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 屁的名义
    “人民的名义?什么人民的名义?”

    林思德听到这个新鲜词语后,懵懵懂懂的一头都是雾水。

    “走吧!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张二听多了王瑞时不时从嘴里崩出来的新鲜词语,他才不会去管以什么名义。

    大人说抓人就抓人吧!大人说得好,我莱州军天下无敌,还要个屁的名义。

    君不见后世某西方来的邪恶组织,可没少以人民的名义干坑人民的事5事做绝了,仍然还是萎光症呢。

    “精彩!二牛,跟本少爷走!如此大胜,少爷我定要去庆祝一番。嗯,老子要去找的阿莲大战三百回合!”

    此时在固安城头上看热闹的秀才公子哥儿慕容玉,在亲眼目睹了莱州军摧枯拉朽般的打败满虏大军之后,兴奋得大喊大叫了起来。

    “少爷,还去呀?你都在欠下二两银子了!”小跟班二牛苦着脸说道。

    “二牛,你怎么就这么没有出息呢?再去欠二两!咱大明的军队打了这么大的胜仗,难道不该去庆祝一下吗?本少爷要是都没一个反应,还是一个男人吗?”

    慕容玉脸不发红心不跳,口若悬河地说起了大道理。

    “少爷!这哪跟哪呀?”二牛一脸的懵懂,不过也只好跟在了慕容玉的身后往去。谁叫他是慕容老爷家的家生子呢。

    家生子,其实就是奴婢在主家所生的子女。明沉德符《野获编补遗·内监·镇滇二内臣》中就有这样一句:“寧,初名福寧儿者是也,云南李巡检之家生子。”

    别以为这做奴仆的家生子是多少的苦逼,其实他们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因为他们可是主家最信赖和最亲近的家仆,和主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比如这二牛,其实只比慕容玉小两岁。他二人从小就天天混在一起,也算是对慕容玉进行贴身照顾。

    所以,他们名义上虽是主仆,但实际上感情却象亲兄弟一般。这关系好着呢。

    “傻了吧?二牛!你家少爷可是要做那苏秦张仪的,他外面这支明军能打得鞑虏落花流水,少爷我也能去里一泄千里!等少爷我打胜这一仗,老子便去找这领军的大人,怎么也得弄个军师当当!”

    慕容玉敲了一下二牛的脑袋,急急火火地往冲去。

    “哎,少爷!等等我!”二牛也懒得再劝,提起长袍,屁颠屁颠地追了过去。

    不过,这慕容玉口中的领军大人,此时正带领着大军进城呢。

    王瑞王大人骑着那匹银白皮毛的汗血宝马“美姬”,走在固安北面的拱极门下,身边簇拥着杀气腾腾的亲卫队士兵。

    在他前面是李正浩右军营的后队,亲卫队之后则跟着辎重队的大车,这些大车都是统一规格的样式。

    前面的三十辆,用来装了几十个重伤员。中间的三十几辆大车上面,则堆满了两千五百多颗满虏真夷的人头。最后面的七十多辆大车上面,就显得更为壮观,全是堆积如山的满虏盔甲和衣物,以及各种式样的长刀大枪。

    围观的固安民众,都被这支杀气未散的军队震慑住了,好多人都躲回了屋里。

    剩下一些胆大的则对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过,王瑞暂时也没有工夫去理会他们。

    现在莱州军刚刚打完仗,一个个士兵都是一副杀人脸,那些民众害怕也是正常的。

    他们顺着南北十字街一路行走,等到后队的千总部进城,中军一声变令炮,跟着一声锣响,全部士兵都坐下了。

    唢呐吹了一通之后,城里城外的各部主官都到了中军集合,先进城的李正浩首先跟王瑞大致汇报了一下城内布局。

    大致也和其他城池相差不多,都是十字街布局,东西向长三百八十步,南北向七百零八步。因此,东西两侧城墙需要部署更多兵力。

    莱州军一万七千余人,显然是不可能全部都进城的。如果全军都进了城,在气势上无疑就弱了几分。

    今日大屠杀般的战斗,已经给了莱州军睥睨天下的自信,王瑞还等着满虏鬼子继续来送死呢。将军队主力放在城外,继续利用满虏对明军的轻视,再来一次大屠杀,这才是最精明的算计。

    最后王瑞决定,除了李正浩所部外,其余各部全部都留在城外。但是,驻营的位置却向固安城移近了,以便和城墙形成联防的三角形。

    这样,满虏想要再进攻,便只能用人命在莱州军的正面硬拼了。

    王瑞断定,黑孩(黄台吉)虽说不是象后世阎崇年和纪连海这类没节操和人格的包衣奴才说的那样英明神武,但是对战场军力的基本估计能力,肯定是有的。只要他到了固安城外一看,最后一定也只好灰溜溜地退兵。

    定下莱州各部驻扎的方位后,各部都回去分派好了人手,派出塘马将序列报备,开始了扎营的土工作业。

    李正浩这一部则开入十字街的不同街道,准备宿营地。不过既然进了城,王瑞便打算让他们进入居民的家中居住,这样才能更好的休整。

    莱州军入民户住宿也有条例,原则上是一队在一户,住不下的话就挨着下一家安置。如果有衙门官绅人家,则跳过不入。

    王瑞又安排了军需官和那些训导官先去各街沟通,这些人基本上都读过书,多少比战兵斯文些,他们挨着一家家敲开门,轻声与各家商议,按人头给钱住宿。

    那些民众开门时原本有些怕,但人家带刀的来了,也不敢不开,此时听说借坠给银子,忙不迭的只好答应。军需官先付了银子,那些民众看了放下心来,还提供厨房给他们煮饭。

    唯有苟盛礼他们送去的伤兵,他们都不愿意安置,说是要带来血光之灾。

    既然寻常百姓都不愿意,王瑞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好让他找到城北的金福庙。

    那庙里的主持心肠甚好,同意他们进去治疗,而且还安排一些和尚帮忙。

    苟盛礼又派人跟着训导官去全城到处请大夫,找了十多个大夫来,一起给这些伤兵治疗。

    原来的固安各门是由一些低级吏员和衙役负责守卫着的,现在他们却全部被控制了起来。

    他们也根本不懂打仗,也不懂如何防守,如今看到战兵前来接防,巴不得将守望城的重担子交给他们。

    右军营的李正浩所部很快便接管了城防。并且还按照王瑞的要求,每面城墙上都随时保持着两个百人队在城墙上,城门洞内则至少是一个五十人的小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