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 嫂子饺子
    “哦!奴家信了。叔叔果是奇人!”范冰冰一声叹息道。

    王瑞和潘学忠可没有心情去搭理她的儿女情愁,两人已经拉在一起,询问起此次运来的金银物资情况了。

    听说又是十多艘大船的货物运来,王瑞也是非常高兴。

    他当即传令,调动三千名士兵前去海边搬运,并且又让强子抽调五个工作组参与计数核算。

    因为王瑞和马举已经吃到了一半,所以马举便又吩咐厨房再加几个菜、做点饺子过来。

    “好呀!大哥c吃不过饺子嘛!”潘学忠高兴地说道。

    “好吃不过饺子,好耍不如嫂子”!难道明代就有这个玩笑话了吗?

    王瑞闻言不由一愣,忍不住扫了范冰冰和马举等人一眼,却发觉众人还是一副平常神态。

    玛的,老子思想好污g呵。

    众人在公事房里,刚刚简简单单吃完饭,才喝了一会儿茶,便有亲卫前来报告,十七艘船上的货物已经全部搬完入库。

    “啊!”范冰冰和身边的丫环都叫了出来,她乍一听之后,都惊得张目结舌。

    不敢相信啊!在宁波时,潘家为了装船,可是找了两百多苦力,在码头上折腾了三四天啊。这才多久呢?

    虽然又加了几个菜,他们几兄弟还喝了几杯酒,但时间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这该是多么强大高效的组织力!

    “叔叔!这么快就搬完了吗?”范冰冰不信任地问王瑞道。

    马举和潘学忠相视而笑,他们都知道,这女子是不相信这么快就能搬运完的。

    “回嫂嫂的话,已是搬完了。很快就会有人统计报来了。”王瑞解释道。

    他和这个时代的男人不同,没有这么强烈的大男子主义。所以虽是潘学忠的小妾来问,他也不愿意失了礼数。

    范冰冰和身边丫环对望一眼,便皱着眉不再发言。

    王瑞也不再管她们信不信,大大咧咧地对潘学忠道:“二哥此次来得正好!小弟这次又出去砍了一千多个满虏脑袋,还抓回来了几十个活着的满虏。哈哈,二哥这次过来又有事干了!明日便去给小弟跑官吧!”

    “哈哈c,好好!为兄便去给你跑腿吧!不过,大哥,你这次咋就这么宽容了呢?轻轻松松地就让他带着几千人出海去了?”潘学忠笑着问马举道。

    “二弟,切莫妄言!在家中,我是大哥。论公事,三弟是马举主公!一切政事军务,自当以三弟命令为准。”马举正色道。

    “大哥所言极是!学忠亦是以三弟为主公!”潘学忠一下子回过神来,站起来对着王瑞深施了一礼。

    范冰冰有点困惑地看着潘学忠:既是结义兄弟,又为何要认为主公?

    不过男人间说话,她也不敢胡乱插话。

    “两位兄长抬举!小弟定不负兄长所望。”王瑞对马举潘学忠两人回了一礼道。

    三人今日如此说话,便是正式接纳潘学忠加入到了浮山湾的体系中。

    三兄弟又商量了一番潘学忠去登州活动的细节后,强子和潘家的财叔带着五个少年回来了。

    “大人!所有运来的货物都已经分类入库了。总计价值白银二十八万两。另外潘少爷还运来白银二十一万两。”强子首先报告道。

    “这些物资具体是多少?”王瑞点头认可后,又问其它五个少年道。

    这五个少年,一边回答着各种物资的数字,一边将统计好的报表递给王瑞。王瑞看完后,又分别传给马举和潘学忠两人。

    “财叔!数量对得上吗?”潘学忠一边看着手中的报表,一边问他的专属管家财叔道。

    “除了粮食,其它的都对得上号。我们一路过来,粮食在海上有消耗。所以少了近千斤。”财叔翻看着自己手中的账册回答道。

    潘学忠和王瑞对望一眼道:“财叔,那就按实数计账吧。财叔辛苦了,快下去吃饭休息吧!”

    其它的一众少年也在王瑞点头挥手后,在强子的带领下,排成整整齐齐的一队,喊着口号走了。

    “老,老爷!这样就交接完了?”范冰冰张目结舌地惊问道。

    “哈哈,当然!这就是你家三叔的手段!嗯,我得去睡一觉!明天还要到登州去呢。”潘学忠冲王瑞和马举两个眨了眨眼道。

    我靠!不是吧?就这样公开喂狗粮啊!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第二日,潘学忠带上两个美娇娘,外加七百多个满虏脑袋,前往登州为王瑞跑官。

    王瑞上午照例去参加了军营的训练,中午则去了少年营,下午又是一头扎进生产迫击炮的工坊里。

    到了晚上时,他这才把张二叫到了公事房来。

    “张二,二狗子现在如何了?”王瑞问道。

    “报告大人!‘毒蛇’已经到位。捐了一千两功德银,打入到了莱州闻香教主文德嗣身边。按照大人的吩咐,从土中挖出了事先埋下的石碑,上面写的是‘大明无德,天降文德’。他现在已经取得了文德嗣的信任,还被封为了‘金尊使者’。还有另外一组总计二十人,都是抽调的好手,以青皮打手的面目加入的。现在被编入了闻香教的护教金刚队。”张二报告道。

    “嗯,很好!通知这两组,先进入‘冬眠’状态,等待总部召唤。另外,还有从其它线上,打入这邪教教主文德嗣身边的人吗?”王瑞问道。

    “有,从‘蝎子’那边派过去的,也是辽东过来的。原来是教书先生,现在化名‘萧子山’,被文德嗣封为了赞画!”张二又报告道。

    “天昊那边也派了人去?暂时不允许两条线交集。吩咐蝎子,让萧子山向文德嗣进言,逼迫邪教在我浮山湾潜伏的银尊使者行动!”王瑞吩咐道。

    他要通过逼迫林思德行动,来一个引蛇出洞,让浮山湾和所有自己辖下的所有人都经受一次考验。

    到时加入闻香教的异己分子,浮山军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扫除了,当然也可以借机清除对王瑞集团不友好的官绅势力。

    有了“闻香教作乱”这个大帽子,到时王大人想给谁戴就可以给谁戴。而且还可以通过启动闻香教这枚棋子,拖延朝廷调自己去辽西的时间。

    然后的然后,当然是拖到满虏鬼子第一次入侵中原时,自然就不用去辽西,和那帮无耻的猪队友混在一起了。

    半个月后,崇祯二年三月中,潘学忠从登州归来。

    他神情轻松地对王瑞说道:“三弟!哦,不!主公!据石家叔父说,巡抚孙大人已答应下来了。报捷文书和满虏首级都已经走海路送去京师了。这次三弟有望升个参将啦!”

    “哦,如此就劳累二哥了!”王瑞平和地微微一拱手道。

    “三弟!这次怎么不见你感到高兴呢?”潘学忠看到王瑞这个“官迷”并不象以前那样,听到升官的消息就眉开眼笑,有点诧异地问道。

    “哎,这升了官,可能就要被调去辽西了!这辽西的情形,二哥可也是知晓的。”王瑞叹道。

    玛滴,都什么事儿?辽宁这帮人真是大明的耻辱和拖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