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悍不畏死
    莱州军的战马平时都被精心照料着,一直都是用混合着盐的精粮喂养的。

    既便是在来北京勤王的路上,也还是这样大手大脚的消耗着马料。

    当然,能做到这样坚实的军需保障,王瑞提前布置在往京师沿线州县的各家粮店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兵站作用。

    哎,看来不管哪个时代,不管做什么事情,还是一句话:有钱真好!

    不过,亲身参与沿线各个州县粮店布置的方元却不这么看!这王大人仿佛是预先就知道京师今冬会有大事发生,所以才提前做好了安排。

    这他娘的是啥?未卜先知、神鬼莫测之能啊!

    因此莱州军的战马虽然穿州过府的一路跋涉,但是因为喂养得极好,所以这些战马的体力仍然远远地超越了满虏鞑子们的战马。

    乌纳格等人刚开始催动战马不久,便发现早已跑出了速度的莱州军骑兵,已经挥舞着雪亮的马刀冲到了自己近前!

    “杀呀,杀汉狗!”乌纳格也举起马刀,朝着汤效先率领的这股骑兵迎去。

    “啥时候汉人也有这么彪悍的铁骑了?”看着悍不畏死冲锋过来的莱州军骑兵,乌纳格不禁在心中犯起了嘀咕。

    以前他也和明军打了无数次的仗,强悍无比的明军他也是亲眼目睹过的。

    比如浑河血战时的戚家军和白杆兵,那股子慷慨赴死的豪壮,以及面临绝境时无所畏惧的坚韧,都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眼前的这股明军,明显和这两支大明的精兵极为相似。同样的坚韧,同样的豪迈,同样的悍不畏死!但是乌纳格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

    差别在哪里呢?眼神!对,就是眼神!乌纳格为自己的这个发现感叹不已。

    浑河血战时的戚家军和白杆兵,眼神中更多的是绝望和悲壮。但这支明军,却明显的在眼神中闪烁着坚定的自信和战斗厮杀的兴奋!

    嗯,还有装备!戚家军似乎还好点,衣甲兵器还算整齐。那些使用长长白杆的明军士兵呢?可就完全是衣衫破烂,和四处要饭的乞丐差不了多少。

    可是眼前的这支明军呢?每个人都穿着明晃晃的钢甲,戴着精钢打制的头盔。盔甲下面,则是厚厚的崭新棉衣棉裤。

    经验老道的乌纳格只需要瞟上一眼,便能在心中判定:这是一支富得流油的军队!估计大明皇帝的御林军,也不过如此吧。

    乌纳格胡思乱想的瞬间,领头的年轻大明军官已经闪电般地冲到了他的面前,锋利的马刀如毒蛇吐蕊般地向他劈来。

    乌纳格来不及细想,举起手中的弯刀随手就是一挑。只听“铮”的一声,乌纳格只觉得手中一轻,自己的弯刀突然断成了两段,前半截刀刃斜飞在了地下。

    跟着乌纳格就觉得自己后脑一疼,眼睛也在瞬间失明了,直愣愣的便向马头方向栽了下去。很显然,他是被这个明军军官用刀背反手敲在了后脑上。

    这个眼急手快的明军军官,正是冲锋在最前面的汤效先。他见乌纳格向自己冲来时,便确定这个人定是满虏的大官儿,所以手上便带上了十分的力气。

    他手上这把采用超越时代的优质钢材打造的钢刀,再加上战马奔跑到颠峰状态带来的巨大动能,没想到竟然将乌纳格的弯刀一下子劈断了。

    在劈断乌纳格弯刀的那一刹那,他灵巧的将手腕顺势向后甩了一下,马刀的后背砰的一下就砸在了乌纳格的后脑上。

    汤效先也不去管跌落在地上的乌纳格,径直收回马刀,继续向着前面的鞑子兵杀去。

    不过,乌纳格落马倒地的这一幕,却再一次将这些刚聚集起来的蒙古鞑子兵的信心击得粉碎。

    他们胯下的战马本来就没有跑起速度,许多人手中的兵器也在刚才的逃跑中丢掉了,这个时候便再也没有了和莱州军骑兵作战的雄心。

    除了少数的几十个手上有兵器的鞑子兵选择了继续冲锋外,更多的人则开始拔转马头,向北面的来路逃去。

    这几十个冲锋的鞑子兵,和如墙而进的莱州军骑兵堪堪撞了个正着。

    他们松散的队列和还没有跑开的马速,顿时让他们吃了一个大亏。有一多半的人当场便被莱州军的骑兵们劈翻在地。

    当然,还是有十多个特别彪悍的鞑子兵,仗自己娴熟的骑术以及多年征战得来的战斗经验,砍死砍伤了对阵的十多个莱州军的骑兵。

    但他们的好运也就马上嘎然而止了,因为后面的一队莱州军骑兵又闪电般地冲了过来。一样的如墙而进,一样的悍不畏死!

    这些勇猛的莱州骑兵只在片刻功夫之间,便将这些漏网之鱼全部都劈下了马来。

    这些听了乌纳格的命令,掉过头来和莱州军对冲的鞑子兵,临死时心中仿佛有无数只“***”跑过,真是操乌纳格祖宗十八代的心都有!

    妈的,老子要是跳上马就逃,早就跑出老远了。跟着你这头傻驴去冲,命都冲掉了!

    汤效先和自己率领的骑兵百人队,就象一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缀在这伙转身逃跑的骑兵们背后拼命砍杀,很快又将两百多人砍翻在地。

    “效先,能搞定吧?”王瑞注意到了汤效先这边取得的胜利,远远地大喊道。

    “大人,放心吧!这点鞑虏,咱们还搞得定!”汤效先一边将一个跑得慢了的鞑子兵劈飞,一边大声地回答道。

    “好!就按预定的战术作战。冲垮任何敢于聚集起来满虏鬼子!”王瑞长刀一指,又率领亲卫队向另一堆人多的人地方冲去。

    莱州军的骑兵分成十五个百人队,以王瑞的亲卫为锋刃,将逃跑的满虏左右翼蒙古鞑子兵冲得七零八落。

    由于莱州军的骑兵战马更为雄健,所以奔跑的速度也更快,很快这些失去了组织和战心的蒙古逃兵们,便有更多的人稀里糊涂地丧生在了莱州军这些初次踏上战场的新兵蛋子们手下。

    敌人的鲜血和惨叫,将这些骑兵在以往的艰苦训练中憋着的杀气彻底释放了出来。

    他们兴奋地大喊大叫着,冲入一个又一个逃跑的人群中,对着这些蒙古鞑子的后背就是一通劈砍。

    宝剑锋从磨砺出,军威但自敌亡来!通过这一次次的杀戮和胜利,莱州军的骑兵开始在心中竖立起战无不胜的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