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引蛇出洞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四月中旬的一天。

    这日下午,林思德刚从军营里出来,正往浮山湾官员住宅区走去。却看到了路边一个算命先生手中的折扇。

    这个算命先生正是闻香教派来接头的暗探萧子山。他在浮山军兵营到官员住宅区的路上摆了一个算命摊,便是为了和闻香教潜伏的银尊使者接头的。

    因为知道林思德的容貌,所以他一眼就将林思德认了出来。看到他远远走了过来,萧子山便站起来挥了挥手中的折扇。

    折扇上画着的是一个大肚笑脸弥勒图案。幌子上写的是四个醒目的大字:“铁嘴子山”。

    林思德皱了皱眉,知道莱州闻香教定是又派了人来。他便支走亲卫,朝这个假算命先生的摊位走来。

    这个假算命先生,正是浮山军打入闻香教中的赞画萧子山。

    不过,他这次却是受了闻香教主文德嗣所派,过来了解林思德在浮山湾的活动情况。

    “这位老爷!可是要看个前程?”萧子山微笑着问林思德道。

    “正是,不过此间嘈杂,先生可否去茶坊为某分说一番?”林思德问道。

    “哦,不过这卦金可就得加点。”萧子山笑着说道。然后他收起自己的小摊,跟着林思德往不远处的茶坊走去。

    不一会儿工夫,两人便进到这家清静的茶坊里。等“茶博士”走后,林思德这才问道:“上使可是教主派来的?”

    “正是!银尊使者,教主这次派本赞画来,一是要了解使者最近活动的情形,二是带来了教主的最新佛令。”萧子山气势十足地说道。

    林思德不敢怠慢,细细地将最近的活动情况说了一遍,随手还送上一个五两银子的小元宝。

    其实他近来收获还不错,因为有张二派去的军情处特工主动加入,一下子就发展了二十多个人。

    当然也还有山东流民中的七八个蠢夫愚妇,这些人以前就接触过闻香教,没想到到了浮山湾,还找到了“党”组织,所以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进来。

    “银尊使者,你做得很好,本赞画定会如实向教主奏报!”萧子山收下银两后,笑着夸赞道。

    “如此,某便谢过上使了!请上使说说教主的佛令吧!”林思德不敢久留,便催促萧子山快说。

    “好,我这就说说。教主听说这浮山湾的凡夫俗子受了这王瑞蒙蔽,吃了几天饱饭,便忘了弥勒慈悲,所以托我带话给你,可以多找些士绅地主去发展。这些人知书达礼,可能更通佛理。而且,他们多为乡间良善,更可以带动一片!”萧子山认真地叮嘱道。

    “谨遵教主佛令。下使这便先行离去。”林思德拱手告别,便匆匆从茶坊后门离去。

    萧子山看看四下无人,也从前门离开,直接返回到自己租住的旅店。

    “张主事!要不要把这个闻香教的探子悄悄抓起来?”这家茶坊的对面,张二正和一个下属吃着面。

    “吃你的面!大人还要用他们来引蛇出洞呢!”张二头也不抬地低声说道。

    “哇,太好吃了!”张二说完,继续大口大口地吃着碗中的鸡蛋臊子面。

    崇祯二年六月初,登莱巡抚府派人前来报信,说是近日将有朝廷和登莱巡抚府的大人物要到莱州来视察宣旨,让王瑞回莱州游击将军驻地平度待命。

    事情的来由正是王瑞引起的,王瑞的报捷文书和满虏脑袋送到登莱巡抚衙门后,登莱巡抚孙国祯大人很是高兴,立即便让幕僚写了花团锦绣的奏表,连同满虏首级一起送往京师报捷。

    这可是真正的大胜呀,七百多个真正的满虏脑袋,都是经过经验老道的仵检验过没有半点虚假的。

    就说那“宁锦大捷”吧,最后也没见砍到多少满虏首级啊。

    这个消息让官位不稳的孙国祯大人,高兴得就差一点要跳将起来,他立即便全心全意地为这报捷的事周旋了起来。

    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黑孩(黄台吉)率军进攻赵率教驻守的锦州,不克,又进攻袁崇焕和祖大寿、满桂驻守的宁远,又不克,后金军转而又回攻锦州,依然战败,皇太极只得率军撤退。

    就这样,只不过关城没有被建奴攻下而已,就被夸夸其谈、不学无术的袁督师吹嘘成了“宁锦大捷”。

    说是大捷,可是建奴却没有见他杀几个,这大捷大在哪里?

