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得不战
    “甲喇额真大人,你看对面这股明狗的军阵如何?”

    乌纳格皱着眉头,低眉顺眼地问身边的黑木金道。

    乌纳格虽然名义上比黑木金这个甲喇额真官职高,但人家却是通古斯满虏。主子和奴才的分别,乌纳格还是懂的。

    所以,他每次决定大事之前,都要征求这个监督的甲喇额真的意见。

    正白旗的甲喇额真黑木金细细地将莱州军打量了一番,好半会儿才说道:“嗯,似乎不太好攻,那道墙甚为可恶。我断定他们前排必是火枪无疑。你细细看,明狗的火枪可以很轻易的打放,可是射箭却举不到那么高,除非前后手都抬高才能射出,可是那样放出就无力了。若是冲到墙边,我们的弓箭便没有用。若是隔远射,多半都要被那矮墙挡住。而且墙上似乎泼过水,一时间怕是难以推倒。”

    乌纳格听了后,也点着头道:“主子说得没错,如果不能破这个军阵,这固安县城怕是攻不下来的。”

    乌纳格又再细细看了看军阵,禁不住有些想退缩,他又试探着说道:“老汗当年曾嘱咐我等,不要妄自攻击坚固城池,攻之不克,反堕我威名。前几日大汗在明国京师城下也说过,若攻坚处,军士被伤虽胜无益。这支明军多为步军,引之到平野之地围困更佳,甲喇大人以为如何?”

    黑木金心里也有些赞同,但看着后面的固安县城,心中又有点舍不得,这可是钱粮女子无数的花花世界呀!

    毕竟这满虏鬼子破关入侵以来,从未逢一败,精气神都非常高,连关宁和宣大精骑都不是他们一合之将,从不敢和他们正面作战,更何况是这么一支莫名其妙的步兵。

    但黑木金又有点害怕损失太大,他们悬师入寇,最怕伤员太多,那会成为行军的重大负担。

    乌纳格看他犹豫,在一边也不再说话。反正自己是把问题抛给他了,打不打都由这个甲喇额真来做决定。万一真死伤了人,也有人来帮着分担责任。

    黑木金正要答应退兵,对面的中军旗位置的一辆马车上突然倒挂起两个人来,那马车慢悠悠的从中军位置往前排开来。

    甲喇额真黑木金的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那两人的脑袋下面,都吊着一根细细的辫子。而且这两个满虏鬼子,虽然是倒挂着,但他们也看到了对面的满虏的大军,开始拼了老命伊伊呀呀的大叫了起来!

    黑木金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不用说这一定是两个被抓住的满虏,周围的满虏士兵们也一阵骚动。

    他们自老野猪皮努尔哈赤之时起,就是几百人追着明军几千人打,还从未有明军敢如此挑衅的。

    明军阵中的马车到了前排的矮墙缺口终于停下,几个强壮的明军将两俘虏解下,按跪在地上,两个满脸横肉的明军刽子手拿着大刀比在那两个俘虏的颈子上,狞笑着看向这边。

    前面几排的满虏兵们眼力极好,全都看的清清楚楚,队列中开始响起嗡嗡的议论声来。要不是建奴军律森严,怕是有人早已骂了起来。

    那两个明军刽子手比划了好一阵,然后猛地同时将大刀挥起,刀光中闪过两颗人头落地。

    两个持刀的明军得意洋洋的一把提起辫子,高举着人头在矮墙外大摇大摆走了起来,明军阵列中顿时响起一阵“杀满虏!”的欢呼声。

    甲喇额真黑木金咬牙切齿看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乌纳格总兵官,要是大汗知道我们就这样走了,肯定是要受到处罚的。今天,哪怕是再硬的骨头,咱老子也啃定了!”

    “好!甲喇额真大人!我听你的,咱一起啃这块硬骨头!”乌纳格赶紧附和着黑木金的话。

    这满虏主子的甲兵都被明狗抓住,还当着满虏大军的面杀了。现在是不得不战啊。

    乌纳格说完后,又双眼冒火地看了看对面那些得意洋洋的明军,对身后的亲兵狠狠道:“让科尔沁的乌达都、者耳都济、乌克丹等三位台吉来中军接令,左右翼甲兵都下马披甲,先派两千人突击一下。”

    黑木金见他这样布置也是中规中举,也就点头称是。

    不一会儿,科尔沁的三位台吉便过来领了军令,带着两千多蒙古骑兵,哇啦哇啦地大喊着,尘土飞扬地向莱州军阵地冲去。

    这个时代的蒙古骑兵,早已没有了成吉思汗时,蒙古铁骑的威势。

    两千多骑兵队列撒得极宽,乱哄哄地混在一起向莱州军冲去,很快便冲近到距离莱州军七八十步之地。

    朱磊紧咬嘴唇,皱着眉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骑。战前的军情简报会时,王瑞王大人已经对各营主官说了,要相信自己的武器装备,要相信莱州军长年累月的训练,要相信这些经过实战的士兵。

    为了最大程度地消灭满虏鬼子的有生力量,王瑞要求首战时,将敌人放近到六十步的距离时再打。

    因为敌骑在马上所用的骑弓,其射程最多不过五十来步,而且还多半是疲软无力的,就是射到人身上也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是莱州军的“二八式步枪”,其有效射程却超过了一百步,可以打死这个距离内的任何敌虏。

    换句话说,在六十到一百步的距离内,就完全成了一个不对称的对战。莱州军可以从容地射杀满虏士兵,而满虏士兵的弓箭却几乎射不到自家阵前。朱磊在等待的,就是让这些蒙古骑兵越过事先堆放在阵前,标距为六十步的土堆。

    “前五排准备!”朱磊大声的下令。

    前两排三百多士兵立即蹲了下来,枪口微微斜指前方。后两排的四百多名士兵则借着山丘缓坡的地势,以八字步拱身的姿势,将手中枪直指前方。

    最后一排两百多士兵则完全是很从容地站立着,手中的火枪也是同样指向这些蒙古骑兵冲来的方向。

    因为莱州军使用的“二八式步枪”,是采用定装弹的后装击发枪,所以士兵们可以用任何姿势射击装弹。

    “科心沁的勇士们,准备弓箭!”莱州军对面,冲在最前面的固山额真乌达都,已经兴奋得络腮胡子乱颤,大声招呼着手下的勇士们准备放箭。

    “让这些汉狗尝尝我蒙古勇士的利箭!”另外两个蒙古台吉者耳都济和乌克丹,也大喊大叫着招呼自己的人作好射箭的准备。

    七十步,六十步,朱磊透过飞扬的尘土,紧盯着距离自己军阵六十步的土堆,心也仿佛在随着蒙古骑兵的马蹄跳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