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撒一路
    虽然王瑞的莱州军一路闹得动静很大,可是却并没有见到多少老百姓跑出来看热闹。

    王瑞期待的:父老乡亲夹道相送,预祝莱州健儿北上抗虏成功的情形,也并没有如他所愿般的出现。

    王瑞不知道的是,在大明晚期,历来都是“兵过如灾”。其实说白了,就是大明此时的军队军纪涣散,沿途没有不祸害老百姓,抢夺民众粮食财物的。

    尤其是客军过境,更是无所顾忌地为非作歹,让沿途百姓苦不堪言,唯恐避之不及,哪还会有人轻易跑出来看热闹呢。

    不过,王瑞却并没有灰心失望,后世成熟的办法多着呢,随便拿出两招,也能让这个时代的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还得乖乖的为自己和莱州军四处扬名。

    这日到达青州府安丘县城外后,虽然提前布局的商行及时送来了青菜、肉蛋和粮食等物,王瑞还是下令后勤连的采买人员会同训导官,四下去采买粮食柴火等物。

    王瑞就是要用这种零距离交往的方式,让安丘县的百姓去感受莱州军和大明其它军队的不一样。

    再说了,越往北去,靠近京师之后,粮食肉类的价格也会更高,甚至拿钱买,都不会买到。

    所以,能在行军路上减少军队自身粮食的消耗,对于王瑞的莱州军而言,也是格外具有战略意义的。

    等到了京师郊外后,到时自己手中有钱有粮,又手握着超越这个时代的强悍武器,外加近两万雄兵,管它满虏还是关宁,老子想打谁,就可以打谁。王瑞得意地想道。

    按照王瑞的事先预案,莱州军的采购人员便一一去叫门求购。许多人家因为见识过以前官军的丑恶嘴脸,都不愿意开门相见。

    莱州军的训导官们,便耐心地一一高声致谦,并在这户人家门前留下少许铜钱,然后就秋毫无犯地离去。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人家,见前来采购的人少,也没有带刀枪,便开门来看个究竟。

    不过粮食什么的,也还是没有人敢轻易发卖的。万一这伙官军拿了粮食,翻脸不给钱了呢。所以走了一大圈后,除了收到少量粮食外,柴火倒是买了不少。

    莱州军也并不亏着人家,不但比着市价付款,而且还要另外加上四成,让这些敢于大着胆子和莱州军交易的人占上一点小便宜。

    当日秋毫无犯地宿营在安丘城外后,第二早餐时,军营外便来了很多大人孝围观。

    特别是那些收到过莱州军留下铜钱的人家,听到邻居高价卖了柴火杂物之后,都捶胸顿足不巳,心痛自己没有发上这笔小财。

    不过华夏农民们可爱的小聪明,在此刻便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出来。

    这帮“吃瓜群众”在一夜平安无事之后,便开始呼朋引伴地前来围观,当然更重要的是顺便兼做小贩,要卖给莱州军柴火粮食等必需之物。

    王瑞吩咐后勤连的少年工作组以高于市价两成的价格收了,并让训导官们也参与进去,趁机将莱州军威武雄师秋毫无犯的光辉形象,大肆渲染吹嘘了一番。

    如果仅止于此,那大伙可就把王瑞王大人这个穿越者想简单了。

    在后勤连和少年工作组看着一大堆柴火米面甚至是活鸡活鸭一个头两个大,操心着如何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军带走时,王大人又让林思德以平时三倍的工价开始招收脚夫零工了。

    因为有之前买卖物品的信誉在,当即便有两百多人要报名应征。林思德赶紧宣布,只需要招请一百人,而且还只能随军一两日。

    在莱州军招蓦到新的民工脚夫时,就要结算工钱离开。众人虽然觉得遗撼,却还是按照林思德的要求排成五排,一个一个的走上前去接受挑选。

    说是挑选,其实主要还是观察这些人的身体状态,莱州军行起军来速度可是极快,王瑞真怕这些民夫一时受不了。

    几经挑洋,最终确定下八十七人来。刘牧州刘老二便是这幸运的八十七人之一。

    很出乎刘老二预料之外的是,被挑选上后,交代给他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吃饭。而还不许夹带,有训导官会守在一旁看着你吃完。

    刘老三吃了两碗加了咸菜肉片的浓粥,又吃了两个大白馒头,还想再去盛时,却被训导官制止了。说是长途行走,不能一下子吃得过饱。

    在挑选脚夫时,少年工作组也没有闲着,他们则和训导官一起,向围拢过来的看稀奇的孝儿分发“汉家果”。

    这汉家果采用浮山湾前年就从江浙引进的红薯辗成的粉油炸而成,里面裹了些肉丁,炸好后用糖砂一溜,便成了让孩子们垂涎欲滴的美味。

    后来就发生了一些让王瑞哭笑不得的事:他发明的这个汉家果,不但成了又一道汉家名点,更成了逢年过节家家户户必做的东西。

    谁家宴客如果没有这汉家果,背后都会被客人说道。特别是有孝子的人家,后来日子好转时,那可是春节元宵这类佳节必备的良品。

    从浮山湾到京师沿途就有二十多个馋嘴的孩童,因为贪吃这美味的汉家果,跟着莱州军走了十多里。等到发现时,却离他们的家老远了,盘问他们家在哪里,他们也说不明白。

    无奈之下,王瑞只好充当了一下拐走儿童的“人贩”,专门抽调五个后勤连的士兵一路对他们进行看管照顾。

    这些“幸运”的冒失鬼,后来被带回浮山湾后,受到了这个时代最好的教育,也得到了王瑞体系的格外关照,几乎每个人都成长为各个环节的有用人才。

    若干年后,当他们重返故里认亲时,禁不住让牵肠挂肚了十多二十年的父母亲人感慨万千。

    许多人忍不住在心中设想,如果当年没有因为贪吃汉家果,跟随将军离家去了浮山湾,自己的人生又会有什么不同?

    假使生命可以重来,每个人都还是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还是要跟着将军走!此生追随将军的脚步!

    不过,那些给莱州军做脚夫的农夫就没有他们幸运。一般两日到期之后,训导官就会给他们结算工钱,最多在莱州军中多留宿一晚,第二日吃过早饭,就得离开。

    许多人习惯了在莱州军中这两日吃得好,有规律的生活后,都不愿意离开。甚至有人眼泪汪汪地苦苦求情。

    少年工作组的强子就很看不过眼,总觉得这些训导官这次太冷血了一点,为啥要这样将脚夫换来换去的呢?干吗不让他们一直跟着?

    这莱州军在济南府和青州府接收了粮草之后,沿途又一路大手大脚地买了不少东西,脚夫的队伍还在不断的扩大。

    其实这个问题,林思德手下的训导官早就问过了。林思德的回答是,这样两三天一轮换,使用的脚夫更多,就有各个地方的人在莱州军中呆过。可以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王大人的恩惠,将莱州军的好名声传得更远。所以,也就这么一直操作着。

    王瑞就这样带领着莱州军,就这么大张旗鼓,大手大脚,金银财物一撒一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