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前后夹击
    “哦,且听某为尔等道来!”黑木金开始了装逼。

    他见这极受黑孩(黄台吉)赏识的乌纳格总兵官问计于自己,心中就象在遵化时干的“美事”:喝着烤酒奸杀汉女一般,爽得不要不要的!

    他甚至想着是不是要弄一把羽扇,可以装逼成诸葛亮的模样。

    诸葛亮泉下有知,可能得不顾形象的骂人:狗建奴!老子和尔等猪狗不如的东西有神马关系?

    “乌纳格总兵官,你指挥各位台吉正面攻击,本将带本部的三千大金勇士奔袭这股明军的后路。我们全军一起出动,来个前后夹击,定能一举打垮这伙明狗!只要打垮了这股明狗,这固安城就不攻自破了!到时这城里的钱粮女子,便任由我大金勇士任取任夺!”黑木金得意洋洋地说道。

    “主子所言极是!要不,你我两翼各留下两百甲兵,其余压上冲阵……”乌纳格终于点了点头,下定了决心。

    “不必留,全部冲上。只要冲到近旁,它明军的火铳有个鸟用。他们胆敢如此挑衅我大金军威,本官必取那敌将人头,其余明人汉狗也是一个不留,定要杀它个血流成河。”黑木金霸气地说道。

    “甲喇额真大人,最好还是留下两百人,万一攻之不克,也还有预备兵力,可以阻止明军追击。”

    “哈哈,哈哈哈!”黑木金如同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道:“你等何时见明军追击过我大金勇士?只要我军全力冲击,一举破阵,那城墙上的民夫必定吓破胆,或许不用攻城就会投降了。”

    乌纳格是打老了仗的,岁数也比这黑木金更大,为人做事就老沉了几分。

    他对此事颇为坚持,只是稍稍让步一下,两部各留下满虏本部兵一百人,然后便派出几名传令兵,向各军传令。

    甲喇额真黑木金也离开中军,回到左翼自己甲喇位置,召集了五名牛录额真安排战阵。

    这些牛录额真回到他们各自的牛录后,又对拨什库和甲兵们吩咐任务,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都一脸平静的听着。

    这些牛录额真也讲得很简单,不外乎是七十步停下射箭,然后四五十步的地方时再射一次,最后冲阵时轻甲退后等等。

    牛录额真们最后都专门说到了杏的地段。这明军后阵的杏并不太宽,其实就是一条宽一点的小水沟,而且还不深,只是让他们通过的时候稍慢一些,保持密集的阵势。

    “大人!这些满虏鬼子该不会输了这一阵就退了吧?”尹大弟在王瑞边上着急地嘀咕道。

    莱州军全部装备后装击发枪后,他也天天在参加训练,而且他还是那种对枪械特别有天分的人。一般的人,一分钟内大约可以装填击发五颗子弹,但这尹迪却可以达到惊人的九颗。

    而且王瑞的体系中重军功,战后的奖赏也极为丰厚,所以人人都渴望着打仗,这尹迪的心态便是这所有人的一个突出代表!

    “胡咧咧个啥!大人自有安排!”陈松狠狠地白了尹大弟一眼,他可不知道尹大弟带没带表。

    “文渊!你来看看,这满虏鬼子是不是真的要退了?”王瑞没时间理会他们吵架,直接将穿越时带过去的高倍望远镜递给了方元。

    方元对王瑞的这个“千里镜”也不陌生,以前跟着王瑞出海冒充倭寇打朝鲜时,他就有幸使用过。他也不客气,接过望远镜便向满虏大阵望去。

    只见这满虏大军正在有条不紊地分成两部分,两部满虏兵都同时开始向莱州军的大阵逼来。

    “主公!如果学生没有料错,这伙满虏鬼子定是要对我军来个前后夹击!”方元一边将望远镜贴得更紧,仿佛这样可以看得更清晰一些,一边有点紧张地和王瑞说道。

    “哈哈!想前后夹击?来得正好!这伙满虏鬼子的统兵将领有意思,一下子便将菜上全了!来吧,老子定要让这帮通古斯野人重新认识一下,什么叫做火器!”王瑞豪迈地笑道。

    前世作为一个参加多次实战的优秀军官,同时又是一个网络资深的军迷,王瑞在了解到大明的火器和战力时,就叹息不已。

    明太祖和明成祖时,大明的军队便凭着火器将北面的鞑虏打得满地找牙,几乎灭族。

    戚帅统兵时,也是一直压着蒙虏暴打。这些时不时想跑到中原打谷的强盗们,在大明的军神面前,简直就是温顺的小猫。

    可是,有谁能想到,过去几十上百年后,大明犀利的火器竟然退化成了无用的烧火棒!

    “传令!全军做好战斗准备!通知各部营官,自行指挥战斗!”王瑞下令道。

    “好咧!大人!我这就去传令!”尹大弟在边上跟着兴奋了起来,带了五个亲卫就要去传令。

    “回来!”王瑞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吩咐道:“炮兵营和骑兵营例外,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越过胸墙攻击!”

    “大人真是世之名将!面对强虏,仍能指挥若定,如诸葛再生!学生可否为主公吹萧一曲,以为我大军助兴!”方元拱身一礼,拍着马屁道。

    “吹萧?”王瑞的思绪无耻地回到了前世东莞的夜总会,大手一挥道:“好!开始!”

    方元这个装逼的行径,后来演化成了无数的版本,有说汉威大帝和方大军师手谈退敌的,有说大汉太祖高皇帝在万军之中吹萧若定的。

    反正是如何牛逼如何吹嘘,王瑞每次听后都是哭笑不已。不过这是后话,但是却广泛流传于市井野史之中。

    “全军一举冲上去!有后退者杀无赦!”乌纳格恶狠狠地对身边的巴牙喇吩咐道。

    这次出兵,本来以为就是一次轻松的杀人放火外加抢劫奸银,没想到刚才片刻不到的功夫,便损失了近两千人马,不找回个场子,他也是不会心甘的。

    正面的近万名蒙古左右翼骑兵,开始在各自台吉的指挥下催动战马,轰隆隆地向莱州军逼近。因为骑兵所占的面积更宽,光正面的蒙古兵就差不多快将莱州军包围了起来。

    莱州军左右营的陈铭和李正浩也紧张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敌人,下令全营做好战斗的准备。

    “都给老子稳住了!听到老子的号令才开枪!老子要让满虏鬼子知道,咱们左军营也不是好惹的!”陈铭也深入到前面的五排士兵中,骂骂咧咧地给士兵们打着气。

    以此同时,莱州军右营新提拔上来的营官李正浩,也拿着一支“二八式步枪”,在队列中不停走动。

    他一边走还一边扯开喉咙大声叫喊道:“兄弟们!咱们平时吃得好,穿得好,每个月也足额拿到了这么高的兵饷。今天,到了咱们报效王大人的时间了,谁他娘的也不许给老子稀儿了!都听老子的命令,打他娘的满虏鬼子!”

    “打他娘的满虏鬼子!”莱州军阵的各个方向都开始响起此起彼此的叫喊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