纳格和黑木金这两条大鱼。如果满虏鬼子胆敢再来,又可以好好的利用一番。

    徐福陈铭等各部主官听了之后,都是一脸兴奋和得色,毕竟取得这么大的的战果,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

    王瑞抬手制止住大家的议论:“瞧你们这点出息!不就是杀了几千个满虏鬼子吗?满虏鬼子多着呢。下面听强子说。强子,你来给大家通报一下缴获和善后事宜。”

    强子小脸涨得通红,他今年才十六岁,没想到王瑞王大人竟然让他担当如此大的重任。

    他有点紧张地站起来对这些主官微微一躬身,然后才翻开自己的账册汇报起来:“缴获所得,一是从杀死的满虏鬼子身上搜来,二是他们未及带走的无主战马身上所载,已经统计好的,黄金两万二千二百两,银二十七万三千两,战马四千一百一十匹。巴牙喇铠甲四百八十三副,鳞甲和锁子甲两千三百余副,棉甲三千五百余件。刀枪等兵器还没点算,大致近万件,弓箭四千三百副。首饰珠宝之类也不少,暂时还没点算出来。”

    “哇!不错不错!”“这次发达了!”听到收获后,众人更加高兴起来,但战阵所获只能算少部分,满虏鞑子不知抢劫了多少好东西。

    可惜,暂时还找不到他们的驻扎地。金银越多,王大人在发作战津贴的时候就可以提高一级。

    “我军的兵器损耗也在统计中。咱们阵亡的士兵如果遗书要求土葬的,就在固安外面安葬,如果是火化的,就随军带着。伤兵都安置在金福庙,除了苟盛礼的医护兵外在照顾外,又请了十多个大夫和一些民夫帮忙。”

    强子顿了顿,等众人安静下来后,又开口补充说明。

    王瑞则在心里粗略估算了一下需要支出多少抚恤金,还有这些残废士兵的安置费用。

    不过,这些开支,在财大气粗的莱州军体系中,只不过是沧海一滴。既便是这些伤残士兵,王瑞也是可以派上大用场的。

    接着又听陈松汇报了军法执行情况,听到没有什么**杀人这样的恶**件之后,王瑞总算放下心来,这一战算是完美结束了。

    “大人!这固安知县和吏目都控制起来了!请大人发落!”张二在角落里报告道。

    “哦,我还把这一碴给忘记了!你们都各自去安排吧!记住我的话:越是打了胜仗,越要做好警备防卫!”王瑞直接将各部主官先行打发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满虏鬼子会不会今天就来,但先做好迎接更大战斗的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王瑞这才笑着和林思德张二两人道:“走吧,我们去见见这些高贵的文官老爷们!”

    固安知县慕敏和师爷胡青白等人,此时正在县衙的大院里傻傻的吹着西北风呢。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打开城门后不久,就有一支五百余人的明军甲兵冲进了县衙,直接将一干官员吏目全部控制了起来。一些阻拦的衙役快手,当即便被血淋淋地砍死在县衙大院里。

    他娘的,这是个什么情况?难得这伙客军要造反不成?

    不过,这俗话说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还是等这统兵的武夫来了,再做计较吧。慕敏等人在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

    众人正在苦等之时,只见县衙大门突然一下打开了,一个浑身是血,英气逼人的年轻将领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

    “哪位在等我?不是有人说会等着吗?”王瑞微笑着道。

    之前这林思德叫门不开时,说了一句气话“你等着!”。

    结果,这县令的师爷胡青白直接回了一句:“我等着?哼!看你等武夫能耐我何!”。所以,王瑞此时便有此一问。

    刚才面对这些凶残粗暴的士兵时,固安知县慕敏和师爷胡青白其实都有些害怕了,毕竟好几个衙役都当着他们的面杀了。

    但现在见到王瑞这个军官到来后,他们反而安心了下来。毕竟这大明的体统,大家总是要讲的吧。再说了,这文贵武贱,还怕他个啥。

    “哼!你是何人?这位是固安县尊慕大人,还不快快过来见礼!”胡青白狐假虎威地叫了起来。

    “大人!就是他。”林思德恶狠狠地瞪着胡青白对王瑞说道。

    “见礼?你这固安知县是几品?好象最多是正七品吧,某可是从二品的参将。要见礼也该是这七品芝麻品官,来给本将下跪见礼吧?”王瑞戏谑道。

    “哼,无知武夫!岂不知我大明文贵武贱!朝廷体统,那是你一个武夫可以评议的?”

    固安知县慕敏是个书呆子,见王瑞是笑着说话,便以为还是可以在他面前玩玩这文贵武贱的潜规则。

    “哦!张二!你来教教这些文官们礼仪吧!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文贵武贱!”

    这文贵武贱其实是一个潜规则,没有人会当面说出来。王瑞一听他居然还明目张胆地这么说,差点没被气坏,当即黑着脸对张二下达了个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