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郎情妾意
    “大人英明呀!”,“大人真是那青天大老爷呀!”

    几百号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见此情形,也对英明公正的王大人交口称赞了起来。

    哦,看来这做青天老爷的感觉还真不错!一时之间,弄得王瑞也恍恍惚惚,有点飘飘然起来。

    “大人!尹大弟不是这种浑人!他只是一时糊涂呀9望大人念在他出生入死,对大人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他一条狗命吧!”陈松突然跪在王瑞面前,为尹大弟哀叫求情。

    “大人,饶过尹大弟吧!”,“大人,让他去打满虏鬼子吧!”,“大人,让大弟去杀敌抵罪吧!”

    几十个亲卫队员在陈松的带动下,也纷纷跪下向王瑞求情。

    “陈松!你就是这样给老子带的亲卫队?兔崽子们,都给老子起来!讲多少次了,军人有尊严,军中无跪礼!今晚你们全体,都不得加餐。尹大弟的事情,本官自会依照军法处理。真要是冤枉了,本官保他一根汗毛不少。可要是真做了伤天伤理的事,老子也不会放过他。”王瑞冲陈松等人吼道。

    王瑞发完火后,又吩咐马举调来一支百人队协助亲卫队维持秩序。尹大弟也暂由亲卫队看守着,和孟家人一起等在内广场上。

    马举很周全地让人做了点吃食和热汤送来,让孟家人和尹大弟都好好吃了一顿。

    回到王瑞的公事房后,潘学忠等人正要说话,却被王瑞伸手制止住了。

    他转过头问悄无声息般跟在众人后面的张二道:“张二,你来说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马举潘学忠等人一愣,不过很快就相互之间会心一笑。看来王瑞不是不救这尹迪尹大弟,他是要弄清事实的原委后再救。

    这样既不会让老百姓觉得他包弊作恶的士兵,也不会让自己军队中的人觉得他王瑞冷酷无情。

    “是,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张二拱了拱手后,就综合军情处在外面的十多个特工们刚才打听到的消息,还有询问尹大弟了解到的情况,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这孟家湾和尹大弟离得并不远,最多也就四五里,尹大弟和这孟鸽儿以前也是认识的。

    据说这孟家闺女可是十里八村的一枝最娇艳的鲜花,所以上门提亲的人很是不少。这老孟家一看自家的姑娘很受大家青睐,就想着通过嫁女大捞一笔。

    可惜,这乡村农户和周边的军户都和孟家一个鸟样,穷得叮当响。虽然媒婆快把孟家的门槛都踏破了,这孟鸽儿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嫁了。

    原因无它,光她老爹老妈算计着要的五十两银子的彩礼钱,就没有谁家能凑齐了。

    虽然浮山湾这几年在王瑞的带领下得到了大发展,可这村户人家,就是做工赚来的钱,那一个不是藏得死死的舍不得花?

    这漂亮模样,在村户人的眼里可是当不得饭吃的。这一来二去之后,这孟家姑娘的年纪就拖到满了十七了,在大明这个时代就算是“剩女”了。

    正在着急时,孟家家主孟非的同年,秀才老爷李三江有次过孟府造访,无意中看到这孟鸽儿后,就惊为天人,想要娶回家去做自家的第八房小妾。

    李三江和孟非一说之后,孟非这个孟家家主当即便代孟鸽儿的父母将这门亲事应下了。

    孟鸽儿的爹娘一听是李三江这个财主要娶自家闺女,虽说觉得这李财主年纪大了些,又还是做第八房小妾,不过总还是比嫁给庄户人家受累强。

    更何况这李三江,不但大方地送来了三十两礼金,还承诺婚礼前再送五十两。在如此重金相求之下,孟家就也兴高彩烈地就应下了这门亲事。

    在这个时代,讲究的是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过这孟鸽儿的心愿和想法。

    李三江这个好色的老东西,也就兴奋地等着春节前将这妙人儿娶回家,要来一个“一枝梨花压海棠”!

    可不曾想,半路杀出了尹大弟这个“程咬金”。他进入浮山湾的军中后,因为表现优秀,现在成了王大人的亲卫伍长,还领回了上百两的饷银奖金,名声很快就在七里八乡传开了。

    孟鸽儿也听说过这尹大弟。有一次这尹大弟回家探亲,在路上和她遇上,因为口渴了,就问她讨了碗水喝。

    孟鸽儿红着脸给了,尹大弟喝完后,也没有多想什么,便从自己的背包中翻出一大堆肉干面饼送给了她。她正要拒绝时,尹大弟却红着脸飞也似的跑了!

    “呆子!”姑娘忍不嘴着脸轻声骂道。心底的爱苗也象雨后的春笋一样疯狂地生长!

    一来二去之后,两人就郎情妾意,悄悄地好上了。

    尹大弟也想着年关时回家,求了父母,找个媒婆去上门求亲。却不想,被这李三江个老东西捷足先登了。

    这次回家告别爹娘后,孟鸽儿就成了他最牵挂的人,所以吃过“早午饭”后,他就急急忙忙往浮山湾回来。因为这孟家湾就在回浮山湾的正路上,他和自己心爱的姑娘约定了在孟家湾的后山见面。

    两人见面后,当然是互诉别情,尹大弟也讲了自己要随着参将大人上战场去打满虏鬼子了。

    想到这战场上刀枪无情,这一去山高水长,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面了,孟鸽儿便哭得成了个泪人儿。

    面对心爱的人儿流泪,尹大弟的心也是碎了。冲动之下,两人就抱在一起。

    尹大弟也一个劲的安慰她,说是跟着王大人,一定能打胜仗。打了胜仗回来,无论花多少银两,也要把孟鸽儿娶回家。

    两人正在郎情妾意,依依惜别时,却不巧被孟贤这个堂兄撞见了。

    孟贤当即和两个随从上前喝止。这尹大弟在王瑞的亲卫队久了,胆子比以前大了不少,便和这孟贤理论了起来。

    孟贤一看,一个无知武夫居然还学着读书人和自己理论,便喝令两个随从“狗腿子”开打。这两个随从那是尹大弟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打跑了。

    孟贤一看,这怂货居然还有几分本事,赶紧撒腿就回庄子里跑。

    他一边跑还一边叫喊,叫了孟家子弟出来帮忙。几十个孟家青壮当即冲来围着尹大弟就打起了群架。

    尹大弟虽然打翻了十多人,但因为记挂着孟鸽儿,又怕犯了军纪,最后还是寡不敌众,便被孟家人按住绑了起来。

    因为知道他是王大人浮山湾的兵,可能还是王瑞的家丁,所以孟家人也不敢做得过了。毕竟这王大人在这左近可是威名赫赫的。

    于是,便有了之前这辕门求见这一幕。

    “哈哈!这个傻兵,不错嘛!我喜欢!三弟,快想想办法,帮他一把!”潘学忠听完后,首先笑了起来。

    “可是,要如何帮呢?”马举皱着眉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