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杀人善后
    “有点乱!登州那边怎么也派人打进了闻香教?”

    徐福听说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后,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过,他内心深处却在暗暗庆幸,昨天的处理方式还好,没有啥大错!

    浮山湾的秘密力量发展得实在太快了!如果说明面上的军队人数现在已经达到了两万,大家都能看得见摸得着。

    这秘密战线的力量却在王瑞大手笔金钱的投入下,变得极为庞大了起来。伴随着王瑞安排方元潘大秋在浮山往京师去的一路州县开设商店之后,张二和李天昊领导的军情处力量也在这些地方漫延开来。

    反正杀错了,就杀错了吧!这训练场上,还时不时有伤亡呢。

    错了,有什么大不了?错了就找问题,就改,就去提升。王参将王大人,不就是这样的理念吗?

    “赶紧的,做好善后工作吧!按大人制定的预案行动!”陈铭最后做了一个决断。

    陈铭负责高密这边的行动,徐福这次也得听他指挥。

    “放心吧!除了县令县丞这一个进士一个举人出身的人,全家被闻香教杀了以外,其它比如主簿,巡检,副巡检,典史,以及捕头,衙役,狱卒等等,所有县衙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抓起来了,关在监狱里呢!”徐福介绍道。

    “徐大将军,你就不要出面了,你的千总部赶紧换装!去城墙和城门执勤。军服我都给你们带来了。”陈铭笑着道。

    “哈哈!你小子就不要拿哥哥我开玩笑了!”徐福拍着陈铭的肩笑道。

    “陈长官,高密特派千总部领命!负责担任高密县城守卫任务。”徐福收起笑容,行了个军礼正色道。

    “好!执行军令”陈铭回了一个军礼。

    待徐福出去后,才陈铭对身边的卫兵道:“把这高密城的官老爷们都叫出来吧!

    片刻功夫之后,十多个官员吏目被押了出来。

    “各位,你们自已介绍一下!你们都在这高密县担任些什么职务!”陈铭高坐在县衙大堂县令老爷的太师椅上,得意洋洋地看着堂下的一众官员吏目说道。

    “这位总爷!贵部是从哪里来的?”一个典史模样的人出来拱身行礼问道。

    其余众人,也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穿着五品武官服的陈铭。

    “本官陈铭,即墨营守备,奉莱州参将王大人之命,前来剿灭高密县的闻香教乱匪。”陈铭也不起立,还是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自从王瑞给他报了个五品的即墨营守备官后,就得意得很,现在在这帮小官面前,就想摆摆自己这五品上官的架子。

    “嗯!一个粗鄙武夫而已。快快派人护送我等回去!”高密教谕王旭明王老夫子捋着山羊胡须,不屑一顾地对身边的县训导说道。

    “是极,是极!旭明兄所言极是。快快派人护送我等回去!”高密县训导单道谦应和道。

    “什么!你等是何人?在本官面前竟然如此狂傲?”陈铭现在不过十**岁,跟随王瑞后一直顺风顺水。

    没想到在这高密县城里,竟然被几个小吏轻视了。生气之下,当即红着脸站起来吼道。

    “老夫王旭明,现为高密教谕!”,“老夫单道谦,现为高密县训导!”两人斜着眼睛看着陈铭道。

    妈的,还是三哥说得对,这大明的臭文人尽可杀!陈铭恶狠狠地想道。

    “代铁子!给老子送两位大人上路!”陈铭眼睛瞪得象个铜圆,生气地吼了起来。

    “陈上官,送到哪里?”代铁子不解地问道。

    “送到哪里?送这两个清贵的大老爷去见孔夫子!”陈铭喝道。

    “陈上官,这个,这个,如何送呢?”代铁子还是不明白陈铭在说什么。

    “代铁子!你这狗日的,蠢得要死!老子当初怎么就提拔你当了伍长呢?你一人给他们两刀,他们就可以去见孔夫子了!马上送这两个老狗上路!”陈铭拔出刀来吼道。

    “啊!”大堂的所有人都吓得大吃了一惊: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啊!

    “杀!”代铁子大吼一声,一刀向王旭明劈去,当即将这个酸秀才砍翻在地。

    他也不顾边上众人的惊惧,上前又是几刀,将王旭明的脑袋砍了下来。

    另一个士兵闻令后,也和他同时动了手,两刀便将单道谦也砍倒在血泊之中,仍然砍下了他的首级。

    整个高密县衙大堂,登时一片血腥。中二少年不好惹啊!县里衙门内的官员小吏一下子全明白了。

    “去,将这两个狗贼的首级悬挂于城门之上!这两人勾结闻香教匪,妖言惑众,你速带一队人前去诛杀他们全家,抄没其所有家业!”陈铭不解气地恶狠狠命令道。

    等代铁子带人走后,陈又坐回太师椅上,学着王瑞那种优雅的微笑道:“众位父老乡亲,切莫惊慌害怕!我部确是即墨营的官军,此来只诛乱匪奸贼,定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好人。各位都一一报上名来吧!”

    “下官严茗,忝为高密县主簿!”主簿严茗首先拱手一揖道。

    现在这时间了,还摆啥文贵武贱的架子,先保做自家的性命要紧。这伙官军可是比闻香教匪还狠。一个教谕一个训导,就这样象杀只小鸡,在众人面前不讲任何理由地杀了!

    “小人是高密巡检祁同伟,拜见守备陈大人!”在巡检祁同伟的带动下,众人马上一一跪下作起了自我介绍。

    “哈哈,原来都是高密的有用之才嘛!现在这县令和县丞都被闻香教匪所杀,本官虽然诛杀了匪首,击溃了乱匪,然而这民政之事,还是得仰仗各位呀!”陈铭恢复了人畜无害的少年模样,微微拱手对众人说道。

    “大人但有吩咐,只管下令便是!”主簿严茗见其它高密的官员吏目都跪了下来,也赶紧跪下回话道。

    “哦\好!”陈铭站了起来,将众人一一扶起,很是和蔼地道:“首先,要劳烦各位:马上出一个安民告示,稳定本县的人心,恢复这县城正常的生活秩序。在朝廷派遣的新县令到来之前,维持好这一县百姓的生计。”

    “是!大人!下官这就去办!”主簿严茗带头应道。

    这高密县衙内的文书之事,平时本来也是他在操作的。

    “严主簿稍安勿燥!本官这里还有一些田产文书,如今匪乱既平,还是要为老百姓一一办理了才是呀!”陈铭一边说,一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书。

    这些文书全是这次动乱中被抄家灭族的士绅大户的田产家业,现在悉数要转到了王瑞王大人的名下。

    这官面的手续,肯定是要当地的吏目官员来办好的。这可是王瑞以后开设屯堡的重要基业。

    趁乱消灭旧官员士绅,夺取他们的家产田地,作为扩军建立民政体系的的基业,正是王瑞此次行动预定好的目标之一。

    跪在地上的众人相互偷瞄着,都不敢发言。正在沉闷间,只听陈铭又道:“本官扑灭高密县的闻香教乱匪时,还缴获了一千多两银两。办好了文书后,本官便转交各位,以便各位用以恢复本县的秩序。算是一个善后资金吧!”

    哦,还有银两!有贪没的机会嘛。一众吏目人等全部兴奋了起来。

    众人只花了半天的功夫不到,便将高密县这二十多个大的地主士绅的近二十多万亩良田土地全部变更到了王瑞王大人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