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自有办法
    因为王承恩对王瑞这个知音,特别的有好感。所以,后面的事情就变得特别的顺利。

    当日,他便向王瑞宣读了崇祯皇帝的圣旨,颁发了带过来的官印告身。并且还将崇祯帝对王瑞的口头表扬,也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王瑞又是一通磕头谢礼,给孙大人王承恩以及他们的随从都一一奉上了礼金,总算是将自己升为参将的事情办妥。

    当然,王瑞属下的马举陈铭等人,也都按着王瑞所报的功劳大小,一一得到升官提拔。

    当日参加完文官们为孙国祯王承恩二人举办的接风宴后,王瑞先去求见了巡抚大人孙国祯,一通磕头致谢,又送上了一千两白银。

    孙国祯也不扭捏,高高兴兴地接了,勉励王瑞继续为国效力,又问他有何难处需要自己帮忙。

    王瑞一听,心道,原来这孙国祯还颇讲义气呢。他便趁机提出,请孙国祯补足部分粮饷兵器。

    孙国祯现在对王瑞颇为倚重,也就爽快地应了,表示将会很快安排到位。

    其实,王瑞对这大明的刀枪兵器,根本是一点也看不上眼的。但是呢,他却必须要开口去要。

    因为他要真的从来不提要求,那才是真的怪了。岂不说该你的东西,你都不想要,到时就算其它的人是傻瓜,也能看出浮山湾的实力来了!

    所以呢,这个过场,王瑞还是要做做的。至少,迷惑周边的各方势力有用。

    看着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坐在下首的王瑞,孙国祯禁不住心中一声叹息:我登莱好不容易出个猛将,还挺知情识趣,咋就要马上调往关宁去了呢。

    他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先和王瑞通一个气:“王参将,你可知王公公此次前来,还带着兵部的钧令?”

    “哦,末将不知,还望抚台大人指点!”王瑞拱身行礼道。

    其实,以王瑞对明末朝廷党争和大明这帮“做事无能,卖国起劲”的文官们的认识,他知道伴随着升官的公文告身而来的,肯定还有调他去关宁驻防的调令。

    不过,他此时却不能说出来,要将这表现施恩的机会留给孙国祯。

    “正武(王瑞的字,古人称字,而不直呼其名),现今兵部有令,要调你部去关宁驻防呀!不过,你也不用着急,先答应下来便是,你可以多说说你的难处,同时多要开拔银以及军饷物资,如此定可以拖延上几月,本官到时再找了知交同年为你周旋!”孙国祯指点道。

    “哦!如此便多谢大人关照!大人知道,末将这辖下颇多辽东逃民和登莱流民,一直是属下组织做工救助的。如果末将骤然离开,这些人突然断了生路,恐怕会徒生事端啊。所以,还望大人多多怜悯,为末将回旋一番吧!”王瑞只得又起身磕了一个头。

    哎,这他娘的万恶的封建社会!咋就动不动的要磕头呢?

    孙国祯一个轻托,便将王瑞扶了起来,再一次承诺会去为王瑞周旋。

    这王参将,这才来登莱多长时间?就数次将功劳送到自己案前,每次还都是实打实的寇虏首级,哪个上司会舍得让这样的下属轻易调离呢。

    岂不说王瑞平时就礼数周,逢年过节都会送上银两,就是这些杀虏诛寇的功劳,他孙大人也是分润了不少。

    所以,孙国祯说要为王瑞周旋,倒是真实的心理表现。

    拜别孙国祯后,王瑞又去求见了传旨太监王承恩。

    王承恩不待王瑞下跪,就一把拉着王瑞道:“正武兄,咱们正要差人前去寻你,想不到你却来了。来了正好,咱家正有事要告之兄台知晓!”

    王瑞知道他要讲调自己去关宁的事,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还请贤弟指教!”

    “哎!兄台有所不知,咱家这次来,还带来了兵部的调令,要调你部去关宁守卫!”王承恩叹息着道。

    “哦。我道是什么事?只要是效忠吾皇,刀山火海某也是去得的!”王瑞做出一副粗豪武夫模样,拍着胸膛说道。

    “哎,正武兄,你可想差啦!这辽西将门俱是一体,岂是你一个外人去了能落得了好的?”王承恩没好气地白了王瑞一眼。

    心中道:这武夫头脑真是简单啊!一听兵部命令,便就愣头愣脑的要去。

    “哦,愚兄冒昧了。还望贤弟不吝赐教!”王瑞急忙摆出一副受教的神态。

    “哎,这事呀,圣上本也是不允的。奈何这朝中许多大臣,俱是这个主张,所以最后这调令还是让咱家带来了。”王承恩叹着气递给王瑞一本公文。

    王瑞打开一看,正是调他去关宁驻防的公文。

    “如此,某便遵令便是!只是这军户家眷、军饷物资可如何办?一时也拾掇不好呀。”王瑞装出一副懵懂的模样问道。

    “哎!正武还真是忠心,你还不知道调去关宁是何下场吧?咱家这次就豁出去了,给你说说吧!”王承恩也豁出去了。

    他一看王瑞这傻乎乎的武将,一门心思的只想着忠君报国,也不管龙潭虎穴就敢闯,真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骂他。

    “王参将呀!这关宁的人,往小了说是一个家族,往大了说就是一个大的军镇门阀,你一个外镇军将过去,只会被拿去背黑锅挡刀箭的!”王承恩没好气地说道。

    “哦!王公公救我!那可如何是好啊?”王瑞好象这下子终于听明白了,苦着脸询问道。

    “如何办?正武兄呀,你可别死心眼。你这样一支强兵,圣上可是大有用场的!你就多要开拔银,多要兵饷物资吧,设法拖延些时日。咱家回到京师再禀明圣上,设法为你周旋!”王承恩因为年轻好义,又被王瑞感动了,所以最后帮着王瑞出了个还算不错的主意。

    “如此,愚兄便谢过贤弟了!贤弟难得到莱州来一次,这次回去,可要多带些本地的土特产!”王瑞一边向王承恩道谢,一边去门外叫了张二和另一个随从进来。

    两人捧着礼盒进来,打开后,盒内竟是五百两金光闪闪的黄金。

    “正武兄何必如此多礼?你我兄弟,可不要如此俗套多礼。”王承恩两眼放光地盯着堆在礼盒里的黄金,嘴里却是期期艾艾地拒绝。

    “贤弟,你这是看不起哥哥这个武人吗?快快收下才是!”王瑞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给王承恩找了个台阶下。

    “哎,你要这样说,咱家也只好收下了。你放心吧,咱们回去一定给你想办法!”王承恩再一次拍着胸脯道。

    给我想办法?哈哈,老子自有办法!王瑞在心中暗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