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渗透潜伏
    “潘主事,这件事,你就不必担心了。学生现有一法,可以将此事轻松化解了。”

    “哦!”王瑞转头一看,没想到说话的人是方元。

    这方元见到潘大秋才来不久,而且之前还是处于低层,没想到现在居然青云而上,很得王瑞器重。所以,他当即便站出来献计献策,要抢潘大秋的功劳。

    以前王瑞身边的读书人少。唯一先就在的一个,便是马举这个义兄。

    但是,马举每日不是沉在工坊,就是在管理各种杂务。因此方元和他并无竞争,再说也竞争不了。

    可以现在好了!潘大秋来了,所以方元便隐隐觉得自己的地位好象是要受到威胁了。

    潘大秋一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他有点生气地白了方元一眼,心道:老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他娘的来抢什么话!

    不过王瑞却没有注意道,就是看到他也不介意。都说这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嘛!

    只听他问方元道:“文渊有何妙计?说来咱们参详参详!”

    “大人,学生想着,可以寻了各处士绅,和他们一起去修。每修一段,便以当地士绅世家的姓氏命名。这样,我们不但可以省下一部分修路占地的赔偿,还可以把当地势力都笼络起来,一起为大人的修路大事出力!”方元得意地捋着胡须道。

    说完后,他还趾高气扬地瞄了潘大秋一眼。

    潘大秋一听,差点就没气坏了,这不就是他后面要讲的话吗。现在倒好,让他方文渊抢先说出来邀功了。

    “主公!属下也是这个主意。不过属下觉得,还可以就近招收一些民户来修路。这些民户得了好处,自然就会支持主公修路了。”潘大秋急忙补充道。

    “哈哈!某得文渊长洲,如添左右之翅焉!除了这件事,我可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需要两位通力合作。这便是尽全力收购粮食盐巴,要缓缓地收,不要引起粮价上涨。从浮山湾到京师,一路上的每一个州县,都要去开个粮店,在每个粮店都要存够一万人三日之粮。平时把粮价标高点。不要把粮食卖了。特别是在天津卫,要随时备够万人一月之粮。”王瑞细致地吩咐道。

    两人听后,不由同时一怔:大人这是要做啥?

    方元进入王瑞体系时间更长,知道王瑞做出这样的安排一定有他的缘故。不过,他的第一个反应仍然是:难道我家主公要去打京师?

    不过,他很快便否决了这个让自己胆战心惊的念头。以王大人的精明,就是要造反,也不会这样冒进的。

    方元瞄了一眼额头上满是冷汗的潘大秋一眼,神色自然地向王瑞拱身一揖道:“学生领命,自当与潘主事一起,将事情办得周全妥贴。”

    现在正是表忠心的时间,由不得自己犹豫。再说了,他本来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入阁拜相正是他孜孜以求的梦想。

    其实潘大秋一紧张之后,也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肯定是很随意的一个事务安排。王大人如果真要造反,那有这样大大咧咧地在自己这样一个新人面前布置的呢。

    所以,他的思路马上就转到如何把这件事情做好,如何为王瑞的安排拾缺捡漏上来。不管如何,得在这方文渊面前扳回一局!

    他细细一思索后,便提议道:“大人!学生想着,是不是还得在各处备下一定数量的柴火草料?”

    “哈哈!长洲可真是实务之才啊!想事情就是想得周全。你们报个章程出来,立马就去办!”王瑞高兴地说道。

    他已经开始启动备战计划,切实地在为崇祯二年的满虏鬼子入侵做战争准备了。

    不过,至于现在为啥要做这些准备,他却没办法对任何人明说。

    待二人走后,王瑞又将张二招来,吩咐道:“张二,现今我浮山湾和即墨营家大业大了,对各部主官可要加强保护!特别是训导,民政,参随等几位主官。”

    “大人!属下明白,定会安排好兄弟们暗中保护的。”张二微笑着应道。

    “哦,如此甚好。对了,‘养狗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王瑞问道。

    “大人,正在进行中。不过呢,有个情况很意外!目标好象并无任何行动,我安排了兄弟几次试探,也不见他有什么反映。更别提他主动拉拢了。给属下一个感觉,好象他都把自己到咱浮山湾来的目的忘记了一样。”张二想了想后,又报告道。

    其实,林思德这个闻香教的银尊使者,如不是闻香教派了人来,他还真的想把自己到浮山湾来的目的给忘了。

    特别是看了那一千多满虏首级后,他内心便纠结不已。王瑞集团的实力和战力,很真切地让他相信,跟着王大人才会真正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象闻香教这样的乌合之众,他真的不认为以后能够有什么出息。

    什么弥勒,什么真佛,拉倒吧!

    “哦,是这样!不过,张二!你可不要被对方的表象迷惑了。目标如果是要长期潜伏呢?”王瑞在前一时空时看多了谍战片,脑子中比张二不知多了几道弦,他很认真地提醒道。

    “好!大人,属下不会放松警惕。不过,如果他一直没有行动怎么办?”张二想了想后,又请示道。

    “哦。那就派人到莱州府去,渗透进闻香教内部,散布些谣言。让闻香教逼着他做。这次可要选精干的人员潜伏进去,多调动些资源,不要怕花钱,把派去的人捧到闻香教的高层里去。”王瑞沉思了一下,仔细地指导道。

    王瑞对这乌合之众的邪教组织没有任何害怕,反倒是想着如何把它变成自己的棋子,在自己需要时,可以随时把它拿出来放在棋盘上。

    “大人!我派出去的是二狗子!他只和属下单线联系。如何在闻香教内渗透,属下已经把大人之前的教导传达给他了。”张二回答道。

    “哦。派的人是他?很好!派多几组人去,各组都只对你负责,一律单线联系。没有我的命令,绝不允许横向联系。”王瑞最后吩咐道。

    王瑞前一时空读史书、或是看小说电视时,常常会被大明的这帮草包腐儒气得半死。

    拼蛮力,你说打不过野猪皮这种山里林间冲出来的野人也就罢了!玩诡计使间,居然也让没文化的满虏鬼子玩于掌股之间。你说,让后世稍有一点脑子的人知道,哪一个不会气得半死!

    所以,王瑞老早就建立起了自己的情报机构,在隐蔽战线上秘密扩展。

    这次的“养狗计划”,正是情报部门成长路上的一个大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