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狂暴齐射
    “都下马!持盾穿甲的挡到前面去!叫弓箭手准备,到时用轻箭抛射!”

    乌纳格吸取了之前三个蒙古台吉被痛欧的教训,知道这股明军的火器,要比以前遇到的任何敌军的武器都更加犀利,可不是满虏太君们平时嘴里嘲笑的“烧火棒”,所以便想到用盾牌去抵挡。

    他想的是,用盾牌挡过这明军的第一轮射击后,冲到明军阵前就胜利在望了。

    大饼子脸的特木尔夹杂在人群之中,他今年才十八岁,既机灵又勇武,算是部落里有名的后起之秀。来“抢西边”前,台吉阿古拉主子刚将一个抢去的汉人女子赏给他开了晕。

    他便一心想着要做个巴图鲁,好好报答一下自己主子,也顺便多抢些财货女子回去。

    这破关以来,一路都还算顺利,却不曾想刚才这一仗时,这么多蒙古勇士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丢了性命。死亡的威胁开始笼罩到每一个人的头顶。

    听到下马的命令之后,特木尔也条件反射般地下了马,畏畏缩缩地举着盾牌,不愿意走到队伍的前面去。

    这特木尔的视力特别好,所以平时同伴们都说他就象草原上的雄鹰。当然,不是说他是个“鸟人”,是说他有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好的眼力,刚才莱州军火枪齐射时造成的惨烈景象,让他看了个真真切切。

    “特木尔!你这个该死的懦夫!你披着甲,又拿着盾牌,你怕什么?到前面去!”

    阿古拉台吉见他磨磨蹭蹭,便粗暴地用刀背敲着他肩上的铁甲,逼着他走到前面去。

    特木尔知道,在战场之上,这些台吉主子可是不会把他这样的奴才小命当成命的。

    他记得原来有个名叫呼和巴拉的邻居,便是在去辽西打关宁军时,被阿古拉主子当场砍了的。

    所以,他急忙回答:“主子,我刚才脚扭了,我这就上去!这就上去!”

    特木尔和蒙古前阵的上千名甲兵一起,快步举着盾牌向莱州军前阵走去。快接近莱州军七十步远时,极度紧张的特木尔被一具失去脑袋的死尸绊倒了。

    “起来!快走!冲上去,杀光这些明狗!”一个巴牙喇一弯腰,伸出自己有力的大手,一把将晕晕乎乎的特木尔拉了起来。

    特木尔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打爆头后鲜血脑浆四溅的惨象,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走去。

    “弓箭手,都上前去!准备轻箭抛射!”蒙古兵前部的两个台吉眼看前军已经进入了七十步内,便大声地招呼着蒙古兵准备放箭。

    “预备!放!”快到六十步时,终于忍不住的一个蒙古台吉下达了放箭的命令。

    只听“蓬”的一声,仿佛一朵乌云从蒙古兵的前部腾起,呼啸着冲上天去,成抛物线向莱州军的前部扎去。

    朱磊也看到了这些蒙古兵准备射箭,他本来是想等这些敌兵走得更近些才来次五排齐射,这样就可以一次性将敌人射杀得更多些。

    毕竟刚才射杀那一千多骑兵时,那战绩实在是太喜人了!

    但现在这些蒙古兵都学会了满虏的招数,远远地便用轻箭抛射。

    朱磊一看这些蒙古兵抬起手臂准备射箭,赶紧一声大喊:“前五排,一起,开火!”

    身旁的传令号兵闻令后,也猛地一下吹响了手中的喇叭。

    几乎就在蒙古兵的箭支腾空而起的同时,只听“轰”的一声,莱州军前阵的近千支“二八式步枪”也打响了。

    莱州军的前排,也在瞬间掩盖在一片烟雾之中。

    被推搡到最前排的特木尔,十分清晰地看到了胸墙后一个莱州军士兵兴奋得通红的面容,以及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

    他大腿禁不住没出息地一哆嗦,福至心灵般地一下子扑倒在地。

    近千枚装填了黄火药的铁头弹,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用超越这个时代的金属弹雨和火药,将前面几排的蒙古甲兵和弓箭手瞬间便一扫而空。

    莱州军的士兵们,再一次狂暴地用手中威力巨大的火枪齐射,将自己阵前的六七十步内变成了一个充满残肢断臂、鲜血和碎肉的修罗地狱。

    蒙古兵们射出的轻箭,也很快象雨点一般射落在在莱州军的前军营前部。

    这些蒙古兵的轻箭,在经过七十来步的飞行后,已经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大多数箭支都只是轻飘飘地落在莱州军士兵的胸甲和头盔上,发出一片叮叮当当的乱响。

    不过,在莱州军前阵还未散去的烟雾中,还是响起了一些士兵的惨叫声。

    这上千支箭支射过来,虽然没有什么力度了,便毕竟数量还是多。有些箭支就扎在了莱州军士兵没有什么防护的手臂和脚上,更有一些刁钻的箭支射进了几十个倒霉蛋的脖颈和面门上,痛得他们也和蒙古鞑子兵一起大喊大叫。

    “变号!前五排蹲下装弹s五排射击!”朱磊手臂上也被射了一箭,他也听到了士兵们的惨叫,知道自己的这次指挥多少有些时机抓得不对。

    但现在正是两军对战的关键时刻,容不得他多想或是迟疑,他马上蹲下发出了新的战斗命令。

    其实在中军的王瑞也注意到了这里,看着蒙古兵的箭支象乌云一样的射来时,他也不由得心头一紧。

    前世的王瑞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多了“霉军”利用武器的时代差,以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欺负中东的大胡子白帽小国。

    他也想象着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在明末复制那牛逼的一幕,没想到,却这么快就美好的愿望落空了。

    不过,他身边的亲卫和刚才还吹着萧的方元,见到莱州军前营前队再次一举扫灭满虏蒙古兵的前队后,都兴奋得大叫了起来:“打得好!”

    这一次射击的时机,朱磊虽然把握得不是特别好,让自己的军队有了伤亡,但仍然取得了让人惊奇的战绩:蒙古鞑虏兵的前队,近千人的持盾甲兵和弓箭手,都被这次石破天惊的齐射打死打伤了。

    莱州军前军阵的这一次狂暴齐射,仍然战果喜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