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中二少年
    远在浮山湾的王瑞,却不知道朝中因为自己发生了这么多的斗争和勾连。

    收到这个好消息之后,他当即便安排好浮山湾和即墨营的事务,带着两千兵丁赶回到了平度。

    六月底的一天,张二前来报告,说是登莱巡抚孙大人和传旨太监已经到了平度城三十里之外。

    王瑞当即便前往城门,会同平度知州衙门一众官员前往城外十里长亭相迎。

    众人在官亭外冒着酷暑等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等到了前呼后拥的一大帮上官到来。

    平度知州知县等几个文官还好一点,他们都是在官亭阴凉处的,王瑞带来的一众军官们就都惨了,傻乎乎的只能在亭外顶着烈日“罚站”。

    排队欢迎时也是极为奇葩,王瑞这个从三品的武官,居然得站在七品的知县之后。

    饶是如此,我们的王大人也只好耐心地等着前面的文官们,知乎者也的参拜交谈。

    如此又等了一刻多钟,孙国祯等人终于走到王瑞身前。

    孙国祯看着英武高大的王瑞甚为欣喜,捋着花白的胡须道:“这可是勇击建奴的游击将军王瑞?”

    王瑞急忙跪下叩首道:“末将王瑞,见过抚台大人!所得些许微功,全赖抚台大人谋划运筹!”

    王瑞前一时空做生意创业久了,对人情世故最是通达,当然明白这能曲能伸的道理。所以,他对这当“磕头虫”的事并无多大的心理障碍。

    你要问他,对这磕头的事感觉如何,他肯定会告诉你说不舒服!但也就仅此而已。我们的王大人或是活脱脱的实用主义者。

    他是断不会象某些穿越者,穿越到了古代,还要傻乎乎的坚持自己在前一时空的观念。这是有个性吗?这是傻逼!

    “王游击快快请起!来,来来!本官给你介绍天使王公公!”孙国祯见王瑞礼数周全,并不因为斩下这近千颗的满虏首级就居功自傲,心中很是欢喜。

    他当即便拉着王瑞过来,让他拜见传旨太监王承恩。

    “哦!王将军果然威武!圣上近日可是时时念叨着将军的名字。圣上说呀,要是咱们大明能多上几个象将军这样的军将,肯定就能很快把这该死的建奴灭了。王大人,你可是让咱王承恩这个本家很是感到荣耀呀!”王承恩打量着王瑞笑道。

    “王承恩!”这个名字让王瑞吓了一大跳。这明代的历史名人,王瑞总算是见到了第一个。

    其实呢,孙国祯也多多少少算是大明朝的名人。不过,我们的王瑞王大人前世却并不知道他。

    但这王承恩就不同,这可是一个让王瑞敬佩不已的名字。说他是情义铮铮,也一点不为过。

    王承恩,太监曹化淳名下也,累官司礼秉笔太监。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犯阙,帝命承恩提督京营。

    是时,事势已去,城陴守卒寥寥,贼架飞梯攻西直、平则、德胜三门。承恩见贼坎墙,急发炮击之,连毙数人,而诸珰泄泄自如。帝召承恩,令亟整内官,备亲征。

    夜分,内城陷。天将曙,帝崩于寿皇亭,承恩即自缢其下。福王时,谥忠愍。伪清为了拉拢人心,也赐地六十亩,建祠立碑旌其忠,附葬故主陵侧。

    与刘瑾、魏忠贤等太监相比,王承恩的殉葬显得极为光辉。在一个朝代即将覆亡、几十万人“解甲”的时候能够护佑君主,不畏强敌,这表现出了强烈的忠贞性格。这就让他的死,充满了悲壮的意义。

    “原来是王公公!公公情义铮铮,忠君爱国,末将已是仰望良久,今日得见,实是三生有幸!”见到这个陪着末代汉人君主走完最后一程的人时,王瑞激动得泪流满面,跪下后磕了三个响头。

    对!王承恩是太监!但太监不过是一个职业而已,要不是家里穷困,谁又愿意去入宫做这太监?

    他是太监,没卵子,但他身上的气节,大明这帮牛皮哄哄的文官又有几个比得了呢。

    这一拜,王瑞拜得可是心甘情愿、情真意切!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大明文贵武贱,也由不得他王瑞不拜。

    “将军快快请起!将军谬赞了!咱家何得何能,哪能当得将军如此大礼?说到底,咱家就是万岁爷身前的奴才。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骂咱们是没卵子的阉货呢!”王承恩一边扶起王瑞,一边满意地望着王瑞笑道。

    “公公客气了。当得的,当得的。某就写过一首诗,今日便献丑吟诵与公公听听。”王瑞突然想起前一时空时,在网络上看到的一首打油诗,心中一激动,就想要说出来卖弄一番。

    他不说话还好,一众清高的文官虽然看不起他王瑞,但也不至于贬损他。现在他这一开口说要吟诗,马上便给自己招来了嘲笑!

    “哦!想不到一个武夫,居然还要吟诗!哈哈!诸位大人,都来听听吧!”站在不远处的胶州知州王洛宾不宵地嘲笑道。

    “哈哈!第一次听说武夫也能作诗!当浮一大白焉!”一众文官都跟着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他们脸上的神情,仿佛就象是见到了太阳从西边出来。这大明文贵武贱,更是使得这些文官对王瑞这个武夫的轻视,没有了一点的遮掩。

    “哼,哼!戚少保可也是能吟诗作赋的!咱家今天还真就想听听这王游击作的诗!王将军,请吧!”王承恩是太监,这大明的文官对太监也是极为鄙视的。

    现在看这帮文官挤兑王瑞,不禁引起了王承恩那种内心深处的“受害者共鸣”,他当即便站出来为王瑞打着气。

    “如此,末将就献丑了!”王瑞又对着孙国祯和王承恩深施了一礼,这才抬起头来,来回踱了几步,方才大声吟道:

    “大内诸公好古风,行止无愧褒贬空。

    立马横戈胡虏溃,持金伐鼓夷狄崩。

    尽忠为国万民颂,拨乱反正天下同。

    清谈高论俱竖儒,负剑挟弓有厂公。”

    呜呜,王瑞话音刚落不久,王承恩竟然低低地呜咽了起来。

    王承恩这个时间,其实最多不过十六七岁。当了太监后,更没少受过委屈。现在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们这个群体如此赞扬,激动之下,很容易就感动得哭了。

    “将军!咱家代一众大内的兄弟谢过将军了!王将军真真是我等残缺之人的知音!日后将军但有吩咐,就同咱家直说便是!咱家看谁人敢来刁难!”王承恩感动之下,直接大包大揽地表了态。

    其实真实的原因是,此时的王承恩还是一个“中二少年”,逆反心理特别强:你们不是看不起这武夫吗?咱家偏偏就要挺他!看你这些酸儒能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