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节 错杀暗探
    “什么大功?”看着何汉军一脸得意的神态,毛玉山有点不解的问道。

    “什么大功?当然是砍下这高密城闻香教匪首脑袋的大功!等我军的大队冲过来,你就引着他们往那帮乌合之众的营地里去。我就带着这里的兄弟直接冲进这县衙里,先砍了这两个臊货的脑袋请功!反正这大门就控制在老子手里手里!你放心,这功劳也有你山子兄弟的一份!老子不吃独食。”何汉军兴奋地两眼放着光说道。

    “砰,砰,砰!”枪声越来越近,毛玉山觉得也没啥吩咐的了,便叮嘱道:“功不功的,咱不计较!不过,你可要看好管好这县衙,千万不要让这闻香教的匪首跑掉了!大人可是要用这些家伙的脑袋去交差的。”

    说完之后,毛玉山又带了几个士兵往城门处去接应。

    毛玉山刚带着五个士兵走到县衙外的大街前时,便见到一大队人马飞快地冲了过来。他赶紧挥舞着手上的红旗迎了上去:“兄弟们!你们长官在哪里?我是军情处的毛玉山!”

    “保持静立!你稍等片时刻!我去找我们千总。”冲在最前面的队长安排一伍士兵看守毛玉山等人后,便向队列中间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功夫,带队的李正浩快步走了过来。

    他看了毛玉山的腰牌后,他很干脆地说道:“这位兄弟,我是前锋的丙千总部副千总李正浩。你给我说一下现在这城中的情况吧!”

    “报告长官,军情处毛玉山向你报告:闻香教的匪首都在县衙里,把守县衙的全是我们浮山湾的兄弟,县衙的贼人就由他们去解决!另外还有两百多个闻香教匪,驻扎在文庙大成殿那边。这高密县城的士绅富商都被他们抄家灭门了,许多金银钱粮就堆在文庙里面。你们快跟我来吧!”毛玉山报告道。

    “你们留在这里接应陈长官和徐长官!抽两个熟悉路的兄弟带我们到文庙去!”李正浩果断地决定道。

    “好嘞!”毛玉山马上做出了安排。他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已经偷偷地在心里计算自己可以拿到多少奖金了。

    “冲呀!”李正浩马上带着两百多名火枪兵,跟着做向导的士兵向堆放钱粮物资的文庙冲去。

    与此同时,何汉军也带着自己队的士兵冲进了县衙里。

    “跪下投降者不杀!”何汉军大声吼道,同时一刀向一个县衙大院中门守着的闻香教匪刺去。

    “何将军!你,你,你们……”这个教匪瞪着惊恐万分的眼睛,肚子上肠子鲜血直流,软软地倒了下去。

    妈的,不是说跪下投降就不杀吗?这是什么跟什么!

    “咣当!”县衙大门外的两个教匪一看何汉军带着几十个凶神恶煞的人冲了进来,也是吓得呆如木鸡。

    不过,他们好歹知道这帮人下起手来,是很黑的,当即扔下手中的兵器,抱着头跪在了地上。

    “你等武夫,为何事喧哗!竟敢来扰丞相大人清静!”

    听着门口有响动后,萧子山走到门边大大咧咧地骂了起来。

    “我等武夫,正是来取你这两个狗贼性命的!”何汉军毫不客气地吼道,手持长刀向萧子山冲了过来。

    “你们,你们是哪部分的?”萧子山一见何汉军冲了过来,惊恐万分地问道。

    难道是浮山湾的官军来了?萧子山马上心中一喜。

    “老子们是浮山湾的官军,奉我家参将王大人的命令,来诛灭你们这帮乱贼!”何汉军一边说道,一边一刀向萧子山劈去。

    萧子山急忙向后一闪,将桌上的围棋碰落了一地。

    “你这武夫,竟也敢来杀老夫!快让你的上官前来!”萧子山一看这个武夫竟然要杀了自己,赶紧要表明身份。

    他才不会怕这样一个武夫,自己可是李主事派出来的暗探主力,这次也是立下了大功的。

    “好大的口气9想见老子的上官!老子杀的就是你!”何汉军猛地一冲,锋利的刀刃划过萧子山的脖子,将萧子山的脖子瞬间割断,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我,我,我也是,浮,浮山……”萧子山捂着脖子,瞪大着眼睛倒了下去。

    他到死也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浮山军的?要杀老子这个自己人!

    “我呸!”何汉军又在他的尸体上踢了一脚。

    臭酸丁,不过是多识了几个字,就想在老子们显高贵?老子杀你丫的!

    “何队长,这个狗屁丞相大人我们也杀了!他还想跑呢!”另外两个士兵也搞定了邬德,将他的尸体拖过来说道。

    “杀了就好!把两个狗贼的脑袋砍下来带好!这可是咱们的功劳!”何汉军得意地吩咐道。

    何汉军当即安排人把邬德萧子山的脑袋砍了下来装好,又重新布置好县衙的守卫,这时门口的士兵来报:“队长,领军的陈铭陈大人来了!”

    “陈长官!这闻香教的匪首,都被我们解决了!你看,首级就在这里!”何汉军得意地将两个血淋淋的人头提了出来。

    “陈长官!陈上官救命呀!属下吴高义,和这萧子山,都是李天昊李主事从登州派来的人!这萧子山死得好惨呀!大人!”大堂里一个看押着的闻香教徒,突然开口说话了。

    他叫吴高义,是作为萧子山的助手潜伏进闻香教的,也是浮山湾的暗探之一。

    不曾想,在这要完成任务之一,自己的上司居然死在了自己人心里。这点儿真背!

    “你们真是李主事派出的人?你能不能对上暗语?天龙对地虎?”陈铭身后的毛玉山吃惊地问道。

    “宝塔镇河妖!”吴高义说道。

    “陈长官,真的是自己人!”毛玉山转向陈铭说道。

    “你们总共过来了几个人?不是说自己人都会系上红绸巾吗?”陈铭皱着眉道。

    自己人杀了自己人,哎,还知道三哥到时如何处理这事呢。

    “我们总共过来了三个人,还有一个兄弟,刚才在院外就被杀了。我们不知道要系上红绸巾啊!”吴高义哭着喊道。

    “何大棒!你狗日的闯下大祸了!”陈铭回过头对何汉军骂道。

    “杀错了?老子哪里知道这个神经兮兮的萧尚书是自己人?自己人哪里有象他这个样子的!”何汉军抓着脑袋在心里嘀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