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沐猴而冠
    崇祯二年七月底,大明莱州府高密胶州两地,同时发生了闻香教叛乱。

    胶州州城和高密县城在同一天,俱被闻香教教匪乱民攻陷。胶州知州王洛宾等地方官员更是全家被杀,男女老少无一幸免。

    无数两地的乡绅地主,悉数被抄家灭门,一时间杀得人头滚滚!

    虽然事情闹得很大,两地的老百姓也是很害怕,但是普通平民百姓却也没有受到多少牵扯。

    哦,甚至良善人家的村民,心中还暗暗有些高兴。这闻香教匪杀的,好象全是平时在乡间为非作歹、欺男霸女之人。

    不过,既便闹出如此惊天般大的动静,莱州动乱的消息还是直到八月初五才传到登莱巡抚衙门。

    抚台大人孙国祯吓得大惊失色,他这登莱巡抚的官位本就不稳,如今出了这等事,真不知道这官位还保不保得住。

    不过,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应:一边用八百里加急向京师送信,一边直接下令莱州参将王瑞出兵镇压。

    至于关宁嘛,暂时就先不要去了,还是立即出兵消灭乱贼,以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吧。

    公文送到王瑞手上后,王瑞击案大笑道:“老子总算不用和关宁那帮猪一样的队友混在一起了!”

    王瑞后世时,看伪清汉奸张廷玉所著之明史,可是从来没有看到关宁这帮军痞们到底打过什么象样的仗。

    既便是象吕思勉、阎崇年这样的老包衣们,也同样没有研究出关宁这群“猪军”到底有何象样的作为。能避开这群“猪队友”,王瑞的心情真是非一个“爽”字难以表明。

    不过心情爽的人,可不只王瑞一人,胶州城里的文德嗣文教主此时也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他秘密传教十多年,虽然笼络了不少教众,不过这些乌合之众实在是没有什么真实的力量。平时能骗得这些蠢夫愚夫一点散碎银两,每日吃好点,喝好点,他就觉得这日子相当不错了。

    不曾想,这半年以来,不断有象马千瞩、萧子山这样的精干下属加入,使得这莱州闻香教的实力一下子扩大了不少。

    拿下胶州城后,他就忍不住飘飘然起来了:看来我这文某人,真是还是那天命所归之人!不然,怎会有如此多的豪杰来投?

    正可谓:金鳞非是池中物,一遇风雷便化龙!

    “恭喜教主x喜教主呀!”这日午后,文德嗣刚和王洛宾的三个小妾嬉戏完,金尊使者马千瞩便兴高彩烈地跑进知州衙门来,说是有喜事要报告。

    “哦,是小马呀n喜之有呀?待本教主整好衣衫出来。”文德嗣一听是马千瞩的声音,心情便分外高兴。

    自从这起事以来,这金尊使者马千瞩可是给他带了无数的好消息来。

    可不,昨日这马千瞩又招拢了一千多教众,还带来了近三十万两的金银珠宝,以及粮食五万多担。

    有了这堆积如山的无数珠宝银粮,何愁大事不成呢?说不定那金銮宝殿,我文某人也是可以去坐一坐的。

    过了片刻功夫之后,身穿一袭雪白绸缎长袍的文德嗣总算慢腾腾地走出了房门来。

    马千瞩赶紧上前磕了个头,媚笑着奏报道:“教主万安!金尊使者邬德遣人来报:高密县城也拿下了!朝廷的狗官一个都没有跑掉,全部砍了狗头挂在了城门之上。”

    “哈哈,看来这邬德和萧子山也干掉不错啊!本教主今有你等,如有管仲乐毅焉!”文德嗣一听又是好消息,哈哈大笑了起来。

    妈的,这比喻打的。管仲乐毅如若泉下有知,估计得跳出来打人!

    “属下不才,全赖教主洪福!邬使者还报告:这高密乡间,也是教民响应甚众啊!民间都说教主就如那‘润泽东方’的太阳,一闻教主之令便要拜倒在地,三呼万岁!”马千瞩进一步报告道。

    “哈哈!某本仙家,何需万岁之称!”文德嗣突然想起,自己还是要谦虚一下的。

    可不,哪个皇帝不是自称“孤家”、“寡人”呢。

    嗯,人家文德嗣还真不是装逼!

    “教主万福!这声万岁,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教主你老人家才当得起呀!教主不受,弃天下苍生何顾?”马千瞩再拜了一下劝道。

    跟着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马千瞩、李虎和邬德等人就玩起了这“劝进”的游戏。

    这文德嗣本就是破落教书先生出身,似是而非的知道些称帝登基的事。配合众人演了几次戏后,终于顺应“民心”登了基。

    于是闹剧般的场景出现了:文德嗣自称“宏大光明正确天下共主大皇帝”,建都胶州,自创“文朝”,改元宏歌。

    当然,伴随新朝建立的必备戏码,便是极为浮夸的大肆封赏:马千瞩邬德被封为左右大丞相,统领朝中百官。萧子山则被封为上大夫兵部尚书、大军师。李虎和武龙(龙尽虏化名)则被封为大将军大都督。就连远在浮山湾的林思德,也得了个上大夫礼部尚书的官职。

    反正这文朝的官名,听起来就象后世高丽棒子和倭狗国内的称呼一样,每一个官名之中都有带上一个“大”字。仿佛是,不带上一个“大”字,就不能显示出他们的牛逼。

    秘报放在王瑞案上时,王瑞还没看完,就笑得直呼肚疼:“哈哈,笑死我了!沐猴而冠!这文德嗣,对!现在得叫他‘共主大皇帝’,难道他以前是耍猴戏出身的吗?”

    “大人,好象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属下倒是侦得,他以前做过教书先生。”张二不明白王瑞为何会发笑,一本正经地报告道。

    “张二,这他以前做过什么,咱们便不管了。对了,这闻香教潜伏在我浮山湾的暗探如何了?”王瑞突然想起林思德这个闻香教派过来搞策反的卧底来。

    “大人,这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按理说胶州高密都起事了,他这里也要有所行动才是。可是,他这里却没有任何的响动。属下派去打入他内部的人,试探了好几次,他都没有任何言语。而且,他好象还很回避闻香教的话题,不是叫这些人好好干活,就是叫他们好好训练。好象他完全不把这闻香教的事放在心上一样!”张二抓着脑袋,有些困惑地报告道。

    “哦,竟然是这样!”王瑞也皱起了眉来:难道这林思德是后世的特工穿越过来的吗?竟然如此小心,如此沉得住气!

    正在沉默间,陈松走进来报告:“大人!总训导官林思德求见!”

    “哦!”王瑞和张二同时哦了一声,都有点诧异。

    王瑞冲张二点了一下头,张二马上悄无声息地闪到了书柜之后。

    “传他进来吧!不过要例行搜身!”王瑞想了想,吩咐陈松道。

    王瑞有点吃不准林思德为何在这个当口要来见自己,心道:这家伙该不是想来行刺老子的吧?真要是这样,老子今日可要让这案上的戚家刀饱饮鲜血了!

    哦,为啥大人这次强调了搜身呢?看来这林思德有什么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