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民事主官
    去了民户聚居地走了一圈后,果然见到有十多户民户门旁钉了一个木牌。

    这个木牌上用红漆写了户主的名字,还有全家人的姓名,记录得颇为周全。其实每个里长甲长,对自己管辖下的人数,心中都是有一本账的。

    但这样身体力行的把这些信息规范起来的人,王瑞却只见到了这一个。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一个人算不算是人才,便在于你有没有沉下去、实实在在地去干。

    王瑞看到这一切之后,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当即便叫一个亲兵去通知这个里长过来。

    小半刻功夫后,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四平八稳地跟着亲兵走了过来。

    这人看着三十多岁的样子,衣服虽然打了补丁,但却洗得颇为干净。他眼睛闪着精光,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

    等他拱手行礼问好之后,王瑞这才笑着问道:“先生可是中过秀才?”

    这明代有一个讲究,就是:中了秀才、有了功名的人,是见官不跪的。所以,要说尊重知识和人才,可能这大明在历朝历代都算是第一吧。

    当然,这份优待也仅仅是针对儒生而已。

    王瑞见这人见到自己后,态度不卑又不亢,只是客气地深施一礼,却并不磕头下跪,所以便有此一问。

    “是的,大人!学生十六岁时便就中了秀才。后来因为家道中落,便由同年引荐,做了那县里典吏,生活倒也还过得去。无奈这满虏鞑子猖獗,学生亲人妻儿被杀、家园被毁,方才流落此间。学生时时痛恨自己身体柔弱,不能提三尺长剑,诛灭满虏,复我辽民家园!悲莫胜焉!”这人悲愤地泪流满面地说道。

    “先生万勿悲哀!留着这有用之身,他日定可为家人报仇!再说了,这诛灭满虏,也不是要人人都上战场的。这管好民事,做好工坊杂务,也一样是支援了前线!”王瑞安慰他道。

    “多谢大人宽解!听说大人此次斩得满虏首级无数,可否容学生一观?”这个里长擦去眼泪,又拱手问道。

    “哈哈!你说这事呀?有何不可?现时便随本官同去吧!”王瑞豪爽地大笑着道。

    王瑞心里知道,这人可能早就听说了浮山军和即墨营此次出去消灭了几千建奴,砍回了上千建奴首级的事。但听他刚才讲的话,估计他多半是不信的。

    所以,王瑞便当即干脆表示,带他同去观看。王瑞有信心相信,看到那些满虏货真价实的首级后,这人一定会死心踏地地跟随自己。

    半刻功夫之后,王瑞等人便进了军营的仓库。

    这个里长,一一观看着堆积如山的满虏首级,他也顾不得腥脏,时不时还分开这些首级牙口细细查看。

    围着首级堆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快步走到王瑞面前,扑通一下跪下哭喊道:“大人神威!大人算是为我辽东汉民报得些许仇恨。学生潘大秋,代这天下受苦受难的辽东汉民们,拜谢大人了!”说完后,他开始砰砰啪啪地叩起头来。

    王瑞措不及扶,这潘大秋几个响头磕下来,额上已是青红一片。

    “潘先生快快请起!诛灭满虏,保家卫民,正是我辈汉家男儿本分!先生如若有意,也可随某一起去杀那建奴!”王瑞赶紧扶起潘大秋道。

    “大人,能为诛灭满虏效力,是学生此生心愿!以后作牛作马,大人只管吩咐便是!我潘大秋潘长洲,日后定当唯大人马首是瞻!”潘大秋再次深施一礼道。

    “哈哈,好!长洲有此雄愿!某心甚慰!便随本官入我公事房去,听本官安排吧!”王瑞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王瑞现在的体系中,其实并没有民事这一块。不过,随着各个工坊的大招工,山东和登莱地界的流民,以及辽东的逃民都象潮水般地涌了来,整个浮山湾周边的人数差不多有近三十万了。

    虽然王瑞也有对其进行编组管理,但是他的时间实在是太不够了。要把这些投奔过来的人全部引入自己的体系之中,成为支撑自己军事和经济实力的基石,还需要做许多具体而又细致的工作。

    在王瑞现有的团队中,马举虽然有这方面的能耐,可是他除了要为王瑞盯着工坊,还得在王瑞外出时坐镇军中,以保证王瑞的根基安全。他本身要应付的事情,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现在有了一个象潘大秋这样:中过秀才、还当过典吏、又有实务经验、还能身体力行的人,这不正是王瑞打着灯笼火把要找的人才吗?

    所以,王瑞才马上打发走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带了潘长洲回到公事房,要委任其做民事主官。

    这个时空的王瑞,可是深切体会到了人才难求的。哎,如果能带个人才市场穿越过来,那该有多好!

    “长洲!以后你就做我浮山湾和即墨营的民事主官吧!”回到公事房后,王瑞微笑着开门见山地对潘大秋说道。

    “大人!学生得逢大人,实是三生有幸。现无尺寸之功,如若冒接大位,恐让同僚不服啊!”潘大秋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方元后,向王瑞深施了一揖道。

    “哈哈!乱世用重典,混乱当独裁!某便是这浮山湾的主宰,当然是某说了算!长洲以后好好做事就是,没那么多顾虑的!现今便有很多重要事务要做呢。”王瑞哈哈大笑着,极为霸道地说道。

    “如此,学生便谢过主公知遇之恩!主公但有差遣,学生定当全力以赴!”潘大秋深施一礼道。

    他是辽东典吏出身,本来就是处于实务之中,可没有一般读书人的清高傲慢,不然也不会屈身做个什么里长。现在王瑞把他提拔成为整个浮山体系的民事主官,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嗯。很好!你现在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迅速地建立起我部的民事管理体系,名称就叫民政司吧。要将每一个进入莱州的流民都尽可能地纳入我们的体系。去处有两个,一个是我们旗下的各个工坊,优先选了清白可靠的人进去。另一处就是搞以工代赈,将浮山湾、即墨营、镇海堡这三处先修通直道相连。道路的规格,便是要能并排跑五匹马。不要在意花多少银两,要修就修好。”王瑞吩咐道。

    在后世时有一句话,叫做“要想富,先修路”。将自己控制的几个地方用直道联接起来,以后军队的调动就更加方便了,而且也可以更快更高效地运用自己的军力。

    “主公,这修路,恐怕会占到乡间民户和士绅的土地。到时恐怕会纷争不少呀。”潘大秋担心会出现“钉子户”,当即出言提醒道。

    “哦!先生有何妙法?”王瑞一副谦谦明公神态,很是客气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