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勤王调令
    “啥子是不是真的?!我‘李大嘴,大嘴一张,全是真话!我们做训导官的,难不成还当着这众人的面说假话不成?”李客强不宵地回道。

    “好!咱就信你李大嘴一回!”中队长说道。

    “副中队长,各小队长,伍长!赶紧招呼自己的手下,咱们第三中队可不能掉链子,趁着这天还没黑,再练他娘的一回!”中队长果断地下令道。

    一支支的队伍在训导官们的鼓动下,纷纷向王瑞递上了请战血书,同时还自行的开始加练了起来。

    王瑞闻讯后大喜,当即下令每日再增加一顿宵夜,提供给晚饭后加练的队伍,并亲自将其称呼为“杀虏饭”。

    这“杀虏饭”,其实就是鸡蛋加咸菜的炒饭,还加了一个油饼和一碗油漉漉的青菜汤。这饭菜在这个时代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了,既能让人吃饱,还能补充些营养。

    这一菜式后来传至民间,首先便从浮山湾流行开来,几十年后更是成为闻名天下的汉家吃食s世凡是有汉人的地方,就总能在餐馆里吃到可口的“杀虏饭”。

    在队伍紧张的操练和战争准备中,时间过得飞快。

    终于在十月二十日时,山东巡抚衙门传来兵部钧令,调莱州参将王瑞所部驰援京师勤王。

    在这里就必须交代几句了。虽然王瑞穿越后,给孙国祯带去了不少军功,但是历史的大势,仍然没有发生大的更改。孙国祯依然在崇祯二年的十月初被免去了登莱巡抚的职务。

    孙国祯被免职后,控制欲极强的明代版吹牛大王袁崇焕为了独揽大权,请求崇祯帝取消登莱巡抚建制。

    崇祯帝被这忽悠大王一蒙骗,便下令将登莱巡抚裁撤,改由山东巡抚衙门处理登莱军务。

    哎,这“皇帝宝宝”咋就这么好骗呢?其实说到底,还是太过因为崇祯自己年轻,太过操切了!

    山东巡抚衙门接获兵部勤王钧令后,也是愁坏了一干文官武将。

    这帮人平时贪钱漂没,玩点小心机确实挺厉害。但要叫他们真刀真枪的去上战场,和凶残无比的满虏鬼子硬拼作战,那亲娘也,真的是要了这帮草包的老命了!

    但是,草包自有草包的生存之道。

    一干文官一合计之后,发现在登莱还有王瑞这样一个奇葩存在:打过满虏,据说还取得过军功。

    当然军功这东西,文官们是不相信的。谁知道是不是砍了辽东逃民的脑袋冒功的呢。最让他们可以放心的把王瑞派去顶缸的原因还在于,他们知道王瑞就是个辽东逃来的军将,根本没有任何的根基和靠山。

    这样的人不派去送死,还派谁去呢?这是妥妥的背锅侠啊!有木有?

    让山东巡抚衙门前来传令的官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瑞居然没有任何推辞,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当然,兵器钱粮他还是趁机要了不少,这个时候,可是白要白不要!一贯奉行实用功利主义的王瑞当然不会客气,接完钧令之后,就和山东巡抚衙门来传令的人讨价还价了起来。

    话说上刑场前还让吃一顿好饭呢,何况这可是去和最凶残的建奴作战!说是要经历九死一生,也不为过啊。

    在厚脸皮的王瑞又是奉承又是回扣许诺的各种纠缠之下,山东巡抚衙门最后答应拔给他五万两开拔银,外加粮食五千担,而且还承诺在山东境内行军时,保证粮草供应。

    王瑞得到保证后,也承诺什么时间收到钱粮什么时间便立即出发。

    其实对于王瑞而言,这巡抚衙门此时过来下令,纯粹就是给自己送来了“飞来横财”。

    他三千多人签名的请战血书都安排人送往京师去请温体仁代为上传了,还什么听不听调令的呢。

    这一仗,王瑞可是打定了!他穿越过来后,为之奋斗了好几年,早就盼望着和满虏鬼子再一次在战场上大干一仗了!别说还给他钱粮,就是叫他自带干粮,他也要去。

    在平度州应付完山东巡抚衙门来人后,王瑞就急匆匆地回到了浮山湾。这时潘学忠已经从南方回来好几天了。

    他此次除了运回来价值上百万两白银的物资和钱粮,还随货带来了七十余条大海船。

    特别让王瑞开心的是,还有近千名船工船匠,由潘学忠的家族招募了过来。有了这超过万人规模的运力,让王瑞手上的牌变得更加精彩了起来。

    山东巡抚衙门这次的办事效率极高。仅仅过了九日,十月二十九日时,五万两开拔银居然就送到了莱州参将驻地平度州来了。而五千担粮食,则在青州府、济南府供应拔付。

    收到消息后,王瑞当即下令参战的营头休假一日,做好最后的出发前准备。而出发时间则定在十一月一日辰时。

    次日下午,王瑞正和潘学忠马举等人一起研究驰援京师勤王的路线和物资安排。

    亲卫队长陈松突然冲了进来:“大人,出大事了!尹大弟犯了事,被乡民抓住送了过来!”

    “你是说那个傻兵吗?他能犯个什么事?”潘学忠在边上听完奏报后,也和所有人一样,脸上都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就是那个,那个,那个啥了...”陈松满脸通红,吱吱唔唔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怎么吱吱唔唔了呢?说事情!”王瑞正色道。

    “报告大人!尹大弟放假回来时,把孟家湾的孟鸽儿奸污了!这孟鸽儿才刚和李三江李老财主订了亲,要把她嫁过去做第八房小妾。她家里人气不过,便要把尹大弟绑了送过来!打斗之中,孟家十多个叔伯兄都被尹大弟打伤了!”

    陈松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也不再难为情,当着众人的面就大声地报告了起来。

    “哈哈!这个傻兵有意思!我喜欢!一打十,还能不吃亏。”潘学忠在一旁嘻嘻哈哈地说道。

    “二弟切勿乱语,奸污妇女可是我军大忌,是要杀头的!让三弟处理吧!”马举一见潘学忠的公子哥儿毛病又犯了,赶紧皱着眉制止。

    “家有家规,军有军法!依律治军便是。走,都看看去!”王瑞带头往公事房大院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