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左翼右翼
    “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

    陈铭身边的亲兵眼睛紧盯着莱州军左翼阵地前的地面,一见这些蒙古兵越过距离标记时,便大声地报着距离己方阵地的数字。

    “第一排,齐射!”陈铭亲自挥动令旗,大声地下达了命令。

    早已等得不耐烦的莱州军左翼前排三百多个士兵,猛地一下扣动了扳机。三百多枚铁弹呼啸着向冲来的一百多骑蒙古骑兵打去。

    这些蒙古兵也才刚冲近,正要抬起弓箭,想要来一轮抛射,便被莱州军的齐射一下子干掉了四五十人。

    “长生天保佑!勇士们,冲锋!”哈丹巴特尔和格日乐图继续催促着士兵攻击。

    他们是在满虏本部的蒙古兵,受满虏严酷的军律影响,虽然有了伤亡,仍然还是不要命地向陈铭的左翼阵地冲来。

    在他们看来,明军的侧翼通常都是由普通士兵防守的,一直以来都是战力低下的代名词。冲过去射上一两轮箭,这些懦弱的明军就会一哄而散了。

    打乱了明军的阵形后,骑着马尾随攻击,对着明军士兵的后背一通劈砍,就变得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容易了。

    “第二排,第三排,齐射!”

    看着更多的蒙古兵向自己的阵地冲来后,陈铭很是兴奋,不过还是沉稳地下达了齐射的命令。

    这一次齐射的火枪更多,达到了七百来支,所以威力也比前一次大了许多。

    近三百多蒙古骑兵又在这一轮齐射面前丢掉了性命,那些被铁弹击中的战马也“呲溜溜”地惨叫着,向远离莱州军阵地的方向跑去。

    自恃勇武的哈丹巴特尔和格日乐图,也一起在向着莱州军的阵地方向冲去。蒙古人的习性是敬重勇士和实力的,哪怕是台吉也需要在战士面前表现自己的武力。

    所以,作为台吉的二人,遇到明军这样的软柿子时,肯定是要争先恐后地上去捏一把的。

    至于说火枪,这些明军不是已经放过两轮了吗。他们要再装填,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要冲上前去,一通砍杀就得胜了。

    可是他们却失算了!老经验害死人呀!王瑞的莱州军横空出世后,就成了这些满虏鞑子“老司机”的克星!

    “轰!”前一轮火枪发射的烟雾还未散去,仅仅只是两息的功夫,陈铭左军营的另外三排又来了一次齐射。

    哈丹巴特尔的战马吓得一顿,他急忙下意识地侧伏在了马上。然后,他有幸亲眼目睹了火枪爆头的惨烈瞬间。

    和他只隔了一匹马儿距离的格日乐图,圆滚滚的肥硕大脑袋上,突然毫无征兆地绽开了一个孝拳头般大的血洞。

    装填了黄火药的子弹爆炸后,在格日乐图的脑袋上形成了巨大的贯穿伤,使得他的整个后脑也瞬间不翼而飞。头颅内的骨骼肌肉和颅腔内的脑组织,也被绞得粉碎。

    血红,白黏的液体在北风中迸溅飞射,脑浆也夹杂着鲜血四下喷溅,格日乐图壮硕的身体咣当一下栽倒在地。

    腥臭的鲜血和脑浆,迸溅的面积很广,把隔了一匹马的哈丹巴特尔脸上和身上都溅满了。

    如果说,前面两轮齐射打死的只是那些低贱的奴才,这一次打死的可是和他一样地位相同的台吉。

    在这血与火的战场上,死亡,离谁都并不遥远!

    “主子!快跑!”一个亲信冲到了哈丹巴特尔的侧面,拨转了他的马头,两人斜刺刺地往来路跑了回去。

    两人刚转身,只听在他们身后,“轰”的一声齐射又再一次打响了。

    “跑呀,快跑呀!”

    哈丹巴特尔一逃跑,其它的蒙古兵都一下子回过了神来:主子都跑了,谁还傻乎乎地冲上前去送死呢。

    他们只是跟着满虏太君来长城内杀人放火,抢粮抢钱抢女人的,可不是来拼命和送死的。

    这个时代的蒙古兵,不但被大明开国时的两代雄主痛欧海揙,还被后来的戚少保时不时地胖揍威胁。再加之又被后来的满虏残忍屠杀后,早已没有了成吉思汗时的血性。

    一听有人喊跑,所有人都拨转马头跟着开逃。

    攻击李正浩右翼的蒙古兵,其实也和左翼的这帮鞑子兵一个鸟样!

    被四轮不间断的齐射打击后,丢下了几百具尸体和死马,灰溜溜地逃跑了。

    不过,正是由于他们逃得早,最后保住性命跑回去的人,基本上也都是攻击莱州军左右翼的蒙古鞑子兵。

    这些左右翼的蒙古兵刚开始象退潮一样的逃跑,透过望远镜眺望着整个战场的王瑞总算放下心来了。

    天可怜见!对满虏的堂堂首战,总算胜利在握了!

    什么他娘的满虏满万不可敌?我操他阎老狗十八祖宗!我呸!

    对了!老子还有迫击炮呢。给他娘的来通排炮!王瑞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胜利在握了,没必要藏着掖着的了。给老子打炮!

    “命令炮兵营,全力开炮!不要吝惜炮弹!”王瑞果断地下达了军令。

    “啾啾啾”的迫击炮声连绵响起,雨点般的炮弹越过了莱州军士兵的头顶,仿佛长着眼睛式的追着逃跑的满虏鬼子兵而去。

    “轰!”,“轰!”无数的迫击炮炮弹在密集的蒙古兵中炸开了花。

    带着强大动能的铁片四下飞射,钻进了鞑子兵和战马的身体里。甚至有些人还被爆炸的气浪冲上了天。

    这一轮的炮击,无疑打破了这些满虏鞑子兵的胆,也让乌纳格残存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长生天呀!你抛弃你的子民了吗?”乌纳格被今天的惨败气得两眼血红,悲怆地大声嚎叫着。

    “主子!快跑呀:人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乌纳格的亲信巴牙喇伊奇兰急忙劝解道。

    战场形势紧急!他也不管乌纳格愿不愿意,拉了他的马缰就往回跑。

    不得不说,平时哪怕训练得再好,也没有一场实战更能让军队得到锤炼和经验。莱州军的这些炮兵们便是一个例证,将事先装填好的炮弹发射后,再次装弹时,便显得有些零乱。

    不过还好,在各级同样兴奋和紧张的军官喝骂下,新一轮的炮击又打响了,将更多的蒙古鞑子兵炸死在了逃跑的路上。

    “汤主官!这次打得太过瘾了!你看这炮,直接就将这些满虏鬼子炸光了!”汤效先身边的一个队长满脸兴奋得通红,不停地在他耳边叫嚷。

    “妈的!你这小子兴奋个啥?咱们这骑兵营坐了冷板凳,你好欢喜吗?再乱嚷嚷,老子罚你给营部的人倒一个月马桶!”汤效先生气地白了他一眼。

    “又是倒马桶,有没有一点新意?”这个队长在心里嘀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