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教匪造反
    崇祯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辰时,胶州东城门的几个守兵正在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悠闲地吹着牛皮。

    这时,远远地一行四十多人的彪形大汉,护卫着一辆马车走了过来。

    城门守兵对这些人很是熟悉,知道都是那闻香教的所谓护教金刚队。虽说这闻香教,在朝廷是被禁绝的。可是在这天高皇帝远的胶州,却是没人去管的。

    所以,这些守门的兵丁也懒得去搭理。这胶州城里有知州知县这些当官的大老爷,他们都不去管。这些小兵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这一次,虽然他们不想惹事,这祸事还是从天而降了。

    “金尊使者,到东城门了!看来这些官兵还没有防备。”一个护教金刚凑到马千瞩的车窗边报告道。

    “那就好!再走近些,听我号令动手!给我一举控制住城门!”马千瞩吩咐道。

    “守城的军爷,辛苦了!来,来,来!送你们两只烧鸡下酒吧!”走到城门洞三个守门士兵身边时,一个粗豪的汉子带着两个提着篮子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不辛苦,不辛苦!兄弟们客气了!”几个叫花子一样的士兵嘴上说着客气,眼睛却直勾勾地瞪着两个篮子。

    “打开,给兵爷们看看!”粗豪汉子笑着招呼着身后的两个男子。

    这两人赶紧小跑着跟上前去,等他们将篮子打开,只见一个篮子里装的是两只黄澄澄的烧鸡,另一个篮子里则是一大碗花生米和一小坛烧酒。

    在这盛夏天里,天气炎热、人懒洋洋的时节,这可是最招人的好东西。几个守门士兵一看,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兄弟们,快收下吧!”粗豪汉子脸上浮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让两个年轻男子将篮子递了上去。

    同时,他悄悄地将右手缩进怀里,紧紧地握住了刀柄。

    “好呀,好!”两个士兵笑着伸手来接。

    他们刚将篮子接着手里,却发觉有点不对劲,两把匕首已经象毒蛇一样的刺进了自已的小腹里。

    “老子叫你吃!叫你吃!吃刀子去吧!”一个年轻男子骂了一句,又上前了一步。

    守门士兵看到对方狞笑着逼近自己,想要出声,却没有任何力气。

    随着刺进小腹的匕首转动,这两个守门兵丁的五脏六腑都被锋利的刀刃割破,两人立即软软地倒了下去。

    “你,你们!你们做什么?”另一个兵丁一看情形不对,结结巴巴地大吼道。

    “做什么?要你的命!”粗豪汉子一看两个年轻男子得手,立即拔了匕首冲上前去。

    “啊!”这个守门的兵丁一看大惊,转身就往城门边的小屋冲去。

    这小屋平时是他们躲雨值夜的地方,放得有刀枪棍棒。他想如果能拿到武器,至少还可以临时抵挡一下。

    但他的反应还是太慢了,他刚转过身去,这个粗豪汉子已经冲了上来。

    他用左手一下子圈住了守门士兵的手臂,锋利的匕首飞快地割断了他的颈动脉。温热的鲜血瞬间喷出,淋满了粗豪汉子的左手臂。

    粗豪汉子将手一松,这个守门士兵的身体就象死狗一样的滑了下去。

    “金尊使者,得手了!怎么办?请上官指示!”粗豪汉子来到马千瞩的马车边,伸手敬了一个军礼问道。

    “混蛋!怎么敬浮山军的军礼?你们现在是闻香教的护教金刚,要按闻香教的规矩行事。按原计划,清理城门里的官兵,留下十人控制城门!其余人跟我一起,汇合丙队的,一起去打知州衙门。”马千瞩命令道。

    一众大汉立即从马车里取出长枪大刀等重兵器,在粗豪汉子的指挥上冲上城门楼里,将还缩在城门楼里纳凉吹牛皮的一个小旗和两个士兵当时就砍死在城墙上。

    留下十人放下城门警戒后,马千瞩立即带着余下的三十多人往知州衙门冲去。

    “大明无德,天降文德。官逼民反啦!”一行人一边往知州衙门冲,一边呼喊着闻香教众加入。

    这伙人走了没几条街,跟着来的人数很快就扩大到了一百多人。

    快到知州衙门时,侧面又来了一队四十多人的队伍,虽然也是穿着一般民户的衣裳,但从他们行进奔跑的步伐姿态来看,却是一副久经战阵的强兵风范。

    “金尊使者!我们把守备千户干掉了。最大的障碍扫除了!现在过来和你们一起去打知州衙门。”带队的李仁军笑着说道。

    这个守备千户所,要说是这次起事的最大障碍,还真是高看它了。因为,它明面上是有兵丁千名,但其实真正有战斗力的,也就是千户大人的那二十多个家丁。

    所以,李仁军带着四十多个久经战阵的浮山军老兵一个突击,就砍瓜切菜般地解决掉了。

    李仁军上个月才带了一队人马以绿林好汉的面目加入了进来,也成了闻香教中的一个骨干。他一想到二狗子这个金尊使者的称号,就总是想笑。

    “干得好!一起去吧,不过要快!如果让知州衙门得到消息,就麻烦了。你们有带梯子吗?”化名马千瞩的二狗子一边继续往前小跑着,一边询问道。

    “带了9有十多个手榴弹呢。”李仁军得意地笑道。

    “你还带了手榴弹?大人有过指示,这个宝贝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时,可是不允许用的。快,冲过去!”二狗子一边皱着眉吼道,一边加快了步伐。

    知州衙门的守卫,听到不远处嘈杂的脚步声后,也是颇为惊疑,有人出门看了一下,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发生。

    守门衙役正在迟疑要不要进去通报时,却发现街角一大队人马手持刀枪冲了过来。

    “快,快进去,关上大门!”一个衙役小头目一眼有乱民冲来,一边大声吼着,一边带头往大门内冲去。妈的,胶州也有教匪造反了?

    “快冲!不要让他们关上大门!”李仁军一看这些衙役要关门,立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前去。

    冲刺的同时,他又将自己手中的长枪单手举起,对准着这个衙役头子的后背。

    他身后的兄弟,也都是参加过以前剿灭山贼或是打倭寇的战斗的,战场经验都是极为丰富的,一听到他的命令后,都跟着撒开脚丫子朝着知州府大门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