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扮猪吃虎
    林思德去回报王瑞时,王瑞正在给几十个馋嘴的儿童派发那香甜的“汉家果”。

    经过二十多日的随军行动后,这帮小家伙也被后勤连派去照看的人教会了排队等侯。

    一个个的馋嘴儿童流着口水,等着他们最喜欢的“王叔叔”给自己发果果。

    如果有后世的家长或是幼儿园老师看到,肯定得称赞王瑞这个“园长”干得不错!当然,还有后勤连那些友情客串的“幼儿园老师”和“护工”。

    “孩子们!你们喜欢吃汉家果吗?”王瑞高举着汉家果,问排成两排的孩童。

    “喜欢!”几十个孩童奶声奶气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道。

    “哈哈,有点幼儿园的味道!”王瑞回过头,对身边一脸焦急的方元笑着道。

    “大人,我军这阵布得甚为不当……”方元着急地进言道。

    这都啥时候了!王大人居然还有闲心来摆弄这班孩童?

    “文渊稍安!让本官先将这些‘好吃嘴’打发了!”王瑞抬手制止了方元。

    “可是,马上就有很多满虏鬼子要来抢了去了!你们说,怎么办?”王瑞继续挥动手中的汉家果,问这些流着口水的孩童。

    “打他!”“掐他!”“吐口水!”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回答。

    “哈哈!有志气!对,汉家果是我们汉人的东西,谁想来抢了去,我们就要打死他!掐死他!”王瑞一边豪气地说道,一边开始一一给孩子们分发。

    等到每一个孩子手上都拿到一个后,王瑞又说道:“等下,你们就边吃汉家果,边看叔叔打满虏鬼子,好不好!”

    “好!”孩子们再一次异口同声地回答。

    回答的话音一落,队列中几个性急的小家伙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哈哈!”王瑞摸了摸站在前面的一个小女孩儿的脑袋,转过头问林思德道:“思德!可和城上的人说好了?”

    “大人,这固安的狗官真是太没有天良了!”林思德脸一红,便将刚才在城下的那幕说了一遍。

    “哦!这固安的知县,真的让人这样回复我?我能耐他何?”王瑞眯着眼,微笑着问道。

    “大人,这固安的狗官确实是这样说的。属下等几个都听着呢。”护卫林思德一同前往的一个亲卫伍长也证实道。

    “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王瑞冷笑道。便示意林思德等人各自下去。

    待众人走后,他才回头看着一脸焦急模样的方元,笑着道:“文渊,可有何教我?”

    “大人,为何不背城列阵?这样,我大军也可有所依托,不至于腹背受敌啊!”方元自幼上进好学,且又以伯温诸葛自居,故而兵书战策读了不少。

    他一番观察思索之后,很容易便发现了王瑞现在的布阵极为不妥。

    因为王瑞将军队列阵在了固安县城的西南面,近两万大军堪堪占住了一匹小山。小山后,则是一条一丈多宽的杏。

    靠河扎营的道理方元当然是懂的,依托小山,占据一个有利的地形,好象也说得过去,毕竟敌人进攻时,需要仰攻。如果只是这样分析,王瑞的阵地选得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分析作战地形可不能光这样看,方元可不是光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因为在京邻的平原,这样的小山其实根本就算不上山,形象一点说,更象是一个位置稍高的大土丘。

    而且那所谓的河,虽然有一丈多宽,但是河床却是极浅,不要说骑马的满蒙骑兵,就是着甲的步兵也可以轻易地涉水而过。

    所以方元才说如此列阵,恐会腹背受敌,便是这个道理。因为小丘下可是一马平川,很利于骑兵作战的,满虏鬼子可以自行选择战或是不战,很有战场的主动权。

    而且小丘后的河流也不宽,特别是河床很浅,满虏鬼子完全可以从背后发起攻击。故而,还真没有依城而战来得实际。

    王瑞耐心地听着方元分析完,笑着道:“先生所言有理,估计这股满虏鬼子的统兵将领也会这样想。只不过,这可不是你们心目中的战场,你们只想到了刀枪弓箭,虽知我莱州军的武器可是早就超越了这个时代。且容某来一出扮猪吃老虎吧!”

    经过无数次演练后,王瑞确信:自己这支以后装击发枪,手榴弹和迫击炮武装起来的军队,面对同一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都具有压倒性的战力。

    所以说,完全不需要考虑能不能打赢,而是要考虑如何尽可能多的歼敌。毕竟莱州军的骑兵还是太少,太不成熟了!满虏鬼子要是转身就跑,王瑞可不认为自己的士兵能迈着两条腿追上去。

    王瑞衙这个战丑,相信久经战阵的满虏鬼子将领也能看出这个端倪。他就是故意卖出这个破绽,来等敌人上钩。

    不过,虽然自己的军队武器犀利,但王瑞还是安排全军做好了细致的准备工作。在迫击炮和火枪的有效射程位置,莱州军都挖出了近一米宽的壕沟,用土堆标注出射击的诸元。

    而且为了迷惑敌人,也为了给首次面对凶残满虏鬼子的士兵们,提供一分安全感,王瑞还让人在自己军队的最前面,修了一圈几乎平肩的胸墙。

    只不过这个胸墙修得马屎皮面光,外面浇了水,让它结了冰,看着很牢固,但背面却很马虎,如需要出击时,三五个人一起用力一推,立马就能推翻。

    为了打了胜仗时,能够追击,王瑞还把自己宝贵的一千多骑兵藏在了山丘后,让守卫后山的徐福部演练了几次为骑兵让开道路。

    等到全军做完这一切后,王瑞开始轻松地骑着马,带着方元四处巡视。不过方元可不象王瑞一样放松,因为他实在搞不懂王瑞如何演这一出“扮猪吃老虎”。

    方元看不懂,固安城头上的秀才公子哥儿慕容玉也看不懂。他平时虽是一个号称“嫖遍固安未逢敌手”的公子哥儿,但却颇有勇气和气节。

    这不,听说青面獠牙的满虏鬼子要来了,一起玩耍的秀才读书人都吓得瑟瑟发抖,要找地方躲起来,他却不顾家僮的劝告苦拦,跑到这城头上看起了热闹!

    真是奇葩年年有,明末特别多呀!

    “这城下的军队是哪里来的武夫带领的?居然不知道背城而战,保护腹背的道理?”慕容玉口若悬河般地谈论道。

    这时,在视线可及的北面,远远地出现一个汹点,正是前锋的满虏哨骑。

    那名满虏哨骑策马缓缓的靠近,他的身后渐渐出现更多骑马的身影,他们来到五百步外,不再逼近。大概一百多骑分布在莱州军阵地四周,似乎把近两万的莱州军包围了一般。

    “满虏终于出现了!”王瑞重重地吁出一口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