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给老子挺住
    “阿嚏!”黑木金也是一个经不起念的人。妈的,竟然有人在念着老子!

    满虏负责带队攻击莱州军后背的甲喇额真黑木金,已经随同大军,来到距莱州军后阵一百多步的范围内。

    突然被干燥刺冷的北风一吹,他的酒糟鼻子一塞,忍不住打了个阿嚏。黑木金揉了揉鼻子,又拉了拉马缰,定马往莱州军这边望来。

    莱州军前阵射击了四轮之后,徐福等人在后阵也做好了最后的战斗准备。

    前军营辉煌的战绩已通报了守卫左右翼和后阵的各军,徐福和后军营的全军将士们一样,摩拳擦掌的也想要和满虏鬼子来阵痛快的决战。

    哦,现在好了!这满虏鬼子总算是来了。

    徐福望着百步之外杀气腾腾的满虏军阵,激动得满脸通红:“传令!做好战斗准备!兄弟们,咱老子们也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杀满虏了!”

    “杀满虏!”,“杀满虏!”后军阵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喊声。

    “哼!”杏沟对面的黑木金冷着眼望着这边的莱州军。

    他虽然满脸的不屑,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赞叹:这伙明军真的是不一般!军纪森严,求战如渴,全无普通大明军队的萎蘼和暮气。

    “明安都!你带五百包衣奴才去!再给你一百甲兵压阵,敢后退逃跑的奴才,全部给老子杀了!”黑木金叫过一个牛录章京,一脸杀气地吩咐道。

    这个时代满虏的包衣奴才,很多都是原来辽东的汉人。他们被满虏掳去后,受到死亡的威胁,慢慢地就学会了顺从,弯下了自己高贵的脊梁。

    他们大多数人为了生存,把杀死自己家人的满虏当成了主子。有些人甚至还跟着满虏去做恶,在同胞的鲜血和眼泪面前找到一份优越感。

    但从本质上讲,他们也是十分可怜的奴才,比如现在这种要人命填的时间,满虏鬼子便会毫不怜悯地将他们驱赶了上来。

    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冷兵器时代,有时在野蛮人中也会产生军事方面的天才。

    因为他们在山林在荒漠这样恶劣的地形环境下,长年累月的和毒虫猛兽为伍,在杀戮和阴谋中长大,所以在战斗中就能很快地领会和学习。比如这黑木金便是这样一个人。

    刚才三个蒙古台吉的惨败,使他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伙明军的火器还是很犀利的。

    只是这支明军的将领或是领兵的文官,却不是很懂得运用火器作战,所以才会将火枪在一两轮就放完。

    针对明军的这个特点,黑木金决定先派自己的亲信牛录章京明安都,驱赶五百名汉人包衣奴才先冲上去,用这些汉人的生命去消耗明军的子弹。

    在黑木金的眼中,高贵的轩辕后裔,不过就是一些两只脚的畜牲。这感觉,就好比异时空中的蚂蛚胡虏把汉人矮化为五十六分之一。

    狡猾的黑木金知道这股明军的火器不错后,就分析了他们的军容阵列,最后确定这支明军的装填速度和放枪速度,肯定也是要快过其他的明军很多的。

    所以他吸引了之前作战的教训,他采用的对策就是:大队人马紧跟在这些汉人包衣奴才的后面,等明军的两轮火枪放完后,便一股作气地冲上前去。

    只要冲到近前白刃肉搏,黑木金相信,大金的勇士一定可以轻松冲垮这些胆小懦弱的明军。

    如果王瑞这个莱州军的主将,现在知道这满虏甲喇额真黑木金心中打定的主意,一定会在心中感叹:“满虏鬼子真是狡猾狡猾地!”

    不过坐镇中军的王瑞可没有机会来具体指挥,黑木金要面对的是同样胆大心细、心眼极多的徐福—这个王瑞最为放心的铁血智将。

    前军营的战斗情形以及王瑞的点评,早已通过传令的亲卫,通报给了其余的各军。

    徐福虽然也认为朱磊打得相当的不错,但他还是觉得朱磊的战法太过简单直接了点。

    王大人在平时的演练时,就常常在讲:兵者,诡道也!

    可是,这朱磊,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在打嘛!完全就没有一点花样,嗯,王大人说的,是战术欺骗!

    “死汉狗!快上!”一个巴牙喇用刀面拍在一个因为腿脚冻伤,走得慢些的汉人包衣头上,打得他头破血流,吓得左右的包衣奴才都拼合往前冲。

    “不往前冲的,全部给老子杀了!”身材粗壮的明安都迈着八字腿,一刀将一个前面的汉人包衣劈翻在地,大声地催促着做炮灰的包衣奴才往莱州军后阵而去。

    黑木金也命令所有的人下了马,他将最为凶悍的三百多巴牙喇兵放在了这些包衣炮灰的身后,只等明军的两轮火枪放完,便冲去一通砍杀。

    而且布置后面的披甲兵们也会同时跟上。在他想来,这就是最可靠,最实际的战法了。

    明安都驱赶的汉人包衣奴才很快来到了杏边,他们在河这边,距离莱州军后阵已经不足七十步了。

    “下河去!”,“冲过去!”明安都和甲兵们开始连吼带骂地逼着这些包衣过河。

    这些可怜的汉人包衣在满虏雪亮的大刀长矛逼迫下,只好跳进刺骨的河水中淌水过河。

    所幸这条杏河床极浅,所以很多人都顺利进入了河中,整个无名杏里满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喝”对面莱州军的阵列中突然响起一声高亢的天鹅音,同时前排腾起一片烟雾。

    无数的子弹毫不留情地射向了河中的包衣们,三百多汉人包衣瞬间被打翻在河中,鲜血顿时流满了杏沟。

    “吹号!全部给我冲!”黑木金顺刀前指,大声地命令道。

    他身边的号手闻令后,马上拿起腰间的牛角号,呜呜地拼命吹将起来。

    “冲呀!”,“杀呀!”,“杀光汉狗!”听到冲锋的号声后,几千个满虏便大喊大叫,不顾一切地向莱州军后阵冲来。

    满虏精兵在莱州军后阵的冲锋,也吸引了王瑞的眼睛,他举着望远镜看向这些冲锋的满虏。透过高倍的望远镜,他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满虏奔跑时,强而有力的大腿,还有嗜血凶残的面容。

    几千名久经战阵的满虏鬼子冲锋起来,确实另有一番气势。王瑞也禁不住在心中说道:徐福,给老子挺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