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首战告捷
    “射击!”

    第一匹蒙古兵的战马冲过标志距离六十步的土堆时,朱磊用尽全身的力气,满脸通红地大吼了起来。

    下达命令的同时,他猛地一扣扳机,只听到“砰”的一声响,那枚定装了黄火药的铁弹,直接在跑在最前面的那个蒙古兵的胸膛上,打出了一个拇指大的血洞。

    这个跑在最前面,也是最勇敢的蒙古兵,无法置信地看着自己胸膛上的血洞,感受到自己体内最后一丝力气消失不见,最后轰然地向后倒在同伴的马蹄之下。

    “轰!”得到射击命令的前五排士兵,也同时扣动了扳机,莱州军阵地的前方立即腾起一排刺鼻的火药烟雾,近一千枚铁弹呼啸而出,撞向前方的满虏蒙古骑兵。

    “这些没用的汉狗!又老远打放火枪了!”乌达都脑子中刚闪过最后一个念头,跟着就是眼前一黑,他的脑袋被不知是谁射出的一枚子弹一枪打爆了头。

    刘老三处在第三排的队列中,扣动扳机后,他好象被枪托重重地往后一击。不过他早有准备,身子一紧顶了过去。

    等他稳住脚步后,他赶紧凜神向前望去,只见六十步外的蒙古骑兵几乎被一扫而空。

    无数断手断脚的蒙古兵倒在一起,惨叫哀嚎着,一些被子弹打中未死的战马也嘶溜溜地悲鸣着。

    “装弹!马上装弹!”朱磊首先反应了过来,也不去看眼前的战果,大声地命令道。

    他身边的两个号手得到命令后,也马上吹响了手中的天鹅哨,前军营前部的近千名士兵,开始在身边军官的呼喝下继续紧张地装弹。

    满虏阵中的乌纳格和黑木金,也听到了这声巨大的齐射声,不过除了吓得身下的坐骑一阵骚动外,他们并不以为意。

    无数次和明军作战的经验告诉他们:明军粗制滥造的鸟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不炸死炸伤他们自己都算是好的了。

    而且这些用火器的胆小明军又往往畏满虏如虎,还没等到敌人冲到近前就吓得闭着眼睛胡乱放枪了。这样的火器部队,在乌纳格和黑木金这样的满虏鬼子眼中,完全就成了一个无用的摆设和可耻的笑话!

    虽然听到前方有惨叫,但他们谁都不认为是自己的士兵被击中了,一致想当然地以为是明军的鸟铣又炸膛伤到自己了。

    也怪不得他们会这样想,因为以前和明军作战时,明军的表现就是这个鬼样。

    不过,前去攻击的三部蒙古骑兵感受却不一样。虽然这些冲锋的骑兵队列不算密集,但一轮齐射下来,仍然将跑在最前面的七百多名蒙古骑兵一扫而空。

    后面的好多骑兵,在前面的同伴倒下后,因为躲闪不及,也被跌倒和乱跳的马儿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更多的蒙古兵则凭借高超的骑术,要避开前面同伴的死尸和倒毙的战马。

    后面这些幸运的蒙古兵也看到了前面血淋淋的惨景,许多人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办:是继续往前冲?还是往两边分散?

    最后面的骑兵看不到前面的情形,还在顺着战马奔跑的惯性继续往前冲时,前面有些蒙古兵已经开始拨转马头要往回逃了。场面开始变得极为混乱。

    这些受到打击的蒙古兵一片混乱,莱州军前军营前五排的士兵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他们是第一次面对上万人的满虏骑兵作战。

    许多人射击后,都和刘老三一样,着急好奇地想要看看自己的战果。好在朱磊及时发布了新的命令,基层的千总,队长,伍长也反应了过来,开始大声喝骂着兴奋的士兵们继续装弹。

    朱磊自己就极爱这后装枪的射击,所以他才会跑到前面的第三排去亲身射击。他一边装好子弹,一边扫视着左右的士兵。

    见眼光所及的所有人都装好弹后,他再次将目光正视前方,瞄准一个拨转马头逃跑的蒙古骑兵的背影,大声吼道:“鸣号!射击!”

    他身旁的两个亲兵号手再次猛地吹响了短而急促的天鹅号声,将命令传达给了前五排的九百多名士兵。

    只听得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近千枚铁弹再次向混乱的蒙古骑兵撞去,又将六七百个蒙古兵打翻在地。

    更多被射中,却没有马上死去的蒙古士兵和战马再一次哀鸣惨叫了起来。这一次射击再次在余下的蒙古兵人群中腾起了一片血雾,被打烂的脑浆和血肉飞溅到这些蒙古兵的身上脸上。

    他们根本来不及射出哪怕一支箭,就眼睁睁地看着几息前还活生生的同伴被打爆了头,打穿了胸膛。

    他们虽然也是久经战阵,见过鲜血的人,但这突如其来的惨烈杀戮,还是让他们绝望和害怕了,余下的几百名蒙古兵开始不顾一切地拨转马头向后逃去。

    “装弹!停止射击!”朱磊很好地领会了王瑞战前的布署,很是沉着地控制着莱州军前阵的射击节奏。

    “好!朱磊干得不错!”王瑞也兴奋得在叫了起来。

    “恭禧主公,贺禧主公!我莱州军首战告捷,大获全胜,天下无敌!”刚才还紧张得脸色苍白的方元,首先反应了过来。

    他立即拱身向王瑞一个长揖,向王大人首先道贺,及时给王大人拍了一记马屁。

    此时的王瑞心情极好,他也客气地回了一礼:“同喜同喜!”

    不过,看着惊恐万状逃回的几百名蒙古士兵,乌纳格和黑木金却是极为不解。这派去的可是两千来人啊,怎么就剩这么点人逃回来了?真是日了狗了!

    这他娘的才多少时间,这股明军也不过前面的几排打了两枪,就将一千多能征善战的勇士消灭了?两人都有些恍惚。

    “让他们往两旁走!冲击本阵的,给老子杀!”黑木金首先反应过来,大声地命令身边的巴牙喇道。

    几十个巴牙喇冲上前去,挥舞着旗帜示意败兵向两边去,不过被莱州军的“二八式步枪”打破了胆的蒙古兵还是不管不顾地冲来。

    在这些巴牙喇一通重箭招呼,射杀了几十名蒙古兵后,才堪堪将这些逃回来的残兵败将驱赶着往本阵两边而去。

    这古代打仗,因为都是使用冷兵器,所以特别讲究阵形,因为将领要利用阵形将自己军队的战力聚合在一起。阵形如果被己方的败兵冲乱了,无疑就会给对方以趁势掩杀的可趁之机!

    所以,极有战斗经验的黑木金,很快便作出了正确的布署。

    “甲喇额真大人安排得极是。本将这就叫人将这三个台吉找来,我们一起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乌纳格也及时作出了应对。

    这次试探性的进攻,实在是败得太快,太匪夷所思了!这明军何时有这么强悍的战力了?

    两千多的骑兵,眨眼之间,便被消失了七成多,乌纳格和黑木金都觉得应该将派去进攻的几个蒙古台吉叫来问个究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