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土豪驰援
    袁崇焕的如此作为,让对其以国相托,信任恩宠有加的崇祯皇帝,失望和愤怒都到了极点。

    十二月初一日,崇祯皇帝召对袁崇焕、满桂及其部将黑云龙於平台。

    崇祯帝以袁崇焕擅杀毛文龙、勾结清军入关、射伤满桂三事责问袁崇焕,袁崇焕一时语塞,崇祯皇帝当即便命令锦衣卫将其拿下,后又发南镇抚司监候。

    说实话,袁大忽悠死得一点都不冤!当然,伪满清的历史书本中也有将其美化为英雄,说是崇祯皇帝中了满虏反间计的说法。

    比如,不具有任何可信性,满纸假话和谎言的《明史》袁崇焕传中便记载:“会我大清设间,谓崇焕密有成约,令所获宦官知之,阴纵使去。其人奔告于帝,帝信之不疑。十二月朔再召对,遂缚下诏狱。”

    臭名昭著的满虏包衣老狗阎崇年等,一些所谓的“学者”,就倾向于认为崇祯皇帝杀袁崇焕,是因为朝廷内阉党余孽的诬陷,以及黑孩(黄台吉)的反间计起了作用。

    稍有脑子的读者都可能想骂这帮蠢货:“你丫的猪脑子里全是豆花吗?”

    祖大寿等人闻讯后,本就无心作战的关宁军总算找到了借口,当即率领大军疾归山海关,情势再度逆转。

    此后,黑孩(黄台吉)引军亲自上阵,士气低落的明军节节败退,大将满桂、孙祖寿皆战死沙场。

    除了关宁军,摆在崇祯皇帝面前的,还有更闹心的事。

    山西巡抚耿如杞和山西镇总兵张鸿功,分别带领抚标营、山西镇正兵营勤王,到了京师附近了,没了粮食,便申请补给。

    按大明的规矩,要在到达当地的第二天才能领取军粮,于是他们第一天被调到通州,第二天被调到昌平,第三天又调到良乡。三天调了三个地方,五环外面走了一圈,没一个地方能呆到第二天,也就一次都没能拿到粮食。

    大冬天里天天走无用的路,又吃不饱饭的丘八们怒气冲天。文官们虽然聪明,但丘八也不是傻蛋,终于一哄而散,一路抢掠往山西逃回。

    山西镇也是九边精锐,两营合计五千多步骑兵,历尽艰辛到达京师勤王就是如此待遇,就因为文官们的小聪明,又丧失一支珍贵的力量。

    堂堂大明京畿,竟任由满虏四处抢掠杀人,十数日来,光北京城周边各县,被满虏杀害的大明百姓就达百万之多。满虏之凶残,杀戮之惨无人道,比之后世小日本的“南京大屠杀”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此情形之下,危城坐困的崇祯皇帝,此时收到王瑞和莱州军的请战血书,心中的宽慰和期待,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只是,这本不会在明末己巳之变出现的王瑞和莱州军,此时又在哪里呢?

    让大明崇祯皇帝牵挂万分的王瑞和莱州军,此时正行进在永清到固安的路上。

    一路招摇,赚尽沿途民众眼球的莱州军,终于在崇祯二年十二月一日抵达天津卫。

    大军在天津静海镇外,会合等待的徐福朱磊两部过万名将士之后,便在浮山海军的协助下横渡三角淀,沿卢沟河一路北上。

    虽然现在的莱州军总兵力已经是近两万人的大部队,但是经常进行长途拉练的莱州军仍然行军速度极快。

    特别是因为在浮山湾打闻香教时,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实战演练,所以莱州军从最高统帅王瑞到最低层的士兵,都对这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极为熟练。

    而且特别要说明的是:作为最高统帅的王瑞,虽然穿越到了明代好几年了,但是他的思考方式仍然很现代。

    在王瑞看来,你出门旅游做工,都得带够钞票,更何况现在是去打仗!所以这物资钱粮,肯定是要“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

    再说了,王瑞通过玻璃镜子等具有垄断暴利的各大工坊,赚到的银钱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还不算,光是从朝鲜倭国和海上,莱州海军抢回的金银就不下白银五百万两。

    等待己巳之变,对满虏鬼子给予石破天惊一击,王瑞可是为之准备了好几年。所以这次北上作战,王瑞根本不在意花多少钱。

    他在心里发誓,那怕是用银子堆,也要堆出一个胜利来!

    这么重大的战事还舍不得花钱,这钱要等到什么时间花?等到满虏太君拿着刀枪架在自己脖子上吗?江南东林党的汉奸文人傻瓜蛋们干过的蠢事,王瑞可不想再干一遍!

    所以,他对这次军事行动计划的军费为白银三百万两,平摊到每个大头兵身上则大约是三百两。如果打上三个月,每个士兵每天的花费大约就是二两。

    这是个什么状况?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有钱任性!其它勤王的明军,一个月也没有二两的花销吧。这样一对比,再笨的人都能明白了。

    因此王瑞的大军从莱州北上,虽说是在一路撒钱,但到达天津静海时,也只花了五十万两。整个大军物资钱银之充足,简直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疯狂地步!在这战乱纷纷的时节,走陆路的这支大军居然每日每餐都在鸡鸭鱼肉的。

    这他娘的那是去打仗!你丫的这是北京团体豪华游好不好?

    如果山西巡抚耿如杞和山西镇总兵张鸿功知道,此时京师边上还有这样一支大手大脚“败家子”一样的军队,估计得气得喷血!这才是典型的“人比人气死人”嘛!

    在王瑞不计成本的充足物资钱粮保证之下,每一个莱州士兵都吃得好喝得好,个个精强气壮,无论是走陆路还是走海路的军队,没有谁有哪怕一丝长途行军的疲惫。而且经过训导官一路的宣传,人人都渴望着尽早和满虏鬼子当面一战!

    王瑞的莱州军可不象其它的明军,一提到满虏鬼子就畏之如虎的。这支军队在王瑞这个铁血统帅的领导之下,可是在不断的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

    严酷的军纪,战后的重金奖赏,莱州系统从各方面赋予军人的荣誉和优待,训导官日复一日的宣讲,早已打造了这支军队坚韧不拔求战如渴的军魂!

    再说了,这满虏鬼子,哪是那些胆小鼠辈说的那样青面獠牙,不可战胜的?咱莱州军就是杀满虏起家的。活生生从朝鲜抓回来的满虏还少了?

    这一枪刺去还不是一样的一个血窟隆?打他砍他时,还不是一样的依依呀呀的求着大爷饶命?谁他娘胡说什么满虏鬼子满万不可敌?我呸!

    莱州军将士们的这种感觉,就好象后世一个成绩优秀的高中生,家里为他准备好了一切,现在正精神抖擞地赶往考场去!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每个人都想要早点到战场上去。

    王瑞这个本不该出现的“土豪学生”,正在崇祯帝的牵挂之中,突兀地杀向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