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一只肥羊
    虽然为了保持全军士兵的体力,王瑞刻意地放慢了行军的速度.

    但兴奋的莱州军将士仍然只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先后越过了信安镇和永清县城。而此时的满虏大军也正在大明京师郊外四处烧杀奸银,敌我两军极有机会迎头撞上。

    “大人,我大军前锋哨骑现已前出固安十余里,据哨骑回报已经看到满虏探马出没了!”担任此次作战探马总管的张二前来报告。

    “终于来了!”王瑞喃喃的念道。在前一异时空的后清俄虏时代,他只能悲愤地看着包衣走狗们把野蛮的屠夫美化为英雄,有时还要忍受猪尾巴辫子戏的精神污染,这让通事理有血性的王瑞情何以堪?

    王瑞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唯一有此感受的一个!

    那些喜欢以反抗满虏对汉人进行杀戮和种族灭绝为主题的明穿小说作者和读者,在王瑞想来,也一定和自己有着相同的思想感受。

    有血性的汉家袍泽,绝对不止千千万万!

    但今天,王瑞却是如此的幸运,上天就这样毫无准备地让他穿越到了明代。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让他做了这些有血性的汉人明穿小说读者的代表。

    让他亲手打造出一支属于自己的铁血雄师,前来为被满虏鬼子残忍杀害的八百万辽东汉人报仇。时空变幻之奇妙,实在让人感叹!

    稍事感叹后,王瑞聚拢自己的心神来,看到张二还在旁边静静地等待,便果断地下令道:“再探!最好搞清楚前方来的这支满虏有多少人,来的是满虏哪个旗?同时预估敌我双方相遇的时间,为我大军寻找最有利的战场!”

    “是!大人!”张二习惯了王瑞偶尔走神的状态,闻言立即果断的回答道。

    有时他就忍不住在心里想:大人此刻是不是在和神人对话?

    不过,此时的张二却没时间多想,匆匆向王瑞行了个举手礼后,他就立即打马离开,前去安排回报的各支哨骑队再探。

    近两万人的大军仍然沉默而又森严地前进,只有皮靴踩踏在地面的啪啪声,以及棉衣摩擦的沙沙声和偶尔响起的马啸声,整个莱州军显得杀气腾腾。

    一刻钟后,张二再次回来报告:“大人!来的主力是蒙古左右翼和一部分正白旗满虏兵,总数超过了一万人,目前尚无法估算到更准确的人数。”

    “来得好!老子就怕他娘的来少了!”王瑞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地捏着拳头道。

    等自己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下后,他又问道:“还要多久才会和敌人对上?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作战场吗?”

    “报告大人!估计再过三刻钟后,就会和敌人对上了。接战的地方,最有可能就是在固安城外。对我莱州军最好的战场,便是抢先进入固安城,这样既可以攻又可以防!”张二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将自已的看法说了出来!

    “传我的将令,晓谕全军:立即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同时命令全军加快速度,尽快赶到固安城下。”王瑞很是干脆地对陈松命令道。

    “大人高明!只要据城而守,咱不管满虏来的是多少,我莱州军都能轻轻松松地应付了。”张二等陈松带人离开以后,这才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张二,你错了!我莱州军加快速度,不是为了抢先进入固安城当缩头乌龟,而是为了抢占最好的作战战场!”王瑞微笑着摇头道。

    他才不会傻乎乎地躲进固安城,他就是要利用满虏鬼子一直以来对于明军的轻视心理,运用自己强悍的武器和战力优势,最大程度地对满虏鬼子及其仆从军来次迎头痛击。

    毕竟王瑞的骑兵还不占优势,满虏鬼子要是带着蒙古二鬼子跑了,他到哪里去找这么多敌人来杀?

    就在王瑞带着莱州军赶往固安城下时,蒙古左右翼的乌纳格总兵官,以及随军督战的满虏太君正白旗的甲喇额真黑木金主子,也收到了前方探马的回报:前方发现了一支古怪的明军!

    蒙古左右翼大多是逃到建州的蒙古人,黑孩(黄台吉)要求他们的衣着、习俗全部要比照满虏一样,他们现在从外形上已经与满虏八旗无异,军律也同样十分严酷,他们的战斗力比起那些外藩蒙古确实强悍了许多。

    老野猪皮努尔哈吃时代,投靠满虏的蒙古人越来越多,基本都是原来臣服于察哈尔的科尔沁、乌鲁特部落,还有部分喀尔喀蒙古。

    奴尔哈赤于是将其编为两旗,名义上与八旗固山额真地位相等,实际上只是满洲八旗的附庸,大政上从来没有他们的发言权。

    这次领兵的乌纳格是在老野猪皮初年就投奔后金的,是最早投靠满虏的蒙古人。

    宁远大战时,攻陷觉华岛,指挥满虏鬼子屠杀明军和汉人百姓十数万人的就是他。

    如果王瑞和莱州军不出现在这里,按原来的历史轨迹,固安就又将成为他乌纳格升官的踏脚石。几万固安汉人民众,又将被满虏鬼子及其走狗野蛮屠杀!

    “伊奇兰,你来给甲喇额真主子说说,这股明军有啥古怪?”乌纳格皱着眉对一个哨探头子吩咐道。

    原本哨马回报固安城池不高,城池面积却很广,想来是应该可以攻克的。于是,他便带领大军前来,准备将之攻克后,屠城杀人抢夺钱粮物资向主子邀功。

    结果行进途中,哨马却又来报,有一支大规模的明军正在向固安靠近。而且哨马也多次遭遇到对方拦截。

    虽然哨马之间的交锋并不多,但对方表现出了完全不同于其它明军的旺盛攻击**。只要一有机会,这些骑术看起来并不精熟的明军探马,就敢冲上来咬上一口。

    而且他们时不时,还会远远地对着自己这边的哨骑开枪,而且己方已经有四五人被敌人的火枪击杀了。

    如果是其它的明军,见到如此多人的满虏军队,早他娘的就望风而逃了,哪还会出现这种古怪的哨马对战情况呢。

    结果乌纳格不得不派出近两百多人的哨骑,才堪堪逼退了对方。

    “哈哈!乌纳格总兵官,你滴胆子怎么变得和这些汉狗一样的小了?这明军的军将爱养家丁,个别家丁的战力还是不错的。但这又怎样?只要我大金勇士发起攻击,他们一定会恨爹妈没有给自己多长两条腿,好让自己象兔子一样尽快地逃跑!”黑木金听完哨马的报告后,不宵一顾地说道。

    乌纳格一听之下,也觉得这黑木金讲得很有道理。这明军的情况,不就是这样吗?

    每个大明的军将多少都会养些家丁,这些家丁的战力还是不错的。

    但是,家丁以外的其它明军士兵,则就完全面黄饥瘦、衣衫破烂,好象乞丐一般。

    到时,只有我大金勇士一冲锋,将这些有战力的家丁吓跑了,余下的明军士兵,便只有被屠杀的份儿了!

    “黑木金主子所言极是!我们现在就加快前进速度吧!尽量赶在这股明军抵达前,前进到固安城下吧。趁他们来不及进城,又立足未稳,我大金可立马向这些泥堪发起攻击,一举将其击溃。”

    乌纳格虽然职位比黑木金这个甲喇额真高,但奈何人家是满州太君,身份就是比蒙古人高了一等。所以,乌纳格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讨好着他。

    “嗯,这股明军有两万多人,他们带的钱粮物资肯定不少!这可是一只肥羊!”黑木金有些兴奋地叫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