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闻香暗桩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王瑞将这笔超过百万银子的巨额横财一分两半,除了五十万两投入到各个工坊扩大生产,作为经营准备金外,其余的六十万两完全被王瑞用在了扩军备战上。

    这次回到浮山湾,除了这些物资金钱的缴获外,还带回了近千个满虏的脑袋,以及还活着的几十个满虏俘虏。

    王瑞叫来林思德和训导司的训导官,先组织大家参观了一番,又再让他们制订出这次战后的宣导计划来。

    说到这林思德,就非常有趣。他暗地里的身份是闻香教的银尊使者,用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四处搞策反和煽动的高级特工。

    当然他关于自已经历的描述却是真实无误的。只不过他勾引良家富女不成,被迫逃走后,一时生活无着,不得已就加入了闻香教。

    他以前跟着评书大师南美哥走南闯北,见识很广。所以,对于闻香教那一套欺骗村夫愚妇的说法,他可是一点也不信的。

    但是,因为他长着一副好相貌,又是评书先生出身,很是能说会道,所以很快就在闻香教内混出了名堂。

    从铁尊使者一直混到银尊使者后,他手上有了一些钱,正想着找个机会离开,不想王瑞这边的大发展引起了闻香教的关注,便将他派了过来充当暗桩。

    不曾想,他到了浮山湾后,居然得到了一个训导司长官的肥差。

    有无数次,他都想着是不是断了和闻香教的关系,从此之后好好为王瑞效力。

    因为他实在是很享受这种作为一个高层军官的感觉,每次给那些年轻而又充满激情的军官和士兵演讲时,他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王瑞给他这样的高层人员提供的待遇也是十分的优厚。不但有自己的住房、每月五两银子的月饷,还给配备了亲卫兵。走到哪里去,都能得到军官和士兵们的客气对待。

    而且深入了解到浮山湾的整体实力之后,他断定自己如果好好跟着这王大人干,未来肯定能前途无量。

    正当他纠结万分,无所适从时,闻香教的联络使者找上了他。这人是教主身边的亲信使者,在教中说话还颇有分量。

    所以,林思德也不敢怠慢,请了他去浮山湾有名的“福海酒楼”相见。

    “教主至上,使者安康!”林思德等送菜的小二离开后,压低声音说道,随手又递上去一个十两的小元宝。

    “回银尊使者的话,教主安好!教主这次派本使者来,就是想问问,你在这浮山湾传得如何了?”这个使者一边将小元宝放进腰间的褡裢里,一边询问道。

    “上使有所不知,这浮山湾人人有工做,个个有饭吃、有衣穿,某在此虽有数月,不过引导入教的人却是挺少!”林思德面有难色地道。

    “听说银尊使者,现在当上了这王瑞狗官的亲信高官,你可不要被这狗官给的荣华富贵迷住了眼睛!我闻香教的势力,你是知道的。别说他王瑞一个小小的莱州游击,便是这登莱总兵、山东总兵,教主又何曾放在眼里?兄台切莫自误前程丢了自家性命才是!”使者见林思德工作没有进展,便出言警告道。

    这个使者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落魄书生,加入闻香教后,献了一次所谓的“上天箴言”,很得教主文德嗣器重。

    “上使提醒得是!下使可是时时记得教主的吩咐,不敢有片刻怠慢。虽然这浮山湾的人不服教化,多为贪恋吃食、安于小民生活的人,但本使还是发展了一些重要成员!有王瑞亲卫队的士兵、训导司的训导官,还有辅兵中的队长。这些人可是这浮山湾的重要人员,有了他们带动,以后一定能起到重大作用。还望上使报予教主知晓!”林思德急忙解释着,又随手送上一个元宝,也是有十两来重。

    这人毫不客气地将元宝掂了掂,这才满意地放入腰间,笑着道:“银尊使者有心了!本使定将你的功劳告予教主知晓,以后天下大定之日,教主定不会没了你的功劳。想来高官厚禄定不会少!”

    林思德赶紧笑着将这画饼接下,分说怕呆久了引人注意,告辞后便匆匆离去。

    出了酒楼后,见到跟随的亲卫还在和熟人嘻嘻哈哈地吹着牛皮,林思德这才擦去冷汗,叫上亲卫往自己住处回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出一包房,临窗坐着的三人便互相使了一个眼色,留下两人继续喝酒吃饭,另一人则尾随林思德而去。

    如果让林思德说真心话,他现在内心深处确实十分的动摇。

    特别是他在浮山湾呆得久了后,王瑞军队和工坊的巨大实力,都让他惊叹不已。在他看来,这才是成就大事的模样。

    可是闻香教的人还是找上了他,让他欲罢不能。在王瑞出海后的好几个晚上,他都下定决定,等王大人回来了,一定要尽数向大人坦白。

    可是王瑞回来后就一直在忙,压根儿没时间接见他,让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消失了不少。

    这次好不容易见到了王瑞,可是除了王瑞身边的亲卫,训导司的训导官也来了不少,让他再一次失去了机会。

    看了堆积如山的满虏脑袋后,他也和很多训导官一样,吓得面如土色。其它人是因为没有见过死人脑袋害怕,林思德却是为自己害怕。

    看着这些血乎乎的满虏首级,他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王瑞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会不会砍下自己的脑袋,也这样拿去让兵丁参观?

    “大人!属下想着,先在训导官中达成一个共识,就是这满虏没有什么可怕的。这不,大人这次就砍了这许多的满虏脑袋回来。属下这就去写一份训导稿出来,让他们每人都牢记下来,先在训导司内讲习几遍。”林思德收回思绪向王瑞报告道。

    “哦\好9有些什么打算呢?”王瑞微笑着问道。

    “然后就是要将这些满虏首级和俘虏送去各个军营,让每一个士兵和军官都看到,这些满虏在我大军的天威之下,也是可以轻松杀死俘虏的。另外,还得请了即墨的仵作同去,让他们讲讲满虏首级的特征,以免让人以为咱们是杀良冒功的!”林思德想了想又道。

    “嗯!思德这一点想得周到。还有什么意见吗?”王瑞一边点头称是,一边启发着林思德。

    “啪”、“啪”几声脆响,林思德突然打起了自己的耳光。

    打完后,他跪下道:“小人愚蠢!此次宣导,最重要的当是要宣扬大人天威!大人是骠骑再世,只有跟定大人,就能百战百胜!”

    “哈哈!思德真是妙人!去办吧!做得好,可是前途无量的!”王瑞将林思德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肩道。

    待林思德领了众人离去,张二悄无声息般地从书柜后走了出来。

    他拱手对王瑞道:“大人,属下查实,这林思德以前的经历都是真实的。不过他漏了一节。从济南逃出来后,他就加入了闻香教。现在是闻香教的银尊使者,前不久才有人来和他接过头了!”

    “哦!先别打草惊蛇!只要他本职工作做好了,先不管他,监视起来。本官以后可有妙用!”王瑞微笑道。

    “是!大人!属下已经命人接近他了。以后他发展的每一个人,都是咱们的人!”张二得意地诡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