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浴血冲锋
    “拔刀!”汤效先依照骑兵的作战操典开始下达了军令。

    他身旁的令旗马上高高挥起,所有的人刷的一声拔出了马刀,骑兵营的队列中闪过一片亮光。

    “行走前进!进军!”进军的令旗再次挥落,所有的骑士都催动了马蹄。

    骑兵营的战马开始越过胸墙和阵前密密麻麻的敌人死尸,象漫延的洪水一般,向着敌人奔逃的方向而去。

    “跑步进军,前进!”汤效先再一次下达了军令,身旁的旗手马上举起了一面黑色的令旗。

    所有的骑兵看到黑色的令旗后都加快了自已的马速,哒哒哒哒的马蹄声开始响得更为清脆密集。

    等整个骑兵营的战马,都越过了莱州军前面的阵地,跑出了速度之后,汤效先将马刀前指,下达了最后的冲锋命令:“全体都有,冲锋!”

    “冲啊!”,“冲呀!”,随着冲锋的红旗竖起,莱州军的骑兵队列开始爆发出海潮般的大吼声,每个骑兵都策动着战马向着敌人风驰电掣般地冲去。

    “酗子,看你的啦!”王瑞伏低身形,紧盯着前面逃跑的十多个鞑子败兵的背影,笑着对自己座下的汗血宝马“美姬”说着话。

    这匹名叫“美姬”的高大漂亮的大马,仿佛听懂了王瑞的鼓励,鼻子“哼哼”地打着喷嚔,奔跑得更为快速。

    它就象一支银白色的闪电,越过汹涌飞驰的骑兵队列,很快便冲到跑在最后面的十多个蒙古鞑子兵背后。

    王瑞因为前世在新疆服役时,因为很爱骑马,也很向往铁骑冲锋的壮烈,所以他可是很细致地研究过各个时代卓越骑兵部队的战略战术。

    有赖于那个资讯发达的网络时代,古代人视为珍宝的兵法战术,都可以在网上搜索到,也可以在诸如铁血、知乎这样的网站上和天南地北的网友讨论。

    比如这冲锋,低速时,是可以劈砍的。但冲刺到高速时,就只需要平举着马刀划去即可。锋利的马刀,借着飞驰的马速,可以轻易地割开敌人的身体。

    当然这以什么姿势举刀,就得看你是追杀逃跑的步兵还是骑兵了。

    追杀骑兵,骑兵也在马上,和自己处于相同的高度,就要平伸出去。而追杀步兵,因步兵比骑兵身形所在的位置低,那就得向下斜伸出去,这样自己锋利的马刀,就可以刚好劈划到敌人的脖子上。

    王瑞组建了骑兵连后,自己也时不时的要和骑兵们一起训练。受益于前世研究所得的骑兵战术和各种战斗技能,王瑞学起骑兵作战的技能时,便极有天赋,各种状况下的作战方法也掌握得极为精熟。

    他稳稳地将精钢打造的马刀斜伸出去,对准最后面那个鞑子兵的颈子。

    随着“美姬”冲过鞑子兵的身侧,锋利的马刀瞬间划破了他的脖子,一股血箭象自来水管爆开一样的冲了出来,鞑子兵的脑袋也随即冲天而起,咕碌碌地跌落在荒草地上。

    “杀呀!”王瑞马上再次调整了自己举刀的姿势,向着前面一个戴着狗皮毛帽子的鞑子后脑劈去。借着飞奔战马带来的巨大动能,锋利的马刀干脆利落地将这人劈倒在地。

    他的狗皮帽子和手上的兵器,杂乱地飞落在一边,后颈上被劈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鲜血从血口中象自来水一样飞溅而出。

    “杀呀!”,“大人威武!”紧随在王瑞身后护卫的陈松和尹大弟,也兴奋地叫喊了起来,一左一右地冲上前去,将另外几个逃跑的鞑子兵劈翻在地。

    “哒,哒,哒!”莱州军骑兵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冲到惊慌逃跑的鞑子兵身后。

    “杀呀!”,“杀!”兴奋的莱州骑兵们狂吼着,伸出一片雪亮的锋利马刀,对准那些奔逃的蒙古鞑子兵的背影。

    “扑哧!”,“扑哧!”,马刀入肉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的敌人被莱州军的骑兵劈倒在地。

    因为莱州军采用了近代骑兵的密集冲锋阵势,挡在他们面前的鞑子兵们,没有任何人可以侥幸地逃掉性命。既便闪开了雪亮的马刀,也会被后面冲来的战马撞倒在地,被沉重的马蹄踏成肉泥。

    莱州军铁骑过处,只余下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些奔跑的鞑子兵,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人追着杀的这一天。以前可都是他们追着懦弱的汉人砍,那种嗜血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不过了。

    但在今天,一切都倒转了过来。就这样,又有两千五百多人还没来得及跑到放马的地方,就这样稀里模糊地丢掉了狗命。

    “驾!”特木尔冲上一匹战马,又拉着另一匹枣红马儿的缰绳,挥着鞭子狂打着身下的黑马,拼了小命地往远处逃去。

    这装死的鞑子兵特木尔,绝对是这次战斗中的幸运儿。他躲进了莱州军挖的地标坑后,便下定了找机会逃跑的决心。

    这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明军,实在是太强悍太怪异了。再不逃跑,绝对是要把小命儿扔在这里了!

    所以,刚才打仗时,等大部分蒙古兵冲了过去后,特木尔便撒腿往后跑去。作为一个爱财如命的人,特木尔在逃命时,还没有忘了顺手从两个死去的巴牙喇背上,取下两个沉甸甸的布包。

    至于装的是什么东西,他现在可没有时间去查看了。再说也不用看,这些巴牙喇随身带着的包袱,如果不是从汉人家里抢来的金银珠宝,那就肯定是各种肉干杂粮饼这样的吃食。

    越来越多的蒙古鞑子兵,冲到了栓马的地方,一个个的争抢着跃上马去,着急忙慌地就要打马逃命。

    这时,乌纳格在伊奇兰等几个亲信巴牙喇的护卫下也冲到了栓马的地方。

    看着很多蒙古兵都跳上了战马,乌纳又看看冲锋过来的莱州军骑兵,觉得自己这边上了马的骑兵并不比这股明军的人少,便想要来打个防守反击。

    “成吉思汗的子孙!大金的勇士们!不要逃!跟我回去,和这些明狗拼了!我大金的勇士,何时怕过这些汉狗了?”乌纳格大声地叫喊了起来。

    “主子!”,“是乌纳格主子!”,许多正要拨转马头逃跑的鞑子兵,闻言之后都停了下来。其中一些人,更是开始向乌纳格等人所在的方向聚集了过来。

    有了人带动后,乌纳格身边的人开始越聚越多,很快便有了四五百骑。

    “杀呀!冲垮那些正在聚集的满虏!”冲在最前面的王瑞,很快便注意到了这股正在聚集的满虏鞑子兵。

    他将雪亮的马刀一转,直指着乌纳格等人聚集的方向,疾如雷电般地冲了过去!

    紧跟在王瑞身边的五百名亲卫队士兵,也跟着拨转了马头,高举着雪亮的马刀,轰隆隆地朝着乌纳格等人所在的地方冲去。

    其实乌纳格这一股聚集起来的鞑子兵,离着汤效先冲锋的方向更近。

    他也注意到了乌纳格这伙人,看到王瑞带着亲卫队向这边冲来后,他也指挥着身后的骑兵向乌纳格等人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