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暗语联络
    第二日申时末,陈铭所部顺利抵达高密城外十里远的张家庄。

    这张家庄就在五龙河边,处在两个小山环抱之间,既能容纳陈铭的四千来人马驻扎,地理位置也还颇为隐蔽可靠。

    不待军队布置好营地,陈铭便将张二派来负责联络的毛玉山叫了过来。

    “大山子!你设法去和徐千总的人马联系上。告诉他,我部明日巳时正式攻城,让他们到时配合,千万不要让大鱼跑了!”陈吩咐道。

    “是的,陈主官。属下马上就带几个兄弟去。”毛玉山答应道,当即带着三个兄弟往高密县城而去。

    此时的徐福,已按约定化名为“徐海东”。他自称是辽东逃来的打行大档头,带着一帮兄弟求活。据说是听到这闻香教顺天起事,便抢了一些大户富绅们的金银物资前来投奔。

    这邬德和萧子山带到高密县城的人并不多,总计不过两百多人。

    不过,好在这两百多人中,有几十人据说是山上下来的豪杰,行事打仗挺有些章法。所以,闻香教才能顺顺当当地攻入高密县城外的百户军堡,杀了百户官展无涯。

    这伙豪杰更在混进高密城后,一鼓作气地冲入到了县衙,杀了高密县令程栋全家,最后彻底控制住了高密县城。

    不过,说到底,邬德和萧子山这两个闻香教的大头目,在高密城里可用的人马并不多,他们还真有些怕城里的士绅官吏勾连起来反抗作乱。

    直到后来有了这徐海东带着近一千多人的兄弟来投后,他们才总算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徐海东不但带来了可以完全控制住高密城的人马,还送了邬德和萧子山两人大笔的金银和珠宝古玩。

    两人一商量后,决定让徐海东先行将高密城里的士绅大户都抄了家,将这些富户家的钱粮物资先占为己有。同时呢,也可以杀掉这些富商地主,方便自己能更好地控制住这个“封疆之地”。

    当然,也是为了顺便让这徐海东立些功劳,好报给文德嗣这个“文朝”的共主大皇帝,给他邀功请个封。

    这“共主大皇帝”文德嗣收到邬德萧子山两人的奏报之后大喜,当即让人快马传旨,封徐海东为文朝大司马、威武大将军。

    这日酉时刚过,徐福刚和邬德、萧子山两人喝罢酒回营,守在营门外的士兵便来报告:“千总,你老家有人来了。说是你的表弟!”

    “我表弟?快让他们进来!”徐福估计着可能是浮山湾的联络人员来了,当即吩咐让毛玉山等三人进来。

    “大表哥!我就是从老家来的堂弟,我有口信要传给你!”毛玉山看着徐福平静的说道。

    毛玉山被张二招蓦训练后,便一直在隐蔽战线上工作。他认识作为浮山湾高层军官的徐福,但徐福却不认识他。

    “你说是我表弟,我怎么却不认识你?”徐福微笑着问道。

    “表哥说笑了!小的时间我们也是见过的。只不过,我长大后随着你姑父,也就是我老爹,去倭国寻找仙药了。这七八年时间不见,大表哥认不得我也不奇怪。”毛玉山也微笑着道。

    “哦,仙药可曾求来?”徐福又问道。

    “求来了,只要大表哥配上一味药就可以用了!”毛玉山答道。

    “是自己人!”徐福说道。他身旁警戒的几个士兵,随即收起了刀枪。

    因为出发前,张二早就和各部主官有过约定,只认暗语不认人。暗语对上了,便是自己人。

    “军情处毛玉山,奉张主事的命令将来联络!”毛玉山行了个军礼道。

    “张二来了?还有哪位主官一起来的?”徐福问道。

    “报告徐千总,是陈守备陈铭大人!”毛玉山回答道。

    “哦,是这小子!快将他们的情况讲讲!”

    “陈守备带来了四千人,离高密县城只有十里远了。宿营在五龙河边的张家庄。陈守备将在明日巳时正式攻城,他让你部到时配合,千万不要让大鱼跑了!”毛玉山道。

    “好!你们马上回去报告陈守备。明日大军到达后,我会打开西城门接应,我部士兵会在在脖子上系上红巾。没系上红巾,又拿着武器的,就全是闻香教的。”徐福想了想后说道。

    他前些时日攻打乡间土豪劣绅家时,就将抄家抄出来的五六匹红绸緞专门放了起来,就等着这样的时间做敌我分辨之用呢。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好的!徐千总,我们会立即去通传。”毛玉山向徐福行了个军礼。

    然后,他又回头吩咐同来的两个同伴道:“明杰,大牛!你们俩先回去,将徐千总的安排,如实报给陈守备。路上要注意安全!”

    等到二人跟着徐福手下的一个队长出去后,毛玉山才又向徐福道:“徐千总!借半匹红绸给我。这高密城里还有我们浮山湾的人!我得联系上他们,让他们到时也系上红绸巾,以免自己人相互攻击!”

    “我说呢,这闻香教的乌合之伙,怎么就能攻下一个百户军堡,还能把高密县城占了?原来有我们的人在里面!看来,这个动乱完全就在大人的掌控之间!行!我给你半匹红绸!”徐福恍然大悟地说道。

    “徐千总9请慎言,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行了。话说多了,什么时间就引祸上身了。”毛玉山提醒道。

    “这个,我也是在自己营内说说。”徐福脸一红,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不过,他很快就脸色恢复了平静,笑容满面地走到毛玉山身边说道:“多谢山子兄弟提醒!徐某这就安排酒菜,你吃完酒菜后,我让兄弟护卫你去寻人。我今天说错了话,我自会去向大人请罪的。”

    徐福知道自己说出了很犯王瑞忌讳的话,一念之间便曾想,把这个军情处的特工做掉算了。

    不过,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既然闻香教中都有这么多浮山湾的暗探,自己军中的下属士兵和军官中,肯定也有军情处的眼线。

    与其为了这样一个口无遮拦的小事犯险,葬送掉自己的前程性命,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向王瑞请罪认错。

    徐福了解王瑞的性格,你真要这样坦诚的去认个错,王瑞可能就是开个玩笑就过去了。但如果是,象自己刚才那样,想着耍小聪明,可能马上就会大祸临头了。

    王大人行事之狠辣,徐福这种高层军官可是早就见识过的。

    还好,一念之间而已!徐福趁人不注意,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徐千总明白就好!不过,这事属下也是要向张主事报告的。”毛玉山笑着道。

    “嗯嗯!那就劳烦山子兄弟了!不过,你最好是直接向将军大人如实报告!”徐福一边笑着说话,一边握住了毛玉山的手,顺手将一个金元宝放进了毛玉山的手心间。

    毛玉山手中一沉,知道是一块大约五两重的金元宝。

    他随手收下后笑着道:“属下遵命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