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榆木脑袋
    “四弟!切莫鲁莽,快快停手!将你的力气用在战场上去吧!”

    王瑞和马举等人从院内走了出来,见此情形后,王瑞赶紧喝止住了他。

    “哼!今日便给你这无耻小贼一点小小惩罚,以后再敢在我家大人面前无礼,看老子不阉了你丫的!”陈铭停下手来骂道。

    气愤的陈铭打得还没过瘾,不过王瑞喝止了,他也不敢不从,闻言便恶狠狠地将孟贤扔在地上。

    孟贤一见王瑞这个正主出来了,心理上仿佛便有了靠山,而且这王大人看着文质彬彬,好象也要好说话一些。

    他也顾不得文贵武贱的俗套了,赶紧翻身起来,匍匐在地上拜道:“将军大人,学生虽然言语有所冒昧。不过,实是心疼自家堂妹而已,还望大人海涵!大人早已说过,两个时辰后便招集一众兵丁,当众责罚这欺男霸女的恶兵,还我孟家小妹清白,还望大人公正施行才是!”

    “还望大人施恩呀!”,“大人,切莫放过那祸害百姓的恶兵呀!”

    跟着过来凑热闹壮声威的孟家族人,得了孟贤这小子的提示后,也跪倒在地,一起叫喊了起来。

    “众位乡亲,快快请起!军有军规,国有国法!昭昭大明,定不会让任何一人受屈!”

    王瑞虽然心中对这孟贤极为厌烦,不过还是克制住情绪安抚住众人。

    他娘的,要照顾好这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情绪还真麻烦!哎,也不知陈松这帮小子去把人带回来了没有?

    这孟家湾离浮山湾并不远,象陈松这些的青壮士兵可能半个多点时辰就可以走到了。

    王瑞算算这时间,估计着陈松去搬的“救兵”大约也快到了,便和蔼地笑着道:“本官这就命人去击鼓聚兵,到了某说的两个时辰之后,如果还没有证人证明我这浮山湾的士兵清白。本官一定将其按律处罚!定不会让你孟家姑娘受到半分委屈!”

    “大人英明!”“多谢大人呀!”孟贤仿佛就象前一世的公知大v,又一次地带着孟家人磕头谢恩。

    王瑞也不理他们,当即下令擂鼓集兵。

    一刻钟不到,等王瑞和马举等人带着孟家人,在亲卫队的护卫下和众人到达浮山军营内的大较场时,近两万名士兵早已排成整齐的方阵,正在肃立待命。

    等王瑞马举等人走上点兵台后,广场立时响起海啸般的欢呼:“将军威武!”

    王瑞和台上的一众高官闻声后,同时斜举右臂回礼:“汉军威武!”。

    广场上也再次举起密集的手臂来,士兵们用无比崇敬热烈的目光眺望着自己的统帅,更加热忱地欢呼起来:“将军威武!”

    待士兵们安静下来后,王瑞上前讲述了尹大弟的“破事”,再一次重申了浮山军的军规军纪,声明军法无情,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

    王瑞训完话后,大较场立时变得分外的安静下来,除了士兵们的呼吸声外,只有点兵台上计时的沙漏在“沙沙”地流淌,一点点接近将尹大弟斩首示众的时间点。

    时间此时仿佛消逝得额外的快,弄得本来被剧透了故事结局的王瑞和潘学忠等人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可是却久久不见陈松搬着意料之中的“救兵”回来。

    最沉得住气的王瑞,也禁不住有些怀疑这陈松的办事能力了。这孟家湾离得并不远啊!

    又过了一刻来钟,计时沙漏的沙子终于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中漏完。

    王瑞心道,难道老子这次真的是弄巧成拙了,真要来一个“挥泪斩马谡”吗?

    这临阵斩将,不管如何讲都是一件很伤士气的事啊!

    但军法无情,这一点对于立志打造一支铁血强军的王瑞来讲,是不容更改的。那怕就是杀错了,他也得维护军法的威严,不然他王瑞以后何以治军?

    要怪,也只能怪陈松这小子办事不力了,就让这尹大弟去阴间找陈松拼命去吧。

    王瑞狠狠心,大手一挥道:“将违反军法的亲卫队士兵尹大弟押上来!”

    满脸通红,一脸狼狈的尹大弟被带到了点兵台前。

    王瑞看着这个忠诚勇敢,口快心直的士兵,心中不禁一软。

    难道老子作为全军的将主,明知道他受了冤屈,却无法救他一命吗?老子这样做,是不是太没有人情味了?王瑞皱起了眉头来。

    为了表现自己对犯了错误的士兵也还很有人情味,顺便也拖延一下时间,王瑞想了想后说道:“尹迪,你这名字是本官所赐。不过,你却违反了军规,饶是本官也救你不得,要将你当众明正典刑。你可有话要说?”

    “大人!属下给大人丢脸了!属下无话可说,只求来世再当大人手下的兵。就是去到阴间,也要跟着大人去杀这满虏鬼子!”尹大弟突然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地向王瑞磕起头来。

    周边押解他的亲卫队员平时和尹大弟朝夕相处,许多人闻言后,也跟着伤心地流下泪来。

    “尹迪,本官念你跟随某出生入死,许你临死前见见你的父母亲人,你可愿意?”王瑞一看这傻瓜蛋居然不配合自己拖延时间,便祭出这个要他最后见见父母亲人的“大杀器”来。

    尹大弟的家可比到孟家湾还远,等到将尹大弟的父母接来,引起这件狗血事的正主儿孟鸽儿想必早该到了吧!

    “大人!属下这条命早已卖给了大人,大人叫我上刀山,我不敢下火海!属下这条狗命大人取了去便是。小人做下如此错事,再也不敢见父母当面,只求大人赐小人速死c去阴间为大人诛杀满虏恶魔!”尹大弟再次将头磕得山响,大声哭喊道。

    “我靠!这他娘的真是一个傻兵啊!你他娘的肠子是直着长的吗?”王瑞一看这小子居然不领情,还摆出一副但求速死的姿态,心中对他是又恨又爱,真想上前去踹他丫的两脚。

    不过,还真有人冲上前去踹他。众人一看,却是王瑞的结拜二哥潘学忠。

    潘学忠一边踹这“榆木脑袋”,一边痛骂道:“老子让你不见!让你不见!你爹妈喂你的饭,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王瑞和马举也不去管他,由着潘学忠对着尹大弟一通乱打,想着这样可以拖延一下时间。

    这尹大弟也确实极为硬气,他愣就一声不吭地跪着,就由着潘学忠在这里抽他。我靠,真是欠抽啊!

    又气又怒的潘学忠打得手都酸了,也不见他改口,正不知如何下场时,突然远远地传来一声娇呼:“休打奴家相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