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暗流涌动
    两天之后,王瑞作为这次迎接上官巡视的主角,总算送走了王承恩和孙国祯等人。

    他留下陈铭和朱磊留守平度州后,自己便在亲卫队的护卫下,急急忙忙地赶回到浮山湾。

    他先将一众军官叫来开了一个会,把每个人得以升迁的官位都一一通报了。

    趁着众人高兴得眉开眼笑,王瑞又宣布在平度,即墨、平度、浮山等各地,再次招兵一万。而且,他还下了个死命令,一定要在十月前完成新兵训练。

    因为现在的这一万老兵,王瑞是计划要带了去打建奴的。他估计,他要这一走,肯定立马会有人盯上他在浮山湾的这些会生金蛋的“鸡”!

    所以,他需要留下足够具有威摄力的力量,随时可以粉碎来自任何方面的挑衅。

    众人听了后,又是一阵狂喜。这帮人,许多人的官职可能只是一个把总,但管的士兵,可能就上千人了。这带兵的军官,又有几个不希望自己手下的精兵多一些的呢。

    安排好扩军备战的计划和事宜后,王瑞开始静下心来应付调往关宁的事情。

    平度一别半个月后,王承恩也回到了京师,这日便在乾清宫向崇祯皇帝回报去传旨的所见所闻。

    特别是王瑞的表现以及说过的话,他都一字不漏地回报了。当然,还是省去了自己收金银和为王瑞出谋划策的那一段。

    “如此说来,这王瑞倒也是一个忠贞之人!”崇祯帝点着头微笑道。

    “对了,王伴伴,你说这王瑞还吟了一首什么诗?听说曹伴伴听了都落了泪?”崇祯皇帝突然想起从周后那里听到的一个趣事来。

    “禀圣上,确有此事。王参将当日见到奴婢时,突发奇想赋了这样一首诗。”王承恩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哦,王伴伴,快说予朕听听!”崇祯帝也来了兴趣。

    “是,圣上!”王承恩一字一句又将王瑞当日所吟的打油诗说了一遍,说到激动处,声音变得分外高亢。

    “哈哈!想不到这王瑞还是一个趣人!不过,他这诗就写得不怎么样。朕看他确实很有忠心,就让他去关宁那边磨砺一下也好。”崇祯帝哈哈大笑着说道。

    不过,远在浮山湾的王瑞却不知道皇帝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他正在和张二一起,谋划一个巨大的阴谋。

    “张二,准备得怎么样了?”王瑞问道。

    “大人,属下也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发动了。只是,让这闻香教在哪里发动呢?”张二报告道。

    “让他们在胶县和高密吧!你先唤醒“毒蛇”!再派些人手加入进去,去壮大他们的实力,到时好一举拿下胶县和高密!要闹,就让他们闹大一点。”王瑞吩咐道。

    等张二领命出去后,王瑞又对陈松道:“传令,让徐福和龙尽虏前来报道。”

    两人进来后,王瑞等两人行完礼,却并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

    过了片刻之后,他才拿出两张地图,由亲卫分别交给二人。

    徐福和龙尽虏打开地图一看,只见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地名,标注的全是高密胶县的大户士绅人家。

    “大人,这是……?”龙尽虏看着地图上的地名,有点不解地问道。

    “哦。本官刚刚得到线报,近日恐有闻香教作乱。本官担心这些大户士绅被乱民教匪诛灭!所以,要你们提前做好准备,在他们被诛灭后好收拾残局。你们二人能否做好这事呢?”王瑞眼睛直盯着两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大人,这些大户士绅肯定逃不过这一劫的。我们是要早些做好准备。属下到时一定给他们料理好后事,定不叫他们的家业有一分一厘的损失。”徐福眼珠一转,马上跪下来回答道。

    “大人,俺龙五没啥说的,大人说他们会被乱民诛灭,就一定会被诛灭!属下只听从大人的命令行事!”龙尽虏也拍着胸膛表着忠心。

    “好!能做好准备就好!哈哈,你们都下去准备吧。不过呢,此事切不可惊动任何人,包括马游击在内。对了,徐福,军中无跪礼!你怎地忘了?”王瑞微笑着将徐福扶了起来。

    “是!大人!一切听从大人指挥!”徐福和龙尽虏一起行了个向前斜举右臂的军礼。

    等到走出王瑞公事房老远之后,龙尽虏看看四下无人,突然疑惑地问徐福道:“建威,你说,大人的意思就是要趁乱干掉那些大户士绅嘛,怎么还不和我们直说呢?”

    “直说?!龙五,你不想要脑袋了?大人可没有说过要干掉什么大户士绅。”徐福听他这么一说,吓了一大跳,一边左右看看,一边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低喝道。

    “反正老子就只听大人的命令,大人就是叫老子去打京师,老子也去!”龙尽虏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王瑞在召见徐福龙尽虏布置应付动乱,远在高密城里的闻香教主文德嗣也正在召集一众心腹开会,不过他们的目的刚刚相反,却是要发动动乱。

    “马使者!你是怎么想的呢?”文德嗣问化名“马千瞩”的二狗子道。

    这马千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捐了不少银两,而且交际还极广,发展进来的人也不少。

    加之他还发现了“大明无德,天降文德”的石碑,所以,极得这文教主信任。

    “教主万岁!‘大明无德,天降文德’!教主如若振臂一呼,定会应者云集。属下的意思:便是在这高密、胶州、浮山等几处地方同时发动。如此而来,我教声威将更加巨大,官军也会顾此失彼,我教大事定成!”马千瞩笑着奉承道。

    “哦!此计不错!”文德嗣点着头赞道。

    他想了片刻之后,又皱着眉头说道:“只是这胶县,要派谁去?没有得力的人去带领这些信民,恐怕是不行的。”

    “教主万岁!属下愿和赞画萧先生同去。到时,几地同时举事响应便是!”另一个金尊使者邬德出来说道。

    这邬德是一个算命先生,在掖县算命时和萧子山结识。他见萧子山精明可靠,为人又很是大方,便将他介绍进了闻香教。

    现在他一看这是一个立功的机会,便要约了萧子山这个“好基友”同去。

    “哈哈!‘大明无德,天降文德’!我闻香教大兴在望!那便定在七月二十八日辰时吧!”文德嗣哈哈大笑着定下了造反的时日。

    莱州各地开始暗流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