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好对付
    越来越多的满虏在地平线上涌现,慢慢地连成黑压压的一片。

    俗话说得好“人上一万,人山人海”,更何况这些满虏鬼子全部都骑着马,多数人还是一人双马甚至三马,所以占的面积就更宽广。

    给人的感觉仿佛满虏鬼子军的人数比莱州军多得多,也更有威势。

    乌纳格和黑木金两个统兵的将领,现在身处其中,也颇有点顾盼自雄之感。

    “逼上去!看看这些汉人尼堪是个什么鸟样!”黑木金粗豪地挥着马鞭道。

    “按主子的吩咐,逼上去!”乌纳格马上对传令兵吩咐道。

    乌纳格虽然是指挥全军的将领,不过在黑木金这个真夷满虏主子面前,他还是得以黑木金的命令为准。

    近一万五千名满蒙虏兵继续催动着战马向莱州军逼近,两万多匹战马的铁蹄敲击着地面,让远在几里外的莱州军都能感受到大地的颤抖。

    王瑞远远地眺望着逐步靠近的敌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身边的陈松道:“传令全军,开始应旗!”

    “步兵前军营,中军黑旗,开始应旗。”陈松大声传令道。

    台上的黑旗竖起,往步兵前军营点去。前方的步兵前军营朱磊和亲兵旗手站起,前军营的黑旗竖立,往它自己的方向一点,成功应旗。

    中军的红旗和白旗,又开始与陈铭的左军营和李正浩的右军营开始应旗。

    左右军应旗完毕后,中军的绿旗和蓝旗,又和徐福的后军营和汤效先的骑兵营开始应旗。

    前后左右和骑兵各军营旗应旗后,又分别开始向所部各把总旗应旗。

    每个营的六个把总旗升起,然后开始向百总旗应旗,这次升起了十八个百总旗。

    百总旗应旗完毕后,十八个百总旗又开始与旗队长应旗,旗队长纷纷起立,取下身后的背旗挥舞。阵列上顿时一片旗帜飘扬,如同飞舞着无数的蝴蝶。

    固安城楼上的守城士兵和民众,都看得傻傻发呆了。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正规军的军容,其它的大明官军,能排成整齐的队列,不乱哄哄的都很少了。没想到这只莱州来的客军,竟然有如此威武雄壮的军容。

    五军营旗对中军旗回旗后,陈松对王瑞报告道:“大人,应旗完毕。”

    王瑞对陈松下令道:“传令,全军起立!”

    “中军掌号鸣孛罗。”陈松高吼道。

    一声低沉的孛罗号声响起,轰的一声,接近两万多的步兵骑兵,都齐刷刷的起立,如同原本的阵列突然长高了一截。

    “虎!”全军齐声高呼一声,城墙上的人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齐喊吓了一跳。隔得近的十几名满虏鬼子兵的坐骑也受了惊吓,头一扭就往后面跑去。

    “哈哈!不错!咱大明的军队,还是很有气势嘛!”城墙上的慕容玉见此情形后,也手舞足蹈地大喊大叫了起来。

    “全军备战,检查装备。”王瑞可没听到这样一个风流公子的赞扬,他最后对全军下令道。

    中军旗号一层层传达后,各队都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

    现在,莱州军各营士兵都是用的“二八式步枪”,这是一种使用定装弹的后装击发枪,所以士兵们很快就装填进了第一枚定装弹。

    然后,每个人又按照操典,检查随身携带的子弹,工兵铲,刺刀和手榴弹。

    正面朱磊前军营的第一排士兵全部踏前一步,整齐地站在胸墙之后。

    前军营前排的士兵们占据了最好的视角,前军营的营官朱磊也跑到了第一排,负责指挥本部正面所有的火器队。

    他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身形站得笔直地看着前方。

    对面的满虏鬼子军队如黑色的潮水漫过大地,几万只马蹄踩踏地面的声响,如同天边逼近的滚滚雷声。

    人马喷出的白气也汇成一片,虽然满虏全军只有一万多人,但却显示出了千军万马般动人心魄的气势。

    中军几名东江来的参谋陆续确认:有八个蒙古固山旗帜和一个正白旗甲喇旗帜,还有一些蒙古部落兵,满洲本部军中还夹杂着一些包衣。

    估算其总人数在一万二千人以上,但战力最强的后金本部兵却只有七千左右,其中满虏鬼子真夷兵还只有三千多人。

    满虏鬼子军终于在五百步外停下,开始从容的整队。双方都开始更仔细地互相打量着对方,掂量着对方的斤两。

    如果换成其它的明军,在野外遇到这过万的满虏鬼子兵,肯定是早就吓得转身拔腿逃了。但是莱州军的人却不是这样,大多数的人是既紧张又兴奋。

    比如这陈松,看着对方过万的人马,却一点也不害怕。他居然还笑着和王瑞开起了玩笑道:“大人,满虏鬼子可别不敢来攻啊。”

    旁边的尹迪嘿嘿一笑:“就是不来攻,咱们也可以用迫击炮打!”。

    以迫击炮的射程,其实已经可以将满虏鬼子前部的三分之一士兵覆盖在内了。但是,王瑞却不想过早地暴露了自己军队的战力,他还想隐藏实力,给予满虏鬼子主力致命一击,让满虏鬼子痛到骨髓里。

    王瑞笑着道:“尹迪,你这个败家子儿!存不下一点东西!满虏不来攻,咱们可以想办法激怒它!不是还剩下两个满虏鬼子吗?这可是我莱州军压箱底的宝贝!给老子挂起来!”

    满虏的统兵将领总兵官乌纳格冷冷看着对面的军阵,心中颇有些犹豫,他参加了努尔哈赤几乎所有的大战,战争经验十分丰富,对面的这支近两万人的明军,军阵军容严整,绝非易与。

    这支明军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说不出在哪里见过。

    他虽然是总兵官,但是他却很怕出现大的伤亡,因为他有自知之明,这次所统帅的蒙古两翼实际上并不是单独编制,都是从满洲八旗中抽调的蒙古牛录。

    这四十个蒙古牛录分为八个甲喇,分属满洲八旗,所以他包纳格也并不是真的旗主,连个固山也算不上。

    黑孩(黄台吉)上台后提高蒙古待遇,想要分离蒙古牛录,但目前还不能完全办到,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就是出征时让他们单独组成一军。

    乌纳格现在近距观察对方,见这支明军仍是以步兵为主,在一道矮矮的墙壁后面,整个军阵一片黑色,看不到他们的武器,几乎没有看到身着铁甲手持长枪的近战兵种。

    难道全是火枪兵?真是太过诡异了!乌纳格有一种直觉,这股明军不好对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