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狗血之事
    浮山湾公事房是在原浮山千户官衙的基础上扩建的。

    王瑞所部不断发展后,事务日益繁重,人员也急剧增加,原来的千户衙门早已不足堪用。

    于是,王瑞便花高价,将周边很多拽的院子都买了下来。调整规划后,建设成现在这个庞大的棱形堡垒。

    虽然浮山湾的军户们都嫌这六角星形状的公事房大院难看,但它却实实在在的是莱州参将王大人旗下两万强军、六十万工人农夫的指挥心脏。

    作为穿越者的王瑞,也把后世的一些理念带到了浮山湾来。在浮山公事房的堡垒外,建了一个可以容纳近十万人的巨大广场,王瑞将其命名为“汉威广场”。

    接近堡垒正大门的喇叭囗,则被浮山湾的人称为内广场。进入内广场的民众,就需要上下三次木台阶,接受亲卫队的安全检查。

    此时的内广场人头攒动,中国人爱看热闹的习惯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

    不过,虽然广场上多达好几百人,但是因为有彪悍威武的亲卫队维持秩序,场面也并不显得混乱。

    张二手下的十多个军情司的特工,此时穿着普通民众的衣服,在人群中穿梭走动,装着是看热闹的闲人,正四处打听事情的底细。

    见到王瑞和几个浮山湾的高官在亲卫的簇拥之下出来,人群马上停止了交谈和喧哗。王瑞看了身边的张二一眼,张二悄无声息地就走入到了人群之中。

    “父老乡亲们!我是莱州参将王瑞,也是这浮山湾军队的最高主官。你们有任何的冤屈,都可以和本官讲。不过,人多嘴杂,七嘴八舌的说,本官也听不明白。大家都安静一下,就让苦主家的当家人,自己当众和本官述说如何?”

    王瑞大声地说道,脸上带着亲切感人的微笑。

    “大人明鉴!学生是孟家湾生员孟贤,家父是孟家家主孟非,也是中过秀才的人。学生的堂妹孟鸽儿,本已许给李三江李老爷。不曾想今日午间被大人军中的这个粗鄙武夫沾污,失去了清白。还望大人为我孟家做主!”

    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越众而出,对着王瑞微微一揖后,就指着被亲卫队员押在一边的尹大弟大声说道。

    这人面对王瑞这个从三品的莱州参将,也并不害怕,神态间隐隐还带着一股子高傲。

    老子一个重点大学毕业,取得过学士学位,上军校后又取得过军事指挥学学位的高材生,居然也被大明这帮腐儒当成了不识字的武夫?王瑞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见这书生并非是苦主的直系亲属,直接就来了个无视,便面对人群问道:“哪些人是这孟鸽儿的父母亲人?请上前一步说话!”

    “大老爷!小民就是孟鸽儿的父母。还望大老爷为小人这可怜的孩儿做主!”一对衣衫破烂的中年夫妇带着几个年轻男子跪了下来,磕着头向王瑞哀求道。

    “都起来吧!你等有谁见到我军中这士兵沾污你家闺女?可有真凭实据?”王瑞一边示意亲卫队员将这孟家人扶起来,一边和蔼的问道。

    他有些喜欢尹大弟这个忠诚勇猛的基层军官,所以便想要问个明白,以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实情。

    “这个,这个……”孟老汉吱唔了半天,脸涨得通红,最后并没说出什么对尹大弟不利的话来。

    不过,严明军纪是王瑞一直以来坚持的理念。一支四处欺男霸女的军队,王瑞相信是不可能持续打胜仗的。王瑞还不至于护犊子到要去破坏军法的地步。

    他继续微笑着说道:“你们是这姑娘的家人吗,有冤屈就讲出来吧。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实情是如何的?你们要敢于讲实话!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如果确有其事,本官绝不护短!如果没有人看见,实情不是这样的,也不要冤枉了我的士兵,本官还要带着他去杀满虏鬼子为我辽东汉民报仇呢。”

    孟老汉有点犹豫地看了看孟贤,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说话的样子。他身后的几个年轻男子也是相互看看,轻轻地摇了摇头。

    过了一嗅儿,孟老汉才瞄了孟贤一眼,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的说道:“小人没有亲眼看见!不过小人赶过去时,确实看见小女的衣衫弄乱了!”

    “大人!学生有亲见这武夫将我这堂妹压在草丛之间,行那苟且之事!学生的两个随从也有亲眼看到!大人若不信,学生的两个随从就在此间,当可出来作证。”孟贤又跳了出来,指着自己身后的两个随从作证道。

    “大人,小的们确实有看到那个兵爷压在那孟小娘子身上。此言句句属实,如有假话,天打雷劈!”孟贤的两个随从马上跪在地上,向王瑞磕头说道。

    “尹大弟!他们说的可是实情?”王瑞转过头去,大声地问尹大弟道。

    “大人,大人!是有这事。只是,只是……”尹大弟就差要将头埋在裤裆里,红着脸回答道。

    “大人,冤情既已问明白,这武夫也自陈其情,还望大人禀公办理,还我孟家人一个公道!”孟贤再次跳将出来向王瑞拱手一揖道。

    “还望大人为小人的闺女作主呀!这孩子失了清白,以后该如何去见人呀!”孟老汉的婆娘也扑通一声跪下来哭喊道。她身后的几个儿子也跟着又跪了下来。

    其实王瑞很希望尹大弟回答说没有此事,但答案最终却是让他失望了。

    他虽然也很讨厌这挑头来说事的孟贤,但现在证人证词就在眼前,尹大弟自己也认了。王瑞就不得不按军法从事了。

    “各位快快请起!此事乃是本官治军不严,这才让你家遭了灾。本官惭愧呀!你等放心,本官这就将这狗才军法处事,为你家闺女洗刷清白。”王瑞愤愤地说道。

    “传我将令!两个时辰后,全军集合!将这违反军法,奸银良家女子的亲卫队士兵尹大弟明正典刑!”王瑞又对亲卫队长陈松吩咐道。

    “将军真是明查秋毫,爱民如子!学生代我孟氏一族谢过将军!”孟贤得意洋洋地向王瑞拱手说道。

    然后,他又招呼跟来的几十个孟家男女,要一齐跪倒拜谢王瑞。

    王瑞一见这个情形,心里就超级的不爽:他娘的!这是要把老子架在烤炉上了?

    虽然尹大弟这傻兵自己认了,也还有证人证言,但经历过前世复杂社会环境的王瑞,还是觉得这件事背后可能还有隐情缘故。

    “大人英明呀”,“将军恩德如山呀!”孟家几十口人在孟贤的招呼示意下,很是听话地跪在王瑞面前谢恩,感谢王大人禀公执法,为自家亲人主持了公道。

    玛的,这都什么事!!难道这就叫出征未捷身先死?也太狗血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