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一网打尽
    “大人!小的前来举报自首!”

    林思德一进王瑞的公事房,便离得远远的直接跪了下来,双手高高地将一沓白绢举起。

    “哦,举报什么?陈松!给我拿过来吧!”王瑞吩咐道。

    陈松冲左右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值勤亲卫的立即将手都放在了刀柄上,直到陈松顺利地将林思德手上的白绢取去后,才重重地呼出来一口气。

    这之间但凡林思德有任何异动,他们都将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砍杀,同时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王瑞面前。

    王瑞仔细地将白绢上的名字一一看完,发现竟然和张二提供的名单一模一样。

    当然,两份名章的差别也是有的。不过,差别仅仅在于:张二的名单上有标明哪些是自己派去加入的,哪些是真的想加入闻香教的。

    细细看完之后,王瑞微微一笑道:“林训导官,站起来说话吧!这是一份什么名单啊?”王瑞继续装聋作哑。

    “大人,这便是我浮山湾加入闻香教的教徒的全部名单!小人该死,小人以前有所欺瞒。大人,小人是那闻香教派到浮山湾来的银尊使者!”林思德一边磕着头,一边老老实实地回话道。

    “哦,居然是这样!哪些人是主动找你加入的?哪些人是你发展的?都一一给我标注出来吧!”王瑞笑了笑,示意陈松将白绢拿回去给林思德,同时还捎上了一个墨盘和一支毛笔。

    林思德接过毛笔后也不多想,刷刷地直接就在白绢上标注了起来。

    等到将林思德标好的名单拿回到王瑞案台上时,王瑞看了后也傻了眼,竟然跟张二掌握的情况是完全一模一样。

    这些人如果真的是冒险加入闻香教,要起事作乱,林思德这一招,可是彻彻底底地将他们卖了个底朝天!

    “说说吧,你为什么不继续你的使命,反而还要来向本官揭发你的同伴呢?”王瑞直视着林思德的眼睛道。

    “大人,小人当日从济南府逃出时,因为事出苍促,没能带多少银钱,很快便弄得衣食无着。小人既不会做工,又不会务农,只有这张嘴巴可用,小人便想着先加入这闻香教,跟着骗骗哪些个蠢夫愚妇,先混口饭吃。闻香教那些胡言乱语,小人可是一点不信的。小人到了咱这浮山湾后,便已绝了这坑人的念想。”林思德坦白道。

    “哦,你为何会绝了这闻香教的念想呢?”王瑞笑着问道。

    “启禀大人!小人从小便跟着尊师南美哥闯荡江湖,也算有些见识,想我大明天下,还能有哪一个地方,能做到大人治下这一样,让人人有衣穿个个有饭吃呢?小人想着从此便跟定大人,为大人尽心效力,不曾想这闻香教又派人过来威逼小人,要小人继续坑蒙他人。小人虽然一直应付着他们,心中却是想着早晚要到大人跟前揭发的。本想着给大人再钓出几条大鱼,不过这胶州高密那边过来的行商说,两地的闻香教都起事了。故而,小人只好今日提前来自首揭发!要打要杀,但凭大人定夺!”

    林思德直视着王瑞的眼睛,一口气将全部情形说了出来,说完后便埋首磕头不止。

    “思德!起来吧!你能坦诚相告,毫无保留,本官还是很欣慰的!你来了正好,本官正好有事要让你和张二去做呢!张二,出来吧!”王瑞对着书柜后喊道。

    林思德泪流满面地小心翼翼站了起来,抬起头来时,却看到张二那张阴冷愤怒的俊俏白脸。

    老子好象没有惹这张二吧?他有点困惑。不过他却不敢和张二对视,急忙低下头去,等着王瑞吩咐。

    “大人!现在怎么办呢?”张二也不去理会林思德,只是恭敬地望着王瑞请示着。

    他布置好了一切,只等王瑞一声令下,便要拿这帮人开刀了。不曾想,这要闹事的主犯,却抢先跑到大人面前来了个底朝天的交代;谁,谁也得郁闷半天。

    如果现在不是在王瑞的公事房,他真想问问这讨厌的林思德:大哥,你也是耍猴戏出身的吗?

    “这样,你派两个面生的兄弟去保护一下林训导官。由陈松调一个亲卫小队和你们配合,将这帮闻香教的贼人全部秘密抓起来。思德,你负责去招集所有加入闻香教的人,晚饭后在‘山城’茶坊聚会吧!要注意和平常一样,不许让任何一个人事先觉察到,给本官将这伙教匪一网打尽!”王瑞想了想后,又安排道。

    两人拜别王瑞出来,到了边上张二办公的一个小房间里。张二径直走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也不管林思德咋样,就让他那么傻愣愣地站着。

    半晌之后,他才口气冰冷地说道:“林思德,你别以为大人的那关你过了,就万事大吉了。在我这里,你这关还没有过呢!你可千万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样,我情报处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小命!”

    “张主事放心!我不会耍任何花样,我全力配合张主事立功!”林思德点头哈腰地陪着笑。

    “林思德,你也不要以为你有什么功劳!你这顶多算个戴罪反省!”张二先给这事定了一个性。

    他需要先从气势上压过林思德,将自己的功劳确定了,这才和林思德讨论起晚上抓捕行动的细节来。

    当日戌时,二十多个加入闻香教的人陆陆续续来到‘山城’茶坊,进到二楼的一个大包房。

    林思德数了一下人数,看到人已经到全,便对众人说道:“诸位,你们可能都已听说了,这高密胶州的闻香教已经起事成功了。我浮山湾这边也要行动起来!最近新加入了一些兄弟,现在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林思德说完后,随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收到动身信息的张二和陈松,立即带着隐藏在两边的二十多个亲卫队士兵,手持锋利的戚家刀冲了进来。

    “全部抱头跪下,违抗者死!”陈松大声喝道。

    以此同时,他目光警惕地扫视着众人,只要一有不对,他就会下令砍杀。

    一刻钟之后,这二十多个闻香教的人,便全部被带回到浮山湾公事房大院内。

    张二一一给潜伏的情报处特工松了绑,看着这二十来人排成了两排,这才满意地笑着道:“兄弟们辛苦了,行动津贴明日便会发下来!你们都先下去休息吧!”

    看着这二十来个或是主动,或是在自己面前故意招摇而被招进闻香教的人,居然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被张二放了,林思德急道:“张主事!怎么把这些人都放了?他们都是加入了闻香教的啊!”

    “他们是加入了闻香教!不过,他们都是奉了大人和我情报处的命令!”张二得意地笑道。

    “啊!原来是这样!”林思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擦着额上的冷汗。

    玛的,好险!差点老子就要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