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走上一遭
    “大人!京师传来八百里急报,满虏鬼子破关入侵了。”

    张二向王瑞拱身一揖,急急禀报道。

    “难道这关宁防线是纸糊的不成?这锦州、宁远、山海关,所谓钢墙铁壁的坚城雄关!每年更是耗饷数百万,数十万雄兵驻防。如今竟让满虏破关而入,神京震动!真是岂有些理!”马举闻言后,气愤地站起来说道。

    王瑞是时空穿越者,知道建奴就从来没有攻破过关宁这边。这锅还真不该关宁军来背?

    但要说这关宁军没有责任,那就是屁话。一个以防备建奴为主要责任的军镇,如果对敌人的行动一无所知,这不是失责还是什么?

    所以,王瑞在后世时,便估计,这关宁军肯定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消息的。只不过,建奴又不是来打的关宁,最多不过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而已。

    “大哥暂勿生气,且听张二说说具体是何情形吧。张二,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瑞笑着制止了马举。

    “大哥勿急,先听军情要紧!”潘学忠也体谅地拉了拉马举的衣袖。

    “是,大人!”张二看了马举一眼,接着说道:“满虏鬼子这次不是走的关宁,而是绕道蒙古鞑子的科尔沁草原入侵的。现在传来的消息是:满虏已经突破了遵化以北的大安口、洪山口和龙井关,包围了军事重镇遵化。山海关总兵官赵率教闻警,立即率兵急速赶到遵化救援,在城外与满虏大军展开了激战,这是现今唯一一支敢于前来救援,而且也是唯一来得及前来救援的部队。”

    “张二,快说!到底打得如何了?遵化守住了吗?”陈铭也急吼吼地问道。

    “四弟,你这急性子,真得改改!让张二慢慢详细说。”潘学忠笑道。

    陈铭脸一红,还是急切地盯着张二的嘴巴,等他说话。

    “满虏鬼子此次据传是黑孩(黄台吉)亲领的十万大军。赵率教只有四千余人,看来是凶多吉少了!京师以北,如今已是一片混乱,遵化的消息已是断绝多日了。”张二补充道。

    “三弟,我们怎么办?”马举满怀希望地望着王瑞问道。

    “沧海横流,中流砥柱,舍我其谁!”王瑞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这一刻,他等待了几百年!

    前一时空时,外来的西方邪教鼓吹民族虚无主义,极为矮化大汉民族。现在终于可以以铁血一论恩仇,岂能不让他兴奋激动?

    “二哥,将工坊的所有货物装船!另外,我再给你白银三十万两,按我的清单采购物资!动作要快!必要时,可以提高采购价!此为国战,更是为了大汉民族而战,还望二哥助我!”王瑞向潘学忠深施一礼道。

    “主公,何需行此大礼?学忠何以敢受?抗击满虏异族入侵,亦是属下职责心愿!主公但有吩咐,属下莫敢不从!”潘学忠正色回了一礼道。

    “好!另外还得请二哥和潘家长辈,将会操船跑海的人都派过来。算是借用吧,饷银由我浮山湾开。同时还要请二哥再为我采购些船只。我们的船队要达到这样的规模:要能一次性地将一万齐装满员的将士,投放到辽海的任何地方!时势紧急,还望二哥全力以赴!”王瑞直视着潘学忠道。

    “主公,大哥,众位兄弟!潘家纵是倾家荡产,也要随众兄弟们走上一遭!某明日一早就回去,定不负贤弟所托!”潘学忠再次起身,向众人团团一揖。

    第二日清晨卯时,王瑞下令浮山湾全军取消早训,近万名士兵在军官和商务工作组少年的联合指挥下,为潘学忠的船队搬运货物装船。

    看着潘学忠带领的近四十条海船扬帆而去后,王瑞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浮山湾巨大的操场点将台上。操场上万名将士早已森然肃立,王瑞眺望着人头密集的队列,斜举右手,高呼道:“威武!”

    “威武!”台上台下上万个声音同时高呼起来,声音震动了浮山湾!

    “兄弟们!就在十多天前,满虏鬼子,已经从京师北面的边墙打进来了!这些通古斯的野兽,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奸银我们汉人的姐妹母亲!他们劈死我们汉人的老人孩子!他们捉拿我们汉人的青壮作为奴仆!他们要永生永世骑在我们的头上屙尿拉屎!兄弟们,你们答应吗?”

    王瑞愤怒地一字一句大吼道,台下手持铁皮喇叭的五十名亲卫士兵也同时跟着复述起来,将声音传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耳间。

    “不答应!”,“杀光满虏鬼子!”,“诛灭建奴!”操场上的五个方阵,在各部军官的带领下,激愤地大喊起来!

    王瑞满意地看着群情激昂的将士们,嘴角浮出一丝兴奋的笑意,他再次将右手向前斜举,全场立时安静下来。

    士兵们都远远地用崇敬热烈的目光眺望着高台上王瑞挺拔的身影,等待着最高统帅的训话。

    “苦练本领,杀光满虏!”王瑞再一次大声吼道。

    “苦练本领,杀光满虏!”全场的将士也跟着叫喊起来。

    待海潮般的喊声稍平,第一方阵的龙尽虏带领着本部的十五个军官踏着方步、手举大旗走了出来,前出五米之后,这支军官小队就停了下来。

    “全体都有!”龙尽虏大喊道。身边的军官也跟着大喊起来。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首战用我,用我必胜!”,“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第一方阵的两千多名士兵同时有节奏地大喊起来,气势极为威武雄壮。

    待第一方阵的决心表完,陈铭对身后的十五名军官道:“该我们了!”

    “一,一二一!”陈铭和十五名军官同样迈着方步,喊着号子,将地面踏得砰砰作响,很快前出到方阵外五米之处。

    “全体都有!”陈铭同样下令道。

    “铁血诛虏!唯我莱州!”,“铁血诛虏!唯我莱州!”,“铁血诛虏!唯我莱州!”第二方阵的士兵同样有节奏地叫喊起来,声音更大,气势显得更为雄壮。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各个方阵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喊着不同的口号向自己的统帅表达了诛灭满虏鬼子的决心。

    “主公!军心可用!”方元向满脸微笑的王瑞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祭旗吧!”王瑞冲亲卫队长陈松一挥手。

    陈松带着亲卫队的士兵将五个从朝鲜活捉回来的满虏鬼子押到五个方阵前,由五个方阵的军官分别将其吊死在旗杆上祭旗。

    军队的士气一下子达到了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