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固安大捷
    在古代的冷兵器作战中,真正正面对战时,大批量的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斗其实是很少的。

    真正大面积的伤亡,都是发生在一方兵败逃跑,另一方在背后追杀的过程中。

    追着敌人的屁股攻击,对着敌人的后背挥刀,永远是最有效率的杀伤。

    此时追击的莱州军和逃跑的满虏蒙古兵,就是处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之中。

    被莱州军的火枪、迫击炮打碎了胆子的满虏和蒙古鞑子们,在后面小半个时辰的逃跑中,将死尸和兵器杂物扔了一地。

    许多人在逃跑的过程中,被马速快、装备好,凶神恶煞的莱州军骑兵们追上杀掉了。

    这些明军的骑兵和以往的任何明军都不一样,他们瞪着血红的眼睛,高喊着“浴血冲锋,不死不休”的口号,不管不顾地挥着刀冲来。全然没有任何防备,只有同归于尽的攻击。

    这种近似自杀般的强悍攻击,彻底打垮了任何想要还手的鞑子兵的信心。这恶狗不吓人,疯狗吓人啊!

    所有的人,在目睹了同伴的惨死之后,都拼命地鞭打着战马,胆战心惊地往满虏堆放缴获的大本营逃去。

    “嘘!”冲在最前面的王瑞,此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成群的满虏鞑子兵的身影。他左手一拉马缰,右手一竖长刀,示意亲卫队停止攻击。

    “哼”,“哼”无数的战马喘着粗气,打着响鼻停了下来。

    陈松看着浑身淋满鲜血的王瑞,有点担心地问道:“大人,你没有受伤吧?”

    “大人吉人天相,老天爷那敢让他受伤!”同样一身是血的尹大弟傻笑着凑了上来,抢着答话道。

    说完后,他又得意地转头对陈松说道:“松哥儿,你杀了多少个了?我这次可杀了二十二个!”

    “你这个傻二楞子!大人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们这些亲卫死一百次,也消不了大伙儿的气!你就只想着自己杀人,不管不顾的!”陈松没好气地骂道。

    这尹大弟一打起仗来,就自动进入狂暴状态,只知道疯狂地追着敌人砍杀。至于保护王大人的重任,早就被他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陈松,你不要骂他!他说得对,老子从天而降,吉人自有天相。这次杀得痛快!走,随老子回去!”王瑞哈哈大笑着,拔马往莱州军的阵地回去。

    “回去喽!”亲卫队士兵们都跟着高兴地叫喊了起来。战场杀敌,再也没比得胜还营更让人开心的了!

    后来,野史轶闻关于汉威大帝是轩辕之子、大汉战神的传说,便从这里开始了。

    后世无数专家考证说,汉威大帝王瑞在固安之战中,曾经亲口说过自己是从天而降的。当然这是后话,此时暂且不表。

    在回程的路上,又遇上了追杀过来的汤效先和其它的莱州军各支百人队骑兵。

    在命令陈松回去传信后,王瑞又命令各部交替警戒掩护,一边阻杀逃在后面的蒙古兵,一边收拢各个骑兵小队往莱州军的阵地靠拢。

    收到骑兵胜利的消息后,莱州军阵地上立即成了欢乐的海洋。除了徐福所部负责留守原地外,其它的各部军队则全部参与到打扫战场中来。

    一万多人经过近一个多时辰的搜罗之后,最后的战绩终于摆在了王瑞的面前:斩获蒙古鞑子兵首级七千余个,满虏真夷首级两千五百余个。缴获完好的战马近五千匹,金银珠宝等物大约接近三十万两。

    至于武器盔甲,吃食杂物等其它缴获,王大人已经没有兴趣去了解仔细了,他直接将此事交给了方元陈铭和强子等人去落实。

    他还忙着要和林思德进城去,找固安城里那个高冷的知县大人晦气呢。

    “思德!去!通报这固安县令,我莱州军在此大捷,需要进城休整!”王瑞豪气地吩咐道。

    “大人,恐怕这固安县令还是不会开城呀!”林思德担心地说道。

    “很简单,你就派人去城下,告诉那知县,再不开门,我在报捷文书中必定告他的状。还有告诉他,满虏鬼子还有大队在后面,马上就要来报复。”

    林思德恨恨的道:“要是他还是不开呢?”

    “那咱们就用两百门迫击炮再要求他一次。”

    王瑞虽然说得狠,但他认为只要这个知县不是榆木脑袋,就当知道这城下的战功是何等重要。

    这报捷文书肯定是可以直接送到皇帝手中的,要是王瑞在奏报中大骂他一顿,估计他这官位也就坐到头了。

    在王瑞看来,城墙虽是有点残破,但总比只有一道胸墙的野外要好些。

    而且,城内也能找到更多的大夫和劳役,方便救治伤兵。同时,也能给其他士兵更好的心理安全感,这也是背城作战的优势之一。

    一次性干掉这么多的满蒙鞑子兵,确实是可能引来满虏大军报复的。

    理由也很充足,在黑孩(黄台吉)纵横京畿的时候突然冒出一支明军,斩杀如此之多的大金军兵丁,如果不消灭他们,那些墙头草一样的蒙古人,就会认为明军也有强军而继续摇摆不定。

    有莱州军这样士气正旺的强军,再配一些组织起来的民夫,王瑞根本不怕多少满虏鬼子来攻。

    黑孩(黄台吉)如果听了固安之战的过程,应当知道有这样的军队守城的话,他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攻克。

    阵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是悬师入寇,根本不敢打这样的硬仗,一旦出现大量的伤员,他的机动能力将大大下降。这对于满虏而言,可是最要命的。

    这次叫门之后,固安城头上的反应很快。一刻钟不到,守城的兵丁就得到知县慕敏的命令,打开了城门,放莱州军进城。

    看到李正浩的右军营三千余人开进城门之后,王瑞突然恶狠狠地对林思德和张二道:“你们持我的手令去,命令李正浩:将固安县城内所有的官员吏员全部给我抓起来!一个也不能漏掉!”

    “大人!以什么名义呢?”林思德闻言吓了一大跳。

    “名义?哈哈,老子强军在手,天下无敌,这就是名义!”王瑞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他又皱着眉想了片刻,最后大手一挥道:“去吧,以人民的名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