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漏网之鱼
    俗话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命运,有时就是这样的诡异。

    比如这骨子里胆子怕事的特木尔,今天无疑便是前队这些蒙古兵中的幸运。他因为刚才福至心灵般的及时扑倒,所以堪堪躲过了莱州军的这致命一击。

    他伸手抹去脸上粘乎乎的血珠和肉泥,就想站起来往回跑,这时又听到一声天鹅哨音响起,他只好赶忙将脑袋和身子再次埋在同伴的尸体后面。

    这次打响的乃是朱磊前军营后面六排的一千多支后装枪,不过由于前面的一千多蒙古鞑子兵都被打空了,所以这一次的齐射战果就小了很多,竟然只干掉了最前面的四百多人,比前一次齐射的一半还要少。

    “快!吹短号装填s旗!让医护队的人下来!”朱磊再一次下达了军令。

    经过这一次齐射之后,莱州军已经将阵前六十步至一百步范围内的一千多蒙古鞑子兵消灭得干干净净。再次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当然,这可不包括象特木尔这样的,运气特好的漏网之鱼。

    “快!将受了重伤的士兵全部抬到中军去!那个谁,动作麻利点!”,“你,你,就是你!颈子上还插着一支箭,你还不快退到中军去!想死吗?”

    苟盛礼这个随军的军医官收到旗语后,立即带了几十个医护兵冲了上来,动作熟练地开始包扎和搬动重伤员,同时将五个当场毙命的士兵也移到后面。

    他加入莱州军体系的时间也不短了,还被王瑞弄去参加了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现在正在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手下的医护兵抢救伤员,颇有些后世战地军医的风采。

    等牺牲和受了重伤的士兵被转移之后,前军营的士兵已经再次完成了装填。莱州军现在使用的可是后装击发枪,而且还是使用的定装尖头铁弹,所以装填击发速度都极快。

    如果以分钟计时的话,一个普通士兵的装填击发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五枚子弹。那怕是分成密集的两段射击,也能形成持续不断的火力输出,足以压制任何冷兵器部队的冲锋。

    “发旗语,重整队列!做好下一次战斗准备!”让亲兵号手给自己胡乱包扎了一下之后,朱磊便再一次下达了军令。

    “呵呵!有了失误,还能顶着压力从容指挥!朱磊这次表现得不错!”王瑞欣慰地点评道。

    “主公!将这事通报一下其它各营的营官吧!咱莱州军,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还跌倒几次不是?”方元赶紧笑着建言道。

    他刚才又看到前军营两轮堪称完美的齐射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最开初的紧张感,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起来。

    “对,对对对!陈松,你安排人去!通知步兵营的各营营官,只要满虏鬼子进入了七十步的距离,就可以开枪射击!咱们不怕伤亡,但要尽量避免伤亡!”王瑞果断地吩咐道。

    评判一支军队是否是一支优秀的军队,就在于它是否能从每次战斗中吸取到经验和教训。而这一点,敲是王瑞的莱州军,相对于这个时代其它军队的显著优点。

    在两军短暂的平静之中,幸运的漏网之鱼特木尔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后爬。他根本不敢将自己的身形抬高哪怕一点点,莱州军前营最初的那一次雷霆一击,早已经击破了他本来就小的兔子胆。

    他一边艰难地往后爬,一边不时紧张地回头望向莱州军的方向。幸好,没有人追来。他继续紧贴着地面往蒙古大军的方向爬去。

    突然他感觉自己抓到了一个软乎乎的圆球一样的东西,他抬眼望去,看到的是一个蒙古鞑子死不瞑目的大眼睛。

    “斯日古楞!”特木尔突然想起这人就是红树屯的斯日古楞,这家伙在遵化时可是抢了不少金银钱财的啊!

    对!搜一下他的口袋!特木尔有了这个念头后,突然发觉活着有了希望,人也一下子精神了。

    他只是胡乱一搜,居然从斯日古楞腰间的褡裢里,搜出一包浸满黑红血迹的金银,数量足足有好几十两。

    只是不知这布包上的血迹,是斯日古楞的血,还是他抢钱时砍杀的汉人女子男人溅上的。

    特木尔也不计较布包上的血迹,因为他现在全身衣服都沾满了同伴的鲜血。

    他就这么一边往回爬,一边搜罗着同伴尸体上的金银,连哀嚎着求他救命的人,他也懒得理会。

    这从大明回辽东还有好几千里,要走上小一个月呢,他可没有耐心弄个人回去。

    他正在得意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搜刮到金银呢,抬眼却看到一大堆脚板向自已跑来了。“啊!”特木尔惊慌地大叫了一声,赶紧往边上的浅坑里猛地一滚,还随手拖了一个同伴的尸体盖到自己的身上遮挡。

    原来呀,是统兵的总兵官乌纳格见这对面的明军,打了两轮后便没有了反应,他顿时就来了精神!

    哦!这伙明军嗝屁了,对自己有利的战机出现了。

    虽然这次他又赔掉了超过一千多人马,让他心疼得呲牙咧嘴。但是这仗打到了这个地步,这乌纳格现在就象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有一丝胜算,他便要坚决地赌将下去!

    一见这对面的明军没有再放枪之后,他依据自己以前的经验断定,这股明军的火器虽然犀利,但是装填肯定也是很慢的。

    所以他赶紧下令,余下的八千多人,全部都一股脑儿压将上去,反正是胜是败都在此一举。

    而且以往的明军将领布阵时,总是将精锐的家丁放在正面,所以乌纳格断定莱州军的两侧后背一定就是软肋。

    因此,他又命令自己两翼外围的四个台吉,也同时领兵向莱州军的左右翼发动攻击。

    在乌纳格想来,这明军如果没有了火枪之利,自己如能和黑木金的正白旗满虏本部兵配合,同时从前后左右发动攻击,肯定是完全可以将这伙明军一举击破的。

    只是,这该死的黑木金,他带的几千满虏本部兵呢?他娘的,怎么还不到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