    所以,这袁崇焕吹起牛皮来,脸皮之厚可是比“城墙转拐拐”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不过这些事和王瑞暂时却没有关系,王瑞这个穿越过来的蝴蝶小翅膀,还影响不到宁远。

    但是对于登莱,他这蝴蝶小翅膀却是实实在在地扇上了一扇。历史上的孙国祯是天启七年五月戊戌出任的登莱巡抚,崇祯元年九月被罢官归乡闲住去了。

    但是,因为前面两次送上了近千个倭寇首级,又适逢新皇登基,让朝廷觉得这孙大人颇有边才,便硬硬生留任到了崇祯二年夏季。

    但这孙国祯大人虽然是浙江慈溪人,却并不是东林党那一派,他当时能出任这登莱巡抚却是因为走了“九千岁”魏忠贤的门路。

    现今崇祯帝扫灭阉党,重用东林党人,号称是“众正盈朝”,便有东林党人盯上了孙大人这登莱巡抚的肥差。

    这登莱巡抚府统辖支援关宁、东江,又管辖登莱二府,这中间经手的可是无数的物资钱粮。按大明末年这层层漂没分润的规矩,这登莱巡抚的官位可是一个妥妥的肥缺。

    所以,东林党这帮“干啥啥不行,贪腐是第一”的无耻文官,早早便盯上了这里。

    东林党徒们正要乱编上几个罪名将孙国祯弹劾掉时,不曾想这孙大人的捷报却再一次及时送到了。

    虽然东林党爪牙们百般刁难,但架不住这送来的实实在在七百多个建奴脑袋。

    崇祯帝自然是闻之大喜。核功后,当即升孙国祯为兵部侍郎衔,又加太子少保光禄大夫。

    孙国祯虽然在奏报中重点夸耀的是自己的功劳,不过对王瑞的功劳也未略过。

    他在奏报中称:“莱州游击王瑞,素有报国之心。今逢圣天子在位,更是苦练强兵,一心杀敌。当日该将披坚持锐,身先士卒,苦战不退。虽身受数伤,仍高呼杀奴报君,所部由是诛杀建奴三百余人”云云。

    崇祯帝之前对于王瑞斩杀倭寇的事迹,便就上了心。此次,见这大捷又有王瑞的功劳,当即便吩咐兵部要尽快议定封赏,不可寒了杀敌的将士之心。

    兵部其实颇多东林奸党的党羽,当然是不愿意王瑞这个孙国祯的得力干将升官的。但架不住人家送来了实实在在的真奴首级,又是简在帝心。

    最后,虽然几经扯皮,还是议定擢升王瑞为莱州道分守参将,授车骑将军衔,荫一子为锦衣卫百户。

    不过,东林党这帮败家子儿却不愿轻易放过王瑞,不败光大明最后这点家当,他们是不心甘的。

    在东林党这帮文官的心中,可只有他们这一伙装逼犯的利益。至于什么朝廷,什么民族,根本就不在他们的思考的范围里。

    所以朝议之时,便有数位东林党的大佬提及,要调王瑞所部增援关宁。

    崇祯帝此时对于东林党的嘴炮们已经有了戒备,虽然心理并不愿意,但他又无法黑下脸来拒绝。

    当然,在他内心深处,何尝又不想有一支强军能去关宁为国屏障呢。

    思绪再三之后,崇祯帝最后同意抽调王瑞所部赴辽西增援,更是派了亲信太监王承恩前往登莱授印宣旨。

    等待王瑞和莱州军的,将